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喝到“世界尽头”——“血与冰激凌三部曲”创作始末

text09262

现在,“怪咖铁三角”埃德加·赖特、西蒙·佩吉、尼克·弗罗斯特已经完成了“血与冰激凌三部曲”(《僵尸肖恩》、《热血警探》、《世界尽头》),他们开始回顾一起经历过的传奇之旅——从1999年的情景喜剧《屋事生非》,到最新的这部《世界尽头》。

时间定位在1993年,埃德加·赖特还只是伯恩茅斯普尔艺术设计学院的一名青涩的学生。他被凯斯·穆恩的摇滚歌曲打动,为了生计,跑到街角的店里来了一段即兴演奏。十年后,也就是2003年。赖特成了一名导演,正跟他的编剧搭档兼男主角西蒙·佩吉一起,为他的新片《僵尸肖恩》的剧本绞尽脑汁。他们决定让配角艾德来一场宿醉,但是需要一个不同寻常的方式来醒酒。赖特想到一个主意:“他不用牛奶或者什么世界新闻,他需要的是一个可爱多。可爱多是有药用价值的。”

又过了十年,我们来到了2013年。我们杂志的记者正跟赖特在伦敦一家咖啡馆里面对面坐着。赖特有点不习惯店里放的音乐,对他来说有背景音乐就无法集中注意力。他点了一杯双份浓缩咖啡(这说明他的新片的确还有一个月就得完成了),坐下来开始侃侃而谈。“可爱多的笑话总能让人开怀,不知道为什么。在电影的首映式上,和路雪给我们提供了免费的冰激凌,于是我想,要是我下一部电影里还有可爱多,说不定到时候又有免费冰激凌吃了。”

2007年,赖特和佩吉推出了第二部《热血警探》,尽管没有免费冰激凌供应。当时就有人问赖特,是打算拍成三部曲吗?赖特回答,“是的,就好像基耶斯洛夫斯基的‘三色’三部曲一样,只不过我拍的是三味可爱多三部曲。”

现在有了《世界尽头》,赖特脱口而出的话成了真。《僵尸肖恩》中的草莓味冰激凌是红色的,象征着血;《热血警探》的中的冰激凌是蓝色的,象征着警察。《世界尽头》将以薄荷绿为代表色,“薄荷是我最喜欢的口味”,赖特笑着说。

“我是一个主意很多的人,但有时候你需要一点草莓味的调和,有时候你需要一些薄荷。”西蒙·佩吉正在5700英里之外的上海拍摄《寻找幸福》,他的脸挤在电脑的摄像头里。“这儿的宽带要好一些,前阵子我在约翰内斯堡,实在太痛苦了,我不得不五秒一停地看《世界尽头》的剪辑”,佩吉说。

记者采访赖特的时候就没这么多限制了。我们来到他豪华的放映室里,抢先观赏了他的新片《世界尽头》。要说限制的话,也就是我们只看到电影前面的46分钟。但是通过这46分钟我们已经能够判断,这部电影将是《僵尸肖恩》的一个温和的、成熟的姊妹篇。

电影讲述在疯狂串酒吧喝酒的20年后,五个从小就是死党的酒鬼重新聚首。让他们聚集到一起的原因是,他们当中的一个朋友准备再来一次马拉松喝酒大战。他带着自己的好朋友回到故乡,并且决定寻找到那个只在传说中出现的酒吧“世界尽头”。然而他们发现,酒吧和小镇已经悄悄被外星人占据,于是一系列疯狂搞笑的事情开始发生。

“这好像挺自命不凡的,但我们一开始真没想做成三部曲。《僵尸肖恩》拍完之后,《热血警探》又机缘巧合地诞生,这时我们才想到,如果再拍一部的话,我们就能完成一系列相互关联的电影了。”

在可爱多冰激凌之外,三部电影之间并没有什么固定的关联,除了一道藩篱。“我们想,如果一个三部分的笑话分别在三部不同的电影里发生,那该多有意思啊。”《僵尸肖恩》的开头和结尾都有篱笆墙的镜头,《热血警探》也以搞笑翻栅栏情节作为呼应。近期剧组补拍了Gary拆栅栏的镜头,这场戏会加在《世界尽头》里。“我还不知道第三段笑话是什么,但只要我们能想出一个巴斯特·基顿式的梗,那就完美了”,佩吉说。

另外,三部曲的主题也有一定关联。比如外星人的出现,个人与集体的关系,以及成长等等。佩吉说他们将私人的东西灌注进一部僵尸片、一部警察片和一部科幻片里,《世界尽头》为从《屋事生非》开始的一切谈论完满作结。

“要薄荷”,尼克·弗罗斯特坚决地说。草莓可爱多里的草莓永远不够,但薄荷味可爱多里满满的全是薄荷。在可爱多三部曲濒临结束的这段时间里,记者一直跟在弗罗斯特身边。他过得很惬意,过一会就要去高尔夫球场打几杆了。但现在他坐在客厅里,在他最爱的椅子上,讲述可爱多三部曲怎样改变了他和他们的生活。

倘若没有《僵尸肖恩》的话,佩吉可能就不能参演《星际迷航:暗黑无界》了,也不会参与《碟中谍4》,也不会远在上海跟我们用Skype通话了。而赖特呢,可能就没有执笔《丁丁历险记》剧本的重任,不会跟昆汀·塔伦蒂诺交上朋友,更不会成为漫威最新英雄大片《蚁人》的导演了。至于弗罗斯特,十年前他还在跟人合租房子,现在跟妻子、儿子住在一座豪宅里,有一个梦幻般的大厨房。并且,他还即将成为一部歌舞喜剧《古巴浪人》的男一号了。“感觉倒没什么不同,关键是你现在有更多发言权了,之前是没有的。尤其在拍《屋事生非》和《僵尸肖恩》的时候,你得明白自己的位置。”

