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之安魂曲》: 游走在灵与肉的边缘

17
作者:兰州大学文学院11级戏剧影视文学 王飞

人的恐惧与痛苦往往来自于灵魂与肉体的矛盾。不是一味追求肉体的享受,就是憧憬灵魂的超脱,而大多数平凡而忙碌的众人,则是游弋在灵与肉的边缘,进而迷失、异化。作为美国新生代导演的阿伦•阿罗诺夫斯基,在《梦之安魂曲》中,借摄像机的眼睛展示了黑暗的、隐晦的事项,用绝望的曲调演绎沉溺在毒品和性所提供的梦幻与虚妄之中,只能使自身陷入精神被支配、肉体被奴役的困境中,最终以自我的毁灭告终。

莫扎特以不朽的安魂曲谱写了时代的挽歌,多年以后,阿伦则用影像赤裸裸的展现了现代人的生存困境:孤独、疏离、空虚……《梦之安魂曲》讲述了一个现代人“上瘾”的故事,但它并不止于对瘾君子的宣教,而是揭露了现代人无奈地将“上瘾”作为一种基本的生存方式:毒品、记忆、电视、性爱……伴随着他们的失控,人们也慢慢堕落,最终无力挽回。
故事从夏天延续到冬季,在这短暂的跨度里,健康而无辜的人,用虚假的想象燃尽了身体的活力,他们在孤独与疏离中伤害自己,并被迫接受着他人对自己的戕害,使自身离现实越来越远。在喧闹的城市,藏匿着多少被欲望或期待驱使左奔右突的肉体,背离了自己,沦陷了灵魂。

影片选取母亲和儿子以及朋友的边缘生活,揭示的不只是一代人的悲剧,而是一个社会的悲剧。青年与老年的共同堕落,使氛围更加低沉阴郁,充斥着无法言说的恐慌和忧虑。它借毒品问题,揭示了游走在灵与肉的边缘——期待与欲望的沉迷是危险的,犹如耽于毒品。追求无止境的身体享受,以为能使自己的身体更充实,其实是在支付肉体与灵魂的双重代价。但可怕的是,在交换的瞬间,我们忘记了一切,只为瞬间的刺激。我们在幻觉中得到了所有,逐渐上瘾,直至失控的时候,便是自我的末日。

正常的萨拉,为了能以青春靓丽的形象展现在观众眼前,不惜嗑药进行减肥,当依赖性显现时,她开始产生可怕的幻觉——冰箱摇摇摆摆、嘲笑此起彼伏,“喂我!”如排山倒海般地响起,似要吞噬这个可怜而孱弱的老人。梦幻往往是幸福的,但沉溺的后果,却是被幻觉所吞噬。我们耗尽一切的力量去变得美好,但却迎来更加残酷的现实。当我们被欲望驱使,钟爱某些东西的时候,我们以生命的血液浇灌,得到的却是镂空的骨骼,不知何去何从。

在视听语言上,阿伦仅仅运用画面、色彩和音乐就向我们传达了疏离、冷漠和无奈。在画面上,运用主观视点表现吸毒者的感觉,如突然出现白粉和药片的大特写、近景的注射、吞咽和吸食等,再经过抽帧处理后,使得这一切变成了瘾君子最真实、最直观的感觉。在色 彩上,始终用阴暗调做背景,突出人物的鲜活,进而酝酿悲剧的趋向。唯一与之不同的场景却是哈里的幻觉——玛丽恩身着艳裙,开阔的视野,但哈里却无法发声;他截臂之后,再次看到甜美的玛丽恩,接近时却是无尽的深渊。这简单的着色,突出哈里的美好愿望:与心爱的女子玛丽恩的和谐恋情。但肉体的狂欢,迷失了自我,最终也葬送了两心相依的爱情。在配乐上,低沉压抑的曲调更增添了几分无法言说的忧虑,即使是局外人的我们,也会产生一种如身临其境的悲痛。

《梦之安魂曲》,用真实和犀利释放出了无数的苦痛。在苦痛的背后,揭示了灵与肉的失衡。为欲望所驱使,以肉体的亏损和灵魂的沦陷换取微粒的喜悦,最终丧失了一切的美好。平凡而忙碌的我们,游走在肉体与灵魂的边缘,不要希求欲望满杯,只求在肉体的基础上,不忘精神的诗意守候,让精神的生长,促成肉体的完善。因为,满则亏。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