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莱昂内御用美工师卡洛•西米访谈(二)

Carlo Simi (left) with Sergio Leone (right).
Carlo Simi (left) with Sergio Leone (right).

接上篇《【译】莱昂内御用美工师卡洛•西米访谈(一)》

看来这些小细节对于莱昂内讲故事非常重要。

我们每部新片的合作都是由他对我这么说开始的:“卡洛,能不能来我办公室一下,或者我们直接在餐厅碰面”?接着他就会告诉我整部电影的细节和故事,他想知道我对这部电影的兴奋点是不是跟他一样,我们对故事的触动点是不是一样。这之后,他的玩具——因为那就是他的玩具——会逐渐变成双方共有的玩具。他还会额外关照一句:“嘿,保证你不会搞砸,不会犯错误,不会毁了魔力”。那之后,我就知道自己完全被他接纳了。

在《黄金三镖客》里,“卡洛•西米风格”从第一场戏开始就展现得淋漓尽致了。

关于这片子的开场戏,图科这人物出场时有个很好玩的故事。
我到西班牙的时候莱昂内刚好离开,我事先问过他:“你想要什么样的景?”
他回复道:“没什么,就要一块空旷的平地,仿佛无穷无尽,这就是我要的”。

就这样我到了西班牙,和西班牙司机在一起。我开始下指示。我问他:“莱昂内已经到过这里了”?
“是的,他来过,已经选好一些景了”。
“你能不能带我看看他预备拍图科出场的地方”?

他把我带到一个很小的地方,一侧是条小路,另一侧是条沟,旁边还有两座小山峰。
“是这里么?不会吧,不会吧。我要的是一块延伸到地平线的平地”。

于是我们一寻再寻,最终他开车把我带到了阿尔梅里亚高原——我一看到它就浑身战栗起来。那里风很大,我说:“这就是我要的地方”。我在那里建了村落,一个很棒的场景,全部由老木头建成。然后我就去瓜迪斯建其他场景了。

莱昂内回到西班牙时,他通知剧组第二天早上拍摄图科的出场戏。直到最后一刻他才被告知:“美工师选了另一个景,在高原上”,大家要走曲折的盘山路才能到达那里。于是,大卡车和一些大的车辆装备开始上路了。开到半道,路塌了,把上千人的剧组困在那儿。

到这会儿,莱昂内说:“那个疯子呢”?
“他在瓜迪斯”,他们回答道。
“打电话去叫那个疯子,把他给我带过来”。

剧组的人开车到了瓜迪斯:“西米先生,莱昂内先生非常生气。因为道路坍塌了”。
“为什么?我不明白。我在这里工作了将近一个月,你们都没有修路吗?为什么没有修”?
“我们在等你”。

于是我坐上车来到莱昂内那边,远远看见他,就像是圣赫勒拿岛上的拿破仑。他站在裂缝边缘,穿着大衣戴着帽子,让我老远就能看到他有多生气。当他看见我的车作为一个小点在很远的地方出现时,他就开始做手势表达他的愤怒…可怕的莱昂内。我能做的唯一事情就是装傻。

到了他面前,我说:“莱昂内,出什么问题了吗”?
“你什么意思?什么叫出什么问题了吗?你看不见那里的车吗?还有那里的,都翻车了。这简直就是山崩,大家都跟着一个疯子。我们这是要去哪”?
“等等,说要宽阔平地的人可是你”。
“这倒是真的”。
“好了,有辆车已经上了山顶,其余的我们可以步行上去”。

他又问我:“那个村庄到底在哪”?
“就在那儿”。
“可是我什么也看不到”。
“那当然,你自己说要一块空空如也的平地的”。

最终我们重新坐回车里,在路上他说道:“怎么会这样,我一把你独自留在西班牙就发生这种事了?大家都看着我们呢”。
“我哪里做错了?等着看那个村庄吧”。

最后我们终于到了那里,风很大,破布的碎屑到处飞,老木头也被吹起来到处砸来砸去。这个地方充满了颓败的味道。

他开始说:“你把我一路带到…喔,看看你做的…老天爷呐”!
我意识到这是个适当的时刻,于是开口说道:“对不起,莱昂内,我是到这儿来建村庄的,对吧”?
“对”。
“这不就是村庄吗?那些制作问题关我什么事?他们知道我在这里工作,他们也知道你会过来。他们应该把事情理顺的。这关我什么事”?

