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德华,既做演员也当老板

Andy1
香港演员刘德华从影近30年,拍摄了超过140部作品,他越来越信奉“自己演”的哲学。

在新电影、香港警匪片《风暴》中,主演警探吕明哲的刘德华一丝不苟地调动起自己身体语言参与动作场面,其中不乏高楼之上一跃而下的危险动作,拍摄全程却不见替身的踪影。在接受纽约时报中文网采访时,今年52岁的刘德华谈起那些危险系数颇高的动作场面,自信至少还能继续演十年,“做演员最诚意的角度,就是自己去演”,而为何不选择替身的另一个原因,刘德华说:“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替身愿意替我,他们都去参加模仿比赛了,那样赚的钱都比较高!”

而“自己演”的哲学也是“老板刘德华”的独特商业模式——将片酬作为电影投资。相比于演员身份,刘德华的老板身份并不广为人知。

电影《风暴》中,除了是主演,刘德华也担任联合投资人和联合监制。他拍摄该片的片酬预支作为影片投资,同时作为监制他还推动在香港搭建了1比1比例的实景,并力主动作场面3D实景拍摄,使《风暴》成为香港首部3D警匪片。这部电影的另一位联合监制是香港安乐电影公司总裁江志强,他曾监制并全球发行过李安,张艺谋的多部作品,如《卧虎藏龙》、《英雄》、《十面埋伏》和《色·戒》等。

谈到做一名“老板”,刘德华说是新鲜的体验,但也超难做:“原来许多人也会比较不愿意见到我!比如导演的剧本在拍之前,剧本就改了十几稿,我一直压着他不要拍不要开始,须确定故事里的每一个细节都无可挑剔才行,后来我就发觉这个人开始躲着我,约见面好难。真的开拍,躲着我的人就更多啦,比如每天必须进行严格的时间与成本控制,很多时候得激发大家的紧迫感,发火骂人都是必须的,可是我偶像做了那么久,根本不懂得骂人怎么骂,常常骂得没有了下文,就自己在一边很尴尬,而且上午骂了人家,下午必定又陪上笑脸请人家吃东西,好容易收工,第二天早晨还是得去骂人,头都大了,老板超难做。”

事实上,1991年即成立香港天幕制作有限公司,2000年重整NMG经纪公司,2002年建立映艺娱乐有限公司至今,刘德华的老板生涯已超过20年。作品也名副其实,1991年“神雕侠侣系列”,到使得导演陈果一鸣惊人;1997年发行了开创香港独立制片文艺电影先河的《香港制造》;2005年发起“亚洲新星导演”计划,宁浩的《疯狂的石头》,林子聪的《得闲饮茶》,何宇恒的《太阳雨》,相当一批“新星”导演们崭露头角之初,总要提到的是刘老板的密切扶助;不能不提起的还有许鞍华的电影《桃姐》。

2012年,节奏舒缓,港地人情味饱满的文艺电影《桃姐》在那一年嘈杂乱战的华语电影市场之中脱颖而出,一片赞誉声中,这部电影甚至已成为香港电影复兴路上的里程碑式的作品。也正是因这部电影,演员刘德华,在全世界的颁奖典礼上拿走大大小小的奖杯;而老板刘德华,则总投资150万美金,其中还包括自己的片酬部分,影片收益超过1700万美金。

刘德华自己并不很介意20多年的刘老板,声名却是有限,甚至自嘲“刘赔钱”比“刘老板”还有名,他说:“我不太懂得市场的,也不很明白投资和预算,拍电影因为我太爱电影了,我能三天三夜和人聊剧本聊不停,我认可的案子找到我,基本上就是多少是可以花的就拿出来拍嘛,然后用最多时间最大的成本只要把电影做到最好,可惜的是,这样子我总是没有钱。人家电影大亨可都是会算账的。但我知道我可以学的啊,这一次就是从头开始学习。”

尝试过投资人,监制和演员的多重身份,刘德华会尝试导演吗?答案是不会。“我想了很久很久觉得自己还是很难成为导演的,一方面是自己常常面对那些新人导演,他们的才华令我自叹不如;另一方面如果我真的去面对一部作品,我想我会令我自己很不开心,我必然对自己的作品非常非常苛刻,同时又必然无法百分百要求别人。”刘德华说。

2013年10月底,刘德华在北京接受了纽约时报中文网的专访,访谈经过编辑和删节,未经刘德华本人审阅。

Andy2

问:警匪片拿3D实景拍摄,香港电影中《风暴》算是最早的了,听说这是你的主意?

