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食人族正在接替僵尸?

随着《僵尸世界大战》(World War Z)和《行尸走肉》(The Walking Dead)上映,最近僵尸在流行文化中抢尽风头,但如今这些吃人肉的不死一族已经开始在Sprint公司的电视广告里卖手机了,人们不禁要想:它们是不是到头来也终于掉进了“过气怪物”的行列?

好吧,一大波新的坏家伙正等着接班呢——食人族。

在9月的多伦多国际电影节上,热衷流血场面的观众们观赏到了伊莱·罗斯(Eli Roth)的饥饿野蛮人电影《绿色地狱》(The Green Inferno)和曼纽尔·马丁·昆卡(Manuel Martín Cuenca)的黑暗爱情故事《食人恋》(Cannibal)。今年秋天发行的影片还有《血光重现》(Butcher Boys),这是一部根据约拿森·斯威夫特(Jonathan Swift)18世纪讽刺文章《谦逊的提议》(A Modest Proposal)改编的都市惊悚片;《末世殖民地》(The Colony),讲述世界末日的幸存者吃人肉的故事;《吾辈本如斯》(We Are What We Are)是关于一个父亲和他的食人族子女的故事;德语电影《食人晚餐》(Cannibal Diner)讲的是年轻女人被吃的故事;还有《邪恶食物》(Evil Feed),这是一部喜剧片,讲的是一个饭馆专门用地下搏击场上失败者的身体做菜。

在电视方面,NBC的犯罪剧《汉尼拔》(Hannibal)第二季即将回归,该剧是根据托马斯·哈里斯(Thomas Harris)笔下恶名昭彰的食人魔汉尼拔·莱科特(Hannibal Lecter)的故事改编。另外还有两部舞台剧(都将在本周末结束)把食人这个主题搬上舞台——纽约的《情感》(feeling),讲述一个和杰弗里·达默(Jeffrey Dahmer——著名食人医生和连环杀手,被认为是汉尼拔在生活中的原型——译注)交谈的女人的故事;以及明尼阿波利斯的《功夫僵尸大战食人族》(Kung Fu Zombies vs. Cannibals),为这个题材带来了一点漫画的感觉。

那么,这阵食人狂热大爆发的背后究竟是什么呢?

27CANNIBAL-articleLarge
Kris Mukai

罗斯曾执导《人皮客栈》(Hostel),也是挑战恐怖极限的专家,他认为食人族的恐怖之处“不仅在于你自己的肉体被吞噬,也在于你也有可能去品尝人肉的滋味。这是一种原始的感觉”。

《绿色地狱》将于11月2日在林肯中心电影协会组织的“恐怖电影”系列上映,它的宣传语是:“唯一比大自然的天性更为恐怖的是人类的天性。”

贡纳·汉森(Gunnar Hansen)曾在1974年的《得州电锯杀人狂》(The Texas Chainsaw Massacre)中饰演挥动武器的“皮脸”,这个人物是闯入食人世界的先驱,被视为那个时代的一种象征;正如冷战令外星入侵题材红极一时,越战则通过《活死人之夜》(Night of the Living Dead)开启了一个现代僵尸时代。

“看看当今的经济,过去的一切即将反噬我们,从字面意义还是比喻意义上来说都是如此,”汉森说,他的新回忆录名叫《电锯秘闻》(Chain Saw Confidential)。“在我们如今所处的时代,新的一代已经没什么可期待的了。”

这些影片中或许还有更直指人心的东西。鲁杰罗·达奥德托(Ruggero Deodato)导演的《人食人实录》(Cannibal Holocaust, 1980)是恐怖片资深爱好者们的最爱的早期经典之一,也是罗斯《绿色地狱》的灵感来源,讲述一个纪录片剧组去亚马逊拍摄食人部落,结果受到袭击。它实景拍摄了屠杀动物的场面,到如今依然令人震撼,与如今的动物权利保护运动有着奇异的密切关系。

“人们在吃牛排和炸鸡的时候,很少会想到他们是在吃尸体,”蒂姆·凯利(Tim Kelly)在为Cinematallica.com撰写的食人类型电影评论中说:“食人题材迫使你去面对自己不愿去理解的事实,也就是你所吃下的食品的真相。”

关于人吃人的现场报道或许早晚有一天会进入流行文化,比如3月就有这样一个案例:一名纽约警员因为谋划杀害并吃掉女人而被判有罪。

审美疲劳的可能性也一直存在。“10年前,没有人会嘲笑一部关于人吃人的电影,”《邪恶食物》的编剧之一亚伦·奥(Aaron Au)说,“但如今僵尸类电影让我们不再那么敏感,可以接受它了。”

在另一个更加颓废的层面上,食人者和僵尸不一样,或许只是因为食人者具有人性。《邪恶事物》的导演吉玛尼·雷·史密斯(Kimani Ray Smith)说:“食人者不过是更聪明的僵尸。你得更加狡猾,才能做得成食人者。但食人者仍然有自己日常生活中的问题。他们还是得交房租。”

‘——————————————————————————————————————————————–

本文作者埃里克·皮彭堡(Erik Piepenburg)是《纽约时报》文化部编辑。

本文最初发表于2013年10月27日。

翻译:董楠

【本文内容版权归纽约时报公司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翻译。阅读更多影视评论,请访问《纽约时报国际生活》 (http://cn.tmagazine.com) 。】

2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