我们再来一次赖特式穿越吧,这次我们来到伦敦的一个花园里。佩吉的好友弗罗斯特当时只有过一次表演经验——也就是情景喜剧《屋事生非》,他第一次来到了《僵尸肖恩》的片场。在这部新片中,他将饰演艾德,也就是佩吉饰演的肖恩的好朋友。他紧张得要死,但是当跟焦员突然抓住他的胳膊,把他拖到标记处的时候,他反而开始镇定下来了。跟焦员当着所有人的面说,“站这里,你知道这不是在拍录像带玩。”佩吉证明有这回事,“我记得她说的话,然后想,搞毛啊,她居然鄙视我们!”他笑道,“而剧组其他人可能在想,搞毛啊,他们几个以为这是在拍劣质家庭录像带呢。”

从《屋事生非》开始,佩吉和赖特就被人们划分为“极客”,而《僵尸肖恩》又让他们成了邪典偶像。台词、角色、动作、情感、英伦腔无不经典的《僵尸肖恩》在全球卷走了三千万美元票房,而它的成本只有四百万欧。他们不愿趁热打铁拍续集,就拍了部更热血的《热血警探》,全球票房成绩八千万美元,其中英国票房2100欧,着实是个重磅炸弹。

《世界尽头》是在宣传《热血警探》的过程中构想出来的,但佩吉等人的档期一直很紧张,所以六年之后铁三角才有机会重新聚首,一起写剧本。但其实这漫长的妊娠期也有另一个原因,就是他们几个都没太主动。佩吉说他和赖特一直像家人一样,但《热血警探》出来之后,他们想分开一段时间。《热血警探》没少耗费脑细胞,佩吉曾经躺在地上哭着耍赖,因为想不出好点子。

休息期间,他们接其他片子尽量步调一致。佩吉和弗罗斯特一起拍了2011年的《保罗》,同一时间赖特去好莱坞拍了《歪小子斯科特对抗全世界》。《保罗》票房成绩不错,全球近一亿美元,所以弗罗斯特觉得就算人们说它不好看,但票房数字在那摆着,还是挺令人骄傲的。《歪小子斯科特》的收益却很一般,全球票房才4700万美元,是赖特导演生涯的第一次挫败。赖特没有埋怨任何人,他反思自己,然后继续努力。他带领主创人员往返大西洋两岸宣传新片,与多年合作的环球公司感激彼此。

2003年,当Film Four公司舍弃了《僵尸肖恩》项目之后,赖特等人来到了Working Title公司寻求最后一丝希望。他们结识了这家公司的联合主席艾瑞克·费纳(《四个婚礼一个葬礼》的幕后推手),游说他说要拍一部“理查德·柯蒂斯版的乔治·罗梅罗电影”。“真的?我昨天的事情都记不住,更别说2003年的了,但当时我们的确走了一步险棋。赖特很有眼界,一种我们想要支持的眼界”,费纳回忆道。

佩吉和赖特称呼费纳为“艾瑞克叔叔”,在他们心中他像一个穿着闪亮盔甲的骑士一样伟大。因此,当2011年费纳被诊断出癌症时,他们决心尽快写出《世界尽头》。赖特本来早就可以去漫威拍《蚁人》,但费纳的病情让他将《蚁人》扔到了一边。“没有费纳就没有《僵尸肖恩》,当我们听说他病了之后,就决定下一部新片一定要拍《世界尽头》。我觉得亏欠他很多很多。”佩吉动情地说。

奇妙的是,费纳的病情好转了。他不但担任起《世界尽头》的制片人,还常常出现在片场上。赖特和佩吉从未告诉他,他经受的考验给了他们怎样的影响。当记者转告给费纳时,老头说,“我很感动,真的。听到这些真好。”

我们的最后一次穿越将来到优雅的Elstree Studios,时间定在2012年12月。现在是《世界尽头》最后一天拍摄,佩吉正坐着,眼神儿发呆。他开始意识到,前面就是三部曲的终点线了。“尽管只是许多终点线之一”,半年后的一次闲聊中他说,“我的情绪开始涌上来,我等着眼泪往下掉……可是没有,因为我的心情好极了!”

这时你可能就收起询问第四部“可爱多”的想法,《屋事生非》第三季的事儿也甭提了。和路雪已经推出了新口味的可爱多,“所以可能变成四部曲,甚至八部曲,是想这么问吧?”但三部曲就是三部曲,只不过铁三角以后照样可以再合作。“我想找佩吉演戏,我可能跟赖特写剧本,将来我们可以拍很多东西。估计下次我和佩吉就要演敌手了”,弗罗斯特说。

现在他们哥仨又各自忙活起来了。尼克·弗罗斯特去拍《古巴浪人》和电视节目《斯隆先生》了,埃德加·赖特总算要在九月份开拍《蚁人》,西蒙·佩吉更是片约成堆,比如浪漫喜剧《男人雄起》以及《星际迷航》新片等。佩吉说,“还有很多事情可做,只要心中有念,我们就会行动。现在我们好像完成了一个很大的成就似的。《屋事生非》第三季会永远萦绕在我们心头,但不会有人再催着终结‘血与冰激凌三部曲’了,因为我们他妈的终于实现了!”

|来源:《Empire》等杂志
|辑:赵娜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

一条评论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