答:最早是导演和我说了这个主意,我也明显看得到我们转化而来的3D效果总有些不尽如人意,但我还是会担心我们技术层面是不是足够我们的拍摄。所以我就自己拿了50万港币给他去做个小样,当时只是多了用3D机器去拍的那一组人而已,旁边就是用传统的方式去拍,拍了三天,我们就拿出样片给老板(江志强)看,非常明显地就看到视觉上参差对比。所以我就去和老板谈,首先我们有足够的场面运用这个技术,其次这个导演有这个能力,所以到完成整部电影动作部分的实景拍摄,实际上我们最后追加了1500万港币的投资,算一算的话非常值得的,这50万换回来1500万。

问:你对新技术一直很痴迷吗?

答:我是1994年学习Photoshop,我从1995年就开始用MAC,至今没有用过别的电脑。我弟弟是电脑奇才,他是香港第一代的电脑工程师,那个年代给他300块,他可以给人攒一台机器的。那个时候我就想,哇,我弟弟太厉害了,所以就开始学了。后来我有了自己的公司以后也是,九十年代初我买回来大概是香港的第一部交互式摄影控制系统(Motion Control System),但结果拍过两个广告而已,太早了些大家都还不熟悉这个东西。这是我在1999年在加拿大时我又看到国外展出的新型的有线摄影机Cable Camera,也很兴奋地买了回来,不过结果还是回到香港还没有摄影师会用。

问:你怎么看把片酬作为投资的这个“刘老板”商业模式。

答:我觉得我投这个肯定是公平合理的。比如《风暴》在面临追加投资的问题的时候,我觉得去和老板谈时最好的办法就是,我多投一块,你也多投一块,有的时候资金对于完成一部电影而言,是非常有意义的。但其实我自己正在学习如何小心谨慎地花钱,去算作为老板该算的帐,所以实际上,我的原则是一定在自己的掌控之下,如果超出这个范围那么就千万不要(把片酬作为资本投入电影)。

问:因为你的一系列投资,以及“新星”导演计划,很多人把你当作青年导演教父式的角色,但初出茅庐的电影青年总难免不切实际地心怀梦想,你如何做到挖掘出这些年轻人身上的商业潜质?

答:确实是每个来找我的年轻导演都在暗示我,他们是王家卫。但是你知道王家卫也是先拍了《旺角卡门》一部非常商业的电影之后才开始走更风格化的道路的。商业和低级一点关系都没有,而且对于一个导演商业意味着基本功的扎实,作为导演,你可以拍了很商业很卖座的作品对老板说,我不喜欢做的很商业,这是OK的,就像是可以永远考第一名时,偶尔说说自己其实不那么喜欢念书想要更丰富一点生活。所以很多新人导演说王家卫这样那样的时候,我会跟他们说,王家卫他随时可以拍一部戏让你非常明白,只是我不想让你那么明白而已。所以我们得从彼此都很明白的基础谈起,我也更信任做得到这点的年轻人。

但另外一个方面就是我不和年轻导演具体地讨论市场问题,我觉得对于一个本来是战战兢兢的新人导演,你跟他说市场其实他们是可能彻底晕掉的,摧毁他本来的对于那个故事的自信,所以我们总是要落得很直接,就简单明白说怎么拍一部好电影。只要说明白这一点,我就会小心翼翼去保护他的自信心,不断鼓励他就单纯地为了他的这个“梦”去努力就好了,别的全归我,完全不是他需要去费心的事情了。

问:所以你不会觉得商业和好电影、艺术价值之间存在矛盾?

