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杰访谈

4

与农耕文明的联系

Q:现在《美姐》的排片如何?

A:排片太少。本来说有1600多家电影院排《美姐》,但今儿看来总共才2、300家。即是是排了的场次,也是很差的时间段。投资成本120万,宣传200多万,要6、700万的票房才能收回成本。

Q:你是怎么成为一个导演的?

A:我在河北大学上大学的时候,有了电脑和网络,可以看到电影,觉得终于找到了精神出口。之前完全是迷茫的状态,只是觉得梦想在远方,但是看到电影才知道这是我想要的东西。后来知道北京有个电影学院就去了,在那里旁听,不回大学了,说就算开除也不回去了。

我的第三部作品《我的春梦》就是写这个过程,从青春期的萌动、离开家乡上大学、恋爱、找到理想的一个过程。

Q:农耕文明是你创作的一个源头,你会经常看一些农耕文明的小说吗,比如陈忠实、莫言的小说?

A:我从小在农村,教育条件也不太好,初中进城,那里也没有这样的书。我是一个没有文化的人,靠自己本能在拍片子(笑)。张献民说我和第四代导演一脉相承,我觉得是农耕文化的一脉相承。这是为什么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在拍这样的电影,所有人看完电影都以为我是一个老头子。因为高校扩招,像我一样的山里人能进入大学,当年拍这些片子的人可能插过队有过农村生活,但现在我这样在山里长大的人也开始有电影话语权了。

Q:你的致谢名单里还有曹乃谦?

A:是的。我拍完《光棍儿》,有人说像他的小说,我就去看了,觉得真好。本来还想改编他的小说《到黑夜想你没办法》。

《美姐》是用照相机拍成的

Q:你觉得从完成度来说,《美姐》有什么遗憾的地方?

A:当然很遗憾。不仅是钱少,我是拍小成本电影出身的,对这个有经验。《美姐》是用照相机拍的,我用的5D2。为了有话语权,把所有的成本往下压。拍《光棍儿》,实际上还是小作坊模式,我自己带一个团队。但《美姐》有两家制片公司,剧组的工作人员常见在做电视电影和商业电影,从他们的角度来说,第一,没有之前从业拿的钱多;第二,条件比之前艰苦;第三,最主要的是,怎么看导演不像导演、演员不像演员、剧组不像剧组。我在做一个独一无二的东西,超出了他们的认识范围,我又没有名,60多号人的剧组只有20个听我的。计划拍60天,结果40天就让我回来了,剧本也没有拍完。现在宣传很费劲,我倒很坦然,如果当初片子完成得好,进了三大(国际电影节),现在就不用这么费劲了。

为什么说工作方法超过了剧组人员的见识?我是靠本能创作的,不会把分镜头分死,我碰到这个人演和那个人演是不一样的,房子和山都是有生命的。跟谈恋爱一样,和演员、团队碰撞出什么东西,谁都未知,但你要知道什么是好的。这就是我的电影不说别的,它至少是生动的。

关于性的主题

Q:性这个主题最吸引你的是什么?

A:我是农村人,对农村人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娶媳妇生孩子,这一个事儿就够折腾一辈子,作为最高任务来完成。我虽然出来上学,但还是这个德行。

男人对女人的兴趣,是我生命中最大的兴趣点。《小时代》中男演员女演员没有情欲、没有性生活,一个个塑料娃娃的样子,不是我的生命感受。

Q:你作品中关于性的表达比较节制,是出于什么考虑?

A:所谓性感不是露的越多越性感。性感是两个人碰撞的生命感受,而不是真正的物体。给月亮推一个特写,就是板砖,什么都没有。都说我拍了个黄片儿,我连一个清晰的接吻镜头没有。

Q:你觉得农村的性文明和城市的性文明有什么区别?

A:从人性上来说,是完全一样的。区别可能是农村更原始、更简单,城市里性的外衣包裹得更多、更异化。

Q:《美姐》的海报非常暴露,宣传也集中在“性”上,你怎么看这种情欲营销?

A:那个海报不是我拍的,我拍的是那张窑洞中的照片。预告片也不是我拍的。我是不赞成这种做法的。但对于我来说,这些(指宣传)都不算事儿,如果这只是吃个苍蝇的,我一路走过来都是吃屎。这是我一路走过来还在做这个的原因,为什么那么多有才华的人都没有当导演,你永远可以端着咖啡谈艺术,但去做是两码事。我想要把这个事情做成啊。

Q:你会有艺术片和商业片的清晰划分吗?

A:就我自己的创作而言,我不考虑这些,我的出发点是想拍什么拍什么。如果跳出来思考,我的路是可能走到艺术片和商业片之间的道路,既有艺术片的诉求也在商业上好看。商业片的核不是商业元素,而是普通观众走出电影院说“好看”。

Q:你会接受一个比较强势的监制吗?

A:在罗马电影节的时候,遇到焦雄屏,她从《光棍儿》中看出我有潜质,说回去我给你找钱,拍商业片。我说刚出道,还想在家乡再拍一个,不然我的成长不够饱满,那个时候我不了解电影,但我了解自己的生活,拍这个对我的成长很重要。焦老师很耐心地帮我看了三稿《美姐》的剧本,但我还是不听她的,就把她气走了。

我觉得我在当初那么困难的情况下,都非常倔强、会伤害到别人,以后更会是这样。

Q:冯四演得非常好,你启用过大量的非职业演员,在调教非职业演员方面有什么技术?

A:你要懂他。技术不是简单的技术,你就完全归结于我的天份吧,我会看人,知道人会达到哪个地步。这个不能归纳。

盗播之争

Q:《美姐》之前在网络上泄露过,这个片源怎么到了网络上?

A:说了就会得罪一堆人。这个确实是到了网上。起诉之后腾讯一概不报道我的电影,宣传口的半壁江山就没了。平心而论,本来就是小片,说它盗了你的片子票房就下来了这也不一定。但是制作公司肯定不服气,起诉就得罪了腾讯。它是一个巨大的宣传电影的平台,从这个角度来说损失是很大的。

Q:你的第一个片子因网络而走红,第二个因盗播而受到利益损失。觉得网络对独立电影来说是双刃剑吗?

A:互联网大的方向肯定是对电影好的,还是多了一个传播平台。它双刃剑的一面伤害的是产业、利益链,如果利益链受损,影响比较大。

【时间:10月18日】

易珥

北京求学,欧陆留学,媒体谋生。文字和电影爱好者。主业是写字的,打算培养一个副业。对身份介绍总是感到紧张,不知道如何才能让别人相信自己没有虚度年华。好奇心比较强。

56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