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职业生涯最自豪的时刻——杰夫·斯科尔剖析分享传媒理念(作者:Allen Tong)

620400

(注:图片来自斯科尔担任制片的《危机解密》)

作者:Allen Tong
来源:Film Making
译者:xcchlp
校对:龙猫公子

杰夫·斯科尔(Jeff skoll) 是在蒙特利尔长大的,16岁那年,他看了电影《甘地传》(Gandhi),这部电影永远改变了他的世界。“通过一位模范人物感动世界,并向世人传播他的理念,这部电影是一个典范。”斯科尔(Skoll)创建的亿贝网(eBay)仍在运营,目前市值已高达45亿美元,随后他又成立了分享传媒公司(Participant Media),致力于通过电影改变世界。

最近,斯科尔应邀担任多伦多影展行业论坛的演讲嘉宾,这里也正是他年轻时修习商科的地方。由比尔-康顿(Bill Condon)导演,斯科尔担任制片的《危机解密》(The Fifth Estate)则成为了影展的开幕片。电影根据维基解密(Wikileaks)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与西方政府周旋以及奋力争取言论自由的真实故事改编,很好地反映了分享传媒公司(Participant Media)的理念,即努力推动社会变革。破天荒地,本届影展的行业论坛并没有任何恭维话语(尽管这里有很多人和斯科尔很亲密),而是专注于讨论电影制作,或者说仅仅是谈生意。

“当我还是小孩子的时候,我就有一个梦想,用一些好故事让人们关注那些世界大事。”在座无虚席的剧院里,斯科尔如是说,这是他少有地出现在公共场合。“但当时我无从下手,因此我意识到必须先养活自己,才有机会实现梦想。”创建亿贝网后,斯科尔迅速成为亿万富翁。2004年,他动身前往洛杉矶,想看看“是否有人想成立一个只关心时政热点的电影公司,而这样的公司有没有操作的可行性。”

斯科尔开始向不同的演员、经纪人、导演甚至银行家见面以寻求答案,但他们纷纷摇头:像斯科尔一样,以为拿着钱来到好莱坞就能拍成电影的人太多啦,而失败者都足够堆起另一座好莱坞山了。于是,斯科尔问他们,职业生涯中有没有让自己倍感最自豪的时刻。回答无一例外的都是他们曾经参与的像儿童领养、艾滋病,或者妇女权益题材的影片,有时为了完成这些电影他们甚至自降薪酬。斯科尔又问道:“如果有一个公司,制作更多类似题材的电影,你会支持吗?”

如此,斯科尔获得了众多支持,华纳兄弟公司(Warner Brothers)甚至建议他第二年就搬去洛杉矶开展业务。分享传媒公司出品的第一批电影便有力地证明聚焦社会热点的电影既能吸引观众,又能获得舆论好评:《晚安,好运》(Goodnight and Good Luck)、《辛瑞那》(Syriana)、《绝不让步》(North Contry)以及纪录片《轮椅上的竞技》 (Murderball)。 “现在想起来,当时的目标确实很天真——不仅仅是拿奖,还想通过电影来推动社会变革,”Skoll回忆道,“但我们的确做到了。”

分享传媒后来的一些电影比如《难以忽视的真相》(An Inconvenient Truth)、《相助》(Help)、《林肯传》(Lincoln)也相继获得成功。但公司的电视部门却一直惨淡经营,直到一个全新的网络频道—Pivot 开始运营。随后斯科尔还买下了纪录片频道和Halogen频道。和分享传媒一样,Pivot的节目理念也是促进社会变革。但是斯科尔也承认要在电视界异军突起很困难,但他仍将继续这个风险投资,因为对他来说钱只是手段而非目的。“电影作为一个产业其实很小。世界范围内,电视、影碟、电影也就只有1000亿美元的规模,而亿贝网今年交易额就有1000亿了,这还只是一家科技公司。但是,影视业拥有巨大的影响力。在座的所有人和你们的好故事,”斯科尔告诉在场的电影人,“都将对世界有深远的影响。”

(编辑:马媛媛)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

56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