答:把任何东西放在市场里,肯定是跟钱挂钩的,谁说艺术和钱没有关系,没有哪个艺术品不贵的。商业是好的,它可以养着艺术,我觉得千万不能是,等到没有了市场了,算算看最后还有几部几部艺术品,而是想办法把更多样话的作品,都变成能卖钱的东西。

而且恰恰商业是真正帮助到艺术的。比如对于那些拍了很多年的导演,你明明知道他有才华有梦想,他要坚持梦想和市场有距离的时候,那就要靠有能力的公司,用合理的良性的商业帮助他,哪怕是那些具有商业价值的演员去帮助他们慢慢去实现,比如说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也是要带着票房号召力的演员慢慢做到今天。

问:能谈谈为什么投资许鞍华导演的《桃姐》这部电影吗?

答:最早是2000年的时候,我请许鞍华到我的公司来坐,是专门请她来,我就说你是我佩服的导演,你拿一个剧本来,你想要一块我给你一块,你想要一百块我给你一百块,只要我有,我就想要你再拍电影。结果到了十年之后我们谈成了《桃姐》,她才解释为什么中间有十年那么长,是因为她自己不相信会有一个人真的这样,她怕我会左右她的作品。

《桃姐》之所以能找到我,其实也是当时许鞍华已经找了太多太多的投资人,但面对那个文艺片完全不能承受的拍摄价码,没有老板愿意做这件事,她才来我的公司就像试一试而已。但是我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下来,我当时问她,你说大概多少钱,给个数字,就拍吧。许鞍华说,刘老板,你知道我从来没有试过够钱去拍一部戏。这话听得我是真的是心痛的。当然我也求她了,找我演啊,我不要钱的,那样价码就大大降了。

问:从一个投资人的角度,你怎么看待现在的香港电影。

答:现在正是需要努力的时候吧。香港电影在80年代90年代曾经很好,有大量的明星出现,因为那时候港片的卖埠很好,大量的投资来自东南亚、台湾。但这个阶段并不长久,后来也是种种原因,比如电视台录像带等等抢占了电影的市场,从此就开始老是被谈及的港片的衰落。

现在就算是一个蛮好的时候。但是确实也很奇怪的是,从前香港习惯了为日本为马来西亚为台湾而拍一部电影,但是现在他们却反应过头,比如有人说为什么我们要为大陆去拍戏呢。在我看这是很奇怪的想法,世界已经到这个地步,你就必须去适应新的规则,而且谁说你不能拍好的香港电影,《寒战》、《无间道》、《桃姐》不都是地道的香港电影么?中国的市场不仅对港片意义重大,甚至是对于一个个体的演员,也是再好不过的机遇,最实际去讲,2000年之前香港演员中间除了成龙几乎没有赚到钱的艺人,我自己也是如此,每一年年底都要小心算算,时常还搞不定全年的财务平衡,这其实是很说明问题的。

问:你主演的电影《富春山居图》遭到很多批评,以至于还有人调侃说实在太烂而成经典,后来你也公开致歉,并且说是高估了自己的选片眼光。你如何看待这部作品的?

答:首先我觉得我跟导演是很要好的朋友,我不反对大家认为他的作品没有达到大家的要求,但我觉得我答应出演他的作品,那我就接受服从的角色,导演为什么叫“director”?因为导演就是我要你去我的方向,所以我选择做这个事情,那么我就跟着他去他的方向,这是我不后悔的。我也相信他作为一个成年人,花了那么多钱去做这个辛苦的事情,肯定不是用来自毁的,在他的脑里肯定也有一个梦想存在,我不应该去取代他来随便涂改这个梦想。当然中间是有很多矛盾,但我至今觉得我做了所有我应该去做的事情。我懂得会有很多粉丝、媒体,可能会去怪那样一部电影,这是我很不愿意看到的,我把自己的每一部电影都看作是自己的儿子,替它道歉的心情就像是家长给做错事的小孩去认错的心情。

【本文内容版权归纽约时报公司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翻译。阅读更多影视评论,请访问《纽约时报国际生活》 (http://cn.tmagazine.com) 。】

60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