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仁杰之神都龙王》:了不起的徐老怪

狄仁杰_5

讨论《狄仁杰之神都龙王》之前,有一点特别值得注意,它与《狄仁杰之通天帝国》组成了一个全新的电影系列。字幕结尾处,大量人物场景概念图的出现更加佐证了这一点(它被称为第四个彩蛋,也是最长的彩蛋)。冲那庞大架势,已经不是跟观众调皮示好“我要拍个续集”那么简单,这几乎意味着它是一个重磅系列。

光是古装武侠片领域,徐克制作过多个电影系列,像声名鹊起的《蜀山》系列、引领风潮的《倩女幽魂》系列、追星赶月的《东方不败》系列以及巅峰在望的《黄飞鸿》系列等等等等,他构筑电影的世界观有着天壤之别,动作设计的理念也截然不同,幕后合作者更是不尽相同。就连《七剑》,按照一些采访资料可以得知,徐克本也属意拓展该系列,无奈受制于众多原因,难以实现。因此,《神都龙王》不仅有年轻狄仁杰和中年狄仁杰的差异,也有贯穿了前后两部的武则天和沙陀忠等其他人,更是徐克与陈国富、张家鲁以及施南生多方配合,融入古装历史、侦探武侠、奇谈神怪、忍者怪兽等多种元素,依赖电脑特效,融合传统的武打动作涉及,共同打造出来的又一套华语大片系列。

面对《神都龙王》,不少观众依然会这样挑刺:洛阳城外怎么可以有大海,人物打斗居然完全不顾地心引力……这些设定在《通天帝国》其实已经存在,难以称之为缺陷毛病。像《通天帝国》六十六丈的通天浮屠、匪夷所思的地下鬼市,徐克酷爱夸张表现,奇门遁甲、怪力乱神、天马行空。在他的设想里,洛阳城就是那样一副鳞次栉比的面貌,藏龙卧虎,市井十洲人。

《神都龙王》里面,沙陀是突厥人,尉迟是鲜卑姓氏,银睿姬来自伏余国,大反派则是东岛人。我尝试做这样的解读,在既有的丝绸之路历史背景上,徐克加入了海洋民族的想象——一个香港导演挥之不去的内心情结。所以只能说在此之前,对于大唐盛世的设想,很多电影人都太过僵化了,不像是在做电影的。

但无论怎么个肆意而为,有一些既定的人物史实,徐克是没有更改的,比如狄仁杰的劝谏、武则天的威严,包括电影是以《狄仁杰》为主片名。这就像黄飞鸿、方世玉、洪熙官乃至是叶问,不管怎么被改编塑造,他们都确有其人,以人为本,借个人命运参透国仇家恨。当徐克选择了正史上的狄仁杰,这也可以解读为,他抛开了以往还珠楼主、金庸和梁羽生们的武侠小说,进入到全新的创作环境,也是《英雄》所开创的大一统语境当中,也是合拍片的时代主流大潮。往电影外面看,这种合作甚至跨出了过往中港台隔阂,《神都龙王》也是一部跨国合作的电影,片尾长达十分钟的字幕上,就有大量韩国特效团队人员的参与。

不过,徐克终究是摆脱不了武侠和小说的影响。不妨引用下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六朝之鬼神志怪书》所说:“中国本信巫,秦汉以来,神仙之说盛行,汉末又大畅巫风,而鬼道愈炽;会小乘佛教亦入中土,渐见流传。凡此,皆张皇鬼神,称道灵异,故自晋讫隋,特多鬼神志怪之书。”正因如此,我坚信《神都龙王》是一部神怪片,充斥了古今中外不同类型片的混杂。这也是徐克从《蝶变》就开始尝试的创新之路,中间有过失败,也有辉煌。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电影里的怪兽、巫毒蛊术和超自然力量。至于虫子乱爬、人体长花之类的CULT片趣味和对权贵的挖苦调侃,那恐怕也是率性之举。

借年轻狄仁杰的旁白自语,《神都龙王》以忆往昔的姿态展开大唐画卷。狄仁杰继续展示了良好的记忆力和不凡的战斗力,但他的遭遇总是身陷囹圄,一到洛阳就被抓了进去,而且他的过去跟未来也和牢狱有关。这个人物的神奇之处在于即便他不得自由,他依然可以掌控全局,全知全能。空间上的压迫并无法让狄仁杰真正屈服,他心系庙堂,凛然正气,拥护大唐的安定繁荣。

