【Venezia 2013】《僵尸》:富二代与僵尸的约会

僵尸

先不说影片内容,《僵尸》都是一部奇特的片子。它不仅上演了僵尸归来,为今年的恐怖浪潮再添砝码(《迷离夜》与《奇幻夜》),甚至可以提前预言,它能够在2013年度的华语电影以及明年香港电影金像奖上留下一笔。

一方面,富二代麦浚龙终于亲自执导电影,不再满足于编剧当演员,致敬华语电影独有的类型片僵尸片(结尾字幕致敬林家英和许冠英)。他更拉来日本恐怖片大拿清水崇,放开手脚,兼而有之,大玩CULT元素(爆骨断手之类)。另一方面,全盛时期的僵尸片产量过百,但自新千年开始,作为一种类型,僵尸片近乎消亡,令人感慨。偶有王晶之流翻出来炒冷饭,质量却是惨不忍睹。于是也难怪片中僵尸道长特地要一番感慨:别说道士,现在连僵尸(片)都没有了。

这部电影的演员阵容以过气电影明星钱小豪为首,集合了一堆老牌演员,效果堪比早先的《打擂台》。像陈友、楼南光,看过僵尸片开山之作《僵尸先生》的观众应该仍有印象,再到擅演反派、以打著称的钟发,加上演技派鲍起静和惠英红等人的存在,吴耀汉和卢海鹏等老熟脸,《僵尸》并非只重恐怖效果,而轻演员表现。尤其是在钱小豪、鲍起静和惠英红身上,每个人都安排有一段情感过去,深化了人物本身,更为立体。

《僵尸》以童声合唱的《鬼新娘》开场(来自《僵尸先生》的经典插曲),可谓极度温馨怀旧。除了常见的凶宅、恶灵设定,《僵尸》不乏血浆,杀戮气息极重。这部电影把重头戏安排在了炼制僵尸和七日重生上,五行八卦的斩妖降魔也颇有创意。至于观众翘首企盼的僵尸露面,电影久久不愿出现,僵尸跳出现了几次,屏呼吸运用了一次。对一些追求古早味道的观众来说,影片这样的表现可能会让他们略感失望。大量特效场面的运用,日式恐怖的渗人掺入,它们都大大削弱了以往僵尸片的幽默搞笑,僵尸也变得不甚活泼。但是,过去已成为过去,僵尸片无法死而复生。如果没有人加以创新,那么,僵尸片只会永远尘封在地下。站在这个角度上,个人比较欣赏麦浚龙的创新和尝试。无论如何,总要有人凭着热情、甘愿烧钱去做一些不计回报的事情。

恐怖段落以外,影片中的公屋大楼庞杂、陈旧而阴森,鬼气逼人。《僵尸》围绕这种感觉大做文章,腔调十足。2442房间,光是一灯一柜,斑驳墙壁,足以派上用场。时代不同,以往僵尸片的民国时代,一个师傅两徒弟,一名财主一个保安队长,设定简洁,布景简单。回到现在,僵尸已经没有了生存和出没的空间,老骨头也不经打了,那么,如何让僵尸出现?气势上不输给恶鬼?这正是《僵尸》所要解决的问题。

影片精于美术道具取景,那座大楼一出来,你不免心里惊呼:有鬼。至于钱小豪这样的主人公,他从出场就是一副失魂落魄模样,那就难怪要招鬼,惹鬼上身。不过,恐怖体验挥之不去,但邻里之间却还是人情暖暖。大排档一段戏,口味咸淡,知根知底,众人亲如一家,这大概也是导演的一种尝试,而不是让人与鬼一直纠缠,恶斗到底。

电影没有满足于携手得胜、恶灵退散的圆满结局,因为在故事行进中,《僵尸》已经鲜血累累,死人无数,很难回头。借钱小豪的双眼,《僵尸》留下了一个半开放式的结局,就像你不知道,有颗陀螺最后有没有倒下。
【原载于凤凰网】

木卫二

专栏作家,影评人。《南方都市报》、《城市画报》等媒体供稿。华语电影传媒大奖评委,华语青年影像论坛选片人。参与编著《华语电影》系列丛书。

41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