到了这时候,他已经倒向我这边了。“也对”,他说,“这关他什么事”?
然后他回到剧组面前,冲着他们吼了一通:“这个可怜的人在工作,在做事,你们居然连路都不修好准备好”?

《西部往事》的开场片段是你“西米风格”的另一个例子,你用枕木建造了一个站台。

那又是一个有趣的故事。
我说:“听着,莱昂内!我在做研究时,看到一些美国书里有没入尘沙中的废弃四轮马车,坛坛罐罐还存在帆布下。与其做个就像车站的车站,为什么不弄个看起来像废弃马车的车站”?
他通常对这种建议的回答会是:“你在想什么呢?你疯了吗”?
接着回想过后,他会说:“你昨天说什么来着的”?
然后我会说:“我们可以在那里放辆被丢弃的四轮马车。然后我们可以想象住这里的人一定会想到搭个帐篷储存物品,这里再弄个水池,那边再有点别的什么”。

这车站就是这么演变出来的。不要那种被用烂了的厚木板结构整洁车站——我最近刚从亚利桑那州回来,知道它们实际并不存在——我们想要的是那种“无建而建”的效果,随着时间推移逐渐生成的车站。我们最终把它建在了拉里奥哈卡拉奥拉连接阿尔梅里亚和西班牙其他地方的铁路沿线。那个沙漠客栈的设计也走了同样的流程,就是克劳迪娅•卡汀娜和保罗•斯托帕乘马车经过那个。

开始的想法还是那老一套,酒吧里放着发亮的柜台和被抛光过的铜制品。我对莱昂内说:“我去美国西部调查过,从来没见过像那样闪闪发光的柜台。一切都是脏脏的,因为是在山里。我们为什么不做个人和马生活在一起的地方,一个马比人更受重视的地方?那里满是尘土,木头都已被太阳晒坏”。
跟之前说的一样,思考过后,他早上六点给我打了电话:“听着,卡洛,那天你说马怎么着来着”?
“额…”,
“我们就这么做吧”。莱昂内是那种从来不会因为想法并非来自他就顽固不接受的人,这是他身上我喜欢的优点之一。

小客栈那场戏是在哪里拍的?噢,外景是在纪念碑谷搭的,内景则是在罗马拍的。

把在纪念碑谷拍摄的片段和在西班牙拍摄的片段匹配到一起有难度吗?

问题的关键在于色彩匹配。在纪念碑谷附近的印第安村落拍摄的画面也遇到这样的问题,那些房子建在红色岩石中。那是电影里弗兰科的印第安隐匿处。这部分戏的外景拍摄于亚利桑那州,内景在罗马,挂了一张绳吊的印第安木板床用来伪装。

这里有个很出名的故事:

莱昂内问我:“你肯定自己记得确切的颜色吗”?
“当然,我肯定”。
“可是我们为什么不再到位点,保证绝对准确。你回去一趟取点那里的泥土和尘沙样本回来”?
“莱昂内,你疯了吗?现在这时候我怎么走得开”?
“说得对,你别走,派个人去取”。

然后第二天他真的派了一个人,大老远去美国取一份泥土的样本!

麦克拜恩家在甜水农场的房子是个了不起的工程,那是一幢用圆木建成的大屋子。

莱昂内原本打算把它建在美国的,一个貌似疯汉的房子,只有他知晓等哪天火车要通过来,一切都会得到补偿。因为只有他那边有水源。他想要座孤单单的房子,旁边有很多水。就好像是路易斯安那州那些被水源和沼泽地包围的房子。我们兜着美国转,直至在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附近找到一个靠近河流的山谷,我们本可以借着供水系统让山谷里充满水,但这依然不完全是我们想要的。所以我们还是回到西班牙建了这个场景,就在当初建《黄昏双镖客》里“艾尔帕索镇”的旁边,并且放弃了向山谷灌水的想法,那样做开销、风险太高。阿尔梅里亚取景地的一座山峰挡住了地平线,这使得火车出场有了让人吃惊的效果。

我们花了四五个月的时间,在山峰里面挖出一个小峡谷。紧接着铁轨运来了,我们把铁轨安在地上,然后隐藏起来。那之后,火车头和平台车也运到了,被放在那段很短的铁轨上。我希望麦克拜恩的房子是很坚固的,事实上它真的很坚固。一百年后还会在那儿!

还有旗石镇,貌似建造它用的花费相当于拍摄《荒野大镖客》的全部预算?