空间感是解读《神都龙王》以及狄仁杰系列的重要步骤,从全景的洛阳城到逐一展示的龙王庙、燕子楼、大理寺以及皇宫大殿,在洛阳之外还有染坊、码头以及蝙蝠岛等场景。这些借助影视基地堆积出来的场景构成了电影主体,余下还有全赖电脑特技的战船、水底世界以及悬崖峭壁。早先《大魔术师》等电影,从头到尾一个大全景都没有,令人无法理解,空间感缺失的影响无需多言。或许对比概念图和成片段落,有人还是对效果和质感有所不满,但不可否认,正是这些场景拼出了唐朝的风貌,比之一眼可见的衣袍穿戴,它们是否妥贴恰当,那需要观众自行组合。不应忘记这样一幕,东岛人察举事情有变,决定撤离时,他们以哨传讯,这个过程也是对洛阳的重复展示,加以强调。

徐克的想象力也不只是体现在大的方面,这一次的兵刃同样有亮点。尉迟真金到底藏有多少兵器,看下来实在令人眼花缭乱,他有中短距离的双刀,也有长距离的链球,还有冷不防的暗器。与他的华丽装备相比,尚没有拿到亢龙锏的狄仁杰只能是有啥用啥,就连坐骑还要别人提供。反派方面,力大无穷的人形龙王是个亮点,东岛人的生物武器也很彪悍。不过最华丽的装备是东岛的老主子,他穿上刀枪不入的锁子盔甲,专业攀岩,偷袭无敌。不夸张的说,与什么水下3D和怪兽拆船相比,这些东西更吸引于我。当然,水下骑马和人间大炮也很写意,或者说潇洒。这种漫画人物式的演绎也是尉迟真金的一飞冲天,更是人物不管走路还是打斗的飘飘然。

在《通天帝国》结尾,狄仁杰以亢龙锏对武则天进行了劝谏,希望她还政于李唐。《神都龙王》结尾,狄仁杰接受封赏,拿到了唐高宗赐予的亢龙锏。在这部以侦探破案为引的电影里,狄仁杰总是要经历一系列磨难,面对来路不明、亦敌亦友的同伴,最后才可以光明正大地完成任务。相比不成气候的反派,《通天帝国》是一人之举,《神都龙王》也是一小撮人加上只能在海底出没的怪兽,狄仁杰遭遇的敌手显然实力不够。更可以做进一步联想,真正令他感到痛苦其实正是高高在上的皇帝。所以,他要拿时间做赌注,拿人头当筹码。

毋庸置疑,徐克把狄仁杰的命运和大唐帝国的安危牵系在了一起。皇帝虽然残暴专制独裁,但在国家危难之际,同样亦能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显然,这又是一处夸张想象,也是香港导演对于上层建筑的美好愿景,不难让人联想到关于建制的争论不休。

好在比起《通天帝国》,《神都龙王》的基调略显轻松,悬疑色彩被弱化,布局更加精密,从而降低了整体破案难度,更像是一场通往海洋的冒险。最简单的一个对比,《通天帝国》里面,上官静儿、裴东来、沙陀忠先后死去,大佛倒塌,气氛萧瑟,对话凝重悲沉。而在《神都龙王》,演员的年轻化带来了明快的调子,川井宪次的配乐也更有热血感染之意。及至花魁银睿姬,她的出场方式和闪回讲述都是异常动感,芳华美艳。前前后后,引得五名剧中人物心生波澜。当然,好事者也可以做基友百合之说,只是,这般例行公事的戏谑做法,不见得是高明之举。

在有限的时间内,《神都龙王》也会尝试一些喜剧手法,像狄仁杰与沙陀忠的互动以及入朝献解药。不过,由于狄仁杰疲于奔命,尉迟真金更是超级战斗机器,料事如神武功超群还带医疗后勤,这样的组合不可能失败。如此快速行进的讲述也导致了电影人物的扁平化,对沙陀和武则天的性格特征也是一带而过,很难与《通天帝国》产生清晰的对照联系。

有太多人认为,相比奇观展示,3D特效更应该用来讲深刻大道理。但实际上,纵览徐克作品和绝大多数香港电影,商业娱乐总是被放在了首位——不是人人都想着当德艺双馨的人民艺术家,讲道理也只是偶尔提及。《神都龙王》最精彩的悬崖打斗戏,奇观加设计。高潮段落的海上歼怪兽,场面加特技。两处地方都可以作为例子,一场较量对决,观众只关心胜负死伤,事实上它们对人物关系的影响并不大。即便是好莱坞,技术也总拿来讲一些正邪不两立,先进与落后之争。不过,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徐克作品总是受到技术制约。即便呈现在观众眼前的《神都龙王》已经足够好玩,打得足够凶猛,但是,有人不免要寻思,徐克怎么不能在思想境界上更进一步呢?话是如此,可是,要求是不是太多了……毕竟像我这样的,只想从头打到尾,足够新奇刺激华丽,怪气妖气邪气,有这些就足够了。

【原文载于搜狐娱乐
(编辑:王隋)

木卫二

专栏作家,影评人。《南方都市报》、《城市画报》等媒体供稿。华语电影传媒大奖评委,华语青年影像论坛选片人。参与编著《华语电影》系列丛书。

33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