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乐空间》:奥巴马医改宣传片

极乐空间2
在《第九区》的结尾,大虾拍胸保证三年后一定回来,结果三年过去了,不但连个虾影子都没见到,导演更是没出过一部新片。直到四年后才好不容易憋出了一部《极乐空间》。由于处女作的起点实在太高,外加移情作用的影响,《极乐空间》自问世之际就注定了要接受众人心中《第九区》续集的检验标准。

从影片的观赏性来讲,《极乐空间》秉承了尼尔•布洛姆坎普擅长的科幻现实题材与纪实风格,片中贫民窟般的场景设定、简洁低调的武器设计、以及大量晃动不安的手持摄影,都能让人迅速找回当年观看《第九区》时的相同感受。那种层层递进的紧张节奏,也依旧保持着当初的出色水准。但在对于人物弧光的处理上,两部影片却有着天壤之别。

众所周知,在《第九区》中,沙尔托•科普雷饰演的警官刚开始是一个恶棍,然而随着剧情的逐步发展,他在生理与心理上都发生了巨大改变,那种内心变化带来的情感冲击是结尾震撼人心的关键所在。可是到了《极乐空间》中,马特•达蒙的角色几乎没有一丝弧光,自始至终都是一副木讷的自私鬼模样。在几个关键情节点的转折上,他都没有与其他角色发生情感上的关联作用。他为了自救,在黑帮面前直接替自己的兄弟做了卖命的决定,最终害死了兄弟;面对救了自己的童年女友,他完全没想到要严肃告诫其事态严重性,听完故事就直接撒手走人;为了上极乐空间用医疗机,他弃一切于不顾,拉开手雷去找沙尔托,上了船才发现童年女友也在船上……但直到这个时候,他木讷的表情依然没有任何内疚与挣扎。正是因为这一系列人物细节刻画上的草率,直接导致了主人公最后做出牺牲时情感冲击力的严重疲软,甚至难以从逻辑上认同他的抉择并产生共鸣。当然,马特•达蒙糟糕的演技也负有一定的责任。毕竟,这样一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性格上又略带自私的莽夫,在前半段的观摩过程中就很难博得观众的青睐,面对他所遭遇的致命剂量辐射,观众的情绪只能停留在可怜的程度,而并非同情与怜悯。好在导演的节奏把控力相当出色,把片中的几场遭遇战都做到了扣人心弦,这多少从侧面迂回掩盖了一些剧情与人物的薄弱。

在影片主题上,《极乐空间》宏观上看似乎是聚焦在了贫富差距与阶级斗争上,但本质却是以奥巴马在美国大力推行的医疗改革为切入口,站在民主党的立场上,有力反击了共和党对医改的种种指责。

影片中,生活在极乐空间的都是富人与社会精英,他们所拥有的医疗机包治百病,这片土地上的每个公民都印有一个钢印,这个钢印便是在极乐空间享受各种社会福利的凭证,影片尤其强调了这个钢印在医疗方面的重要性。而极乐空间的社会结构,则是一个由小政府领导下的大社会,试图发动政变的女强人主张重点赞助国防建设。为了保护自己的公民,她可以毫不犹豫地击落任何非法外来者。

而在现实中,共和党所主张的就是小政府、大社会,反对扩大政府在经济和社会事务上的预算及开支,主张全面扩大国防预算开支。民主党却是主张采取积极的行动来推动社会福利事业和控制企业活动。

作为民主党候选人当选总统的奥巴马,在推动社会福利事业和控制企业活动上最努力的就是他的医疗改革法案。

《极乐空间》中的世界观与当下美国的社会环境实在太像了。在美国,全民医保一直都没有普及,有近4000万人没有被医保覆盖,这在发达国家中几乎是难以想象的。影片中的这些地球人生活在加州,而加州一直都是拥有大量未参保居民的大州,可以说片中的这些地球人,就代表着那些没有医保的美国人。这部分人群渴望获得医疗保障,但是他们的保障由谁买单呢?——由极乐空间中的这些富人买单,这恰恰与奥巴马的医改如出一辙。在现实生活中,奥巴马医改成本的主要承担者就包括了富人、企业主和医疗器械制造商。而这些美国企业主又具有很大的游说力量,由于触及到了这部分人的利益,2010年美国国会通过医保法案时,就没有一个共和党议员投赞成票。医改的推动过程一直都困难重重。

在《极乐空间》中,导演传递出的信息正是民主党试图向那些反对派所阐述的信息。他从阶级观点的角度告诉奥巴马医改的反对派,福利是对穷人遵守社会秩序的一种“报酬”,假如穷人饥寒交迫,那么富人即使住进城堡(极乐空间)也不会安全。而医改只是一次社会资源的再分配,弱势群体将以医疗福利的形式得到生活保障。通过医改,数百万的美国人能得到自己所需要的医疗保险,这是他们过去因为病情太重或者过于贫穷而无法享受到的,而提供这些好处,只需要极少数的美国人付出代价,这些人大多又都是非常富裕的人。

于是在影片的最后,来自加州的穷人通过反抗取得了极乐空间的领导权,把大量的医疗机派往加州,通过数据编码的重写,让那些生活在加州的弱势群体获得了使用医疗机的权限,这何尝不是医改成功的信号。至于生活在极乐空间中的那些公民,他们的生活只是收到了轻微的损失。

尼尔•布洛姆坎普就这样以科幻的手法,描绘了当下美国正在发生的现实处境,在架空的世界中,大胆夸大了美国两党对医改方案的不同态度,犀利地揭露了美国企业主们在医改过程中的私心,在医改能否成功实施的关键阶段为奥巴马政府做了一个软性宣传片,奥巴马多少也该授予他一块奖章吧。

千言万语,还是社会主义好。

基督山伯爵

影评人、电影从业人员。自2006年起开始撰写电影评论,影评散见于《人民日报海外版》、《南方人物周刊》、《北京晨报》、《电影新作》等。创办《3D星娱乐》、《今晚我们看电影》等多档电视类电影节目。目前正努力挣扎在国产烂片的海洋中。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