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舞派》:不要嘲笑我们的梦

狂舞派2

《狂舞派》是部什么电影?恐怕到现在为止,绝大多数内地观众都一无所知。导演黄修平、主演颜卓灵,估计也从未听闻。它的片名会让人想到“派”系列的电影,像《美国派》、《少年派》、《青春派》。按照字面意思理解可以知道,这是一部讲述跳舞(街舞)的电影。然而,《狂舞派》不是正统的歌舞片,与其说它是一部街舞电影,不如直接挑明——它是一套如假包换的青春励志片。

以往的华语电影并非没有歌舞片,陈可辛尝试过《如果·爱》,郭富城还跳过啪啦啪啦樱之花,《跳出去》之类的山寨街舞电影也不少见。不过,《狂舞派》显然跟它们完全不同,甚至于,它在香港电影的范畴内也会变得无法归类。以前的香港电影没有这种青春片,多的却是残酷青春,打打杀杀。台湾电影盛产此类题材,但是经常拍得不痛不痒软绵绵。《狂舞派》诞生于香港电影工业,却远离了本土偏长的优势类型片,另辟蹊径。

周星驰曾以咏春棍法打台球,用少林功夫踢足球,志在娱乐搞笑。《狂舞派》也有太极加街舞的设定,初听会觉得胡搞乱来。直到结尾高潮处,这两条分开的线索才合二为一。但是,《狂舞派》的最大看点不在传统武术与新潮人类的结合本身,而是那一腔青春热血,积极正面、励志感人。即便有人质疑说,颜卓灵好像也不是舞技超群——鉴于她有主角光环,撇开不说。反派Rooftoppers组合的街舞水平却是实打实的,及至最后比赛,电影在形式包装上下了很大的功夫,拐杖、手指舞投影等元素的加入会让观众惊到:原来街舞还可以这样表现,不再是印象中的满地打滚,嘻哈摇摆机械。

影片以阿花(颜卓灵饰演)爱跳舞为引,不想加入街舞社团后被队友嘲笑,受挫后愤然退出。经过一系列波折,她意识到自己最爱的东西还是跳舞,她的梦想只有跳舞。除了开场豆腐店,在表现舞蹈场面上,《狂舞派》没有采用传统的表现手法,用以制造主人公的主观想象或者是身手不凡。电影很好地把舞蹈融入到故事场景当中,无论校园还是天台。尤其是以浪漫制胜的红气球双人舞,这一段舞蹈会让人想到杜琪峰的《柔道龙虎榜》,在随处可见的街角处上演奇招。黄修平甚至用有难度的长镜头去表现跳舞,而不是依赖老式的特写镜头跟剪辑冲击强调,相当有味。

舞蹈以外,《狂舞派》也足够好笑,太极柒良的存在简直是个活宝。有众多圈内明星直言,这名冷面笑匠让人想到了出道时候的周星驰,古怪、贱格又好玩。柒良的戏令人笑足大半场,无论追女仔、带小弟还是亲自上场打太极,他都是整部电影的瑰宝。

不过,倘若只有这些,《狂舞派》恐怕还不足以拥有目前的好口碑。电影还借一条支线说:不要嘲笑我们的梦。这个梦是Rooftoppers队长的意外礼物,更是Rebecca带给阿花的最大触动。当初,她嘲笑着别人的梦想,不留情面。而在自己被人嘲笑时,她却不爽又不服。很多时候,脱口而出者不知道言语轻佻,年轻气盛的也不知道自身行为糟糕,恶意满满却不自知。身边周围,太多人等着别人告诉他们答案,告诉他们应该做什么。这些不擅长找答案的人,甚至会嘲笑那些寻找答案的。青春有梦,如果知道自己要什么又能够坚持下去,那么,它们必须经得起别人的奚落、讽刺和嘲笑。怕就怕,你忘掉了自己也曾有梦。直到《狂舞派》道出这一点,我方才觉得,这是一部够赞的电影,对得起所有的美誉和好评。

如此积极向上的简单道理,却很少有华语电影来告诉我们。它们要么浮躁,要么拜金,要么自我沉溺,痴迷于制造虚假的中国梦。拍电影的人有没有真心想讲的东西,明白人不难获知。这部电影当然有缺点,一眼可见。只是和它的优点相比,瑕疵可以忽略不提。毕竟,如果你是带着挑刺的心理看电影,那么,没有一部电影能够避免诋毁。《狂舞派》只是用有趣的故事和好玩的形式来定义青春,重提梦想,为普通人书写记录,热情狂舞。光是这些,它就已经值得一推再推。

【原载于南都周刊】

木卫二

专栏作家,影评人。《南方都市报》、《城市画报》等媒体供稿。华语电影传媒大奖评委,华语青年影像论坛选片人。参与编著《华语电影》系列丛书。

33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