跟甜水农场不同,那个小镇没多少留了下来。莱昂内很喜欢它。那基本是我的创意。

从历史讲,西部城镇总是在时间变迁中由来往人等的路径奠定基础:从一条人类而非动物通行的小道开始。随着时间推移,酒吧出现了,然后是银行,然后是监狱。这条道通常就被叫做主街。利用我的建筑学知识背景和对历史的调查,我对此演变过程做了研究。

我在这里的点子不一样,整个镇以酒吧为中心,因此有了两条主街,一条在这一边,一条在另一边。这样的设计也能为电影情节起作用。从窗户里开枪时,主角查尔斯•布朗森必须能在同一位置击中不同方向的目标。因为这个场景在未来的拍摄中要继续扩大,我已经奠下变成两个城镇的基础,一个在这边,一个在另一边。

这个车站是在阿尔梅里亚到马德里的铁路线上,还是在拉里奥哈卡拉奥拉山谷。莱昂内想要的效果是让镜头看克劳迪娅•卡汀娜下车厢,跟着她到车站入口,观众看见里面的内景…然后,惊喜地看到城镇。他会把镜头往上升,展现出城镇全貌。这个镜头拍完之后,我记得自己就坐在他下面,他凑过来对我说:“你看到我干了什么吗?我把整座镇呈现在镜头里了”。

他有一个从马德里运来的查普曼摇臂,用来垂直拍摄这一幕城镇全貌,这个镜头花费不菲。但这是非常棒的一幕——顺提一句,这个场景也用在达米亚诺•达米亚尼执导的《天才》中,不过我们当时没有充足时间和预算去准备我们的拍摄。

我必须要问问风衣的事。莱昂内告诉我它们符合史实,但是它们也有属于电影的历史…

他是风衣的狂热分子,后来它成为了那个时代的流行。我们之前到加利福尼亚的西部服装店去看戏服,正巧找到了那些漂亮的风衣,那些是骑马穿的风衣。它们曾被用在约翰•福特的《双虎屠龙》里,在闪回戏中出现。那部片子里的风衣是白色的,所以我们换成了棕色。在改变颜色之前,它们看起来像是给冰淇淋小贩穿的。

你们是在哪里找到那个巨大的美国火车头的?

事实上我们没有,我把一个现成的西班牙火车头重新装饰,添了各种元素好让它看上去更典雅。设计工作是在罗马完成的,组装需要用的元素零件是后来运到铁轨场景所在地拉里奥哈卡拉奥拉的。

后来莱昂内拍摄《革命往事》,你却因档期冲突没法参加,感到抱歉吗?

我那时候实在是太忙了,正在做其他电影项目的设计,还有埃尔博托•格里莫迪委托的建筑活儿,那在当时是个大工程。莱昂内当时以朋友兼导演的身份请求我参与他的电影,但是我不得不婉拒。

我记得他说道:“卡洛,从这天起,我对你的敬佩更添了一分,因为你懂得说不。知道自己分身乏术无法保证工作质量,你宁愿拒绝”。这多棒啊,对不?在成片里,我觉得雨中枪决和火车站旁战壕互射的场面十分壮丽。如果是我,我会对一些场景做不一样的设计——只是因为口味不同而已。

因为你在《姜戈》(1966版)、《大捕杀》这些意大利西部片上所做的设计,尤其是与莱昂内在他的西部片上的紧密合作,你对于通俗电影影像所作的贡献是巨大的,而且至今依然是被低估的。你之前提到阿尔梅里亚很像美国的西南部。我觉得更公平的说法应该是,你将它变成了“卡洛•西米风格的西南部”。你在设计方面的贡献,跟埃尼欧•莫里康内创作的配乐一样,是意大利西部片最让人称奇的方面之一。

你太过奖了。


|翻译:北婧宁 @迷影翻译
|校对:汽车大师真
|编辑:罗夷

|上海电影博物馆将于2013年9月举办塞尔吉奥·莱昂内电影回顾展,敬请关注排片信息。
|官方网站:http://www.shfilmmuseum.com/
|官方微博:http://weibo.com/shfilmmuseum

Christopher Frayling
Christopher Frayling

克里斯多夫·弗雷林爵士,英国教育家和作家,尤以研究流行文化而闻名。他涉猎广泛,在电影领域是公认的西部片和塞尔吉奥·莱昂内研究专家,曾经出版过包括吸血鬼题材和西部片的多部著作。

99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