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如何理解恶人的心情

风暴2

《风暴》有如其片名,疯狂、劲爆,过火的打斗,连环的爆破,不断升级的大场面,把同是安乐出品的《寒战》等影片甩在了背后,类型特征鲜明,看点足、卖点准确。

电影里的恶人胆大包天,胡军饰演的悍匪只为刺激好玩,吕良伟饰演的大佬纯粹是想发泄一把、报复社会,正是如此匪夷所思的犯罪动机,他们把香港搞了个天翻地覆,这只能叫做“疯狂”。

至于劲爆,刘德华把自己当成龙来用,楼梯大战的动作设计和镜头抖动看得人心惊胆战。怎么撞、怎么摔、怎么枪林弹雨都打不死,反派主角的林家栋也毫不逊色,激战之后还能做茶点,实在不是正常人。

所以,《风暴》是一部很硬的电影,该硬的地方很硬。不该硬的地方,它也硬着。片中有突如其来的硬煽情,比如小朋友的必然意外。林家栋与姚晨的感情戏也非常生硬,我理解编导想借助情感线来深化反派形象,然而,两个完全不像情侣也毫不来电的人物在那里扯什么“他爸爸在哪”、“我们结婚吧”之类,实在是要命的累赘,反而损伤了主线。甚至于前面说的疯与爆,有些人恐怕也觉得太硬:凭什么胡军突然没了,吕良伟突然跑将出来然后又戏剧地挂了。

一边交战、不忘交心的善恶之争,《风暴》显然受到了《盗火线》的影响。无论好人还是恶人,他们都被当做正常人来表现,有另外一层身份,而不是常见的脸谱化处理,厚此薄彼。至于活用卧底、线人等香港警匪片的金牌元素,观众显然非常熟悉。

《盗火线》里,帕西诺跟德尼罗斗个半天,一个把所有人生时间都用在了打击罪犯上,一个本可远走高飞却注定要走上穷途末路,最后两个人都输了。《风暴》隐约想复制这一点,然后又更进了一步。刘德华与林家栋的角色,他们本是同学,无奈一个当了好人,一个当了恶人——有如当年章国明的《点指兵兵》。结果,围绕身份的“交易互换”,包括前后呼应的车祸意外,《风暴》仿佛在说: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当一个警察不顾一切、无可抑制地要置罪犯于死地,他离罪恶的黑洞恐怕只有一步之遥。善恶的一线之隔,成为了《风暴》的最大看点。就像有人形容的,中环的爆炸有如人性的腐化,正义的坍陷,道德灰飞烟灭。

《风暴》制造了这样一个香港,街上布满摄像探头,有如天网。然而即便如此,法治社会和暴力机器的存在依然遭到挑衅。肆无忌惮的悍匪形象,完全是脱自上世纪90年代的张子强叶继欢。至于法治规章,如同《寒战》被人诟病的,实际上,电影并不相信这些。或许,《风暴》的结局还可以再放开一些,否则,刘德华的结局多少会让人想到《毒战》古天乐的注射死刑。本来已被模糊的善恶好坏,突然又被摆了一道。

看完电影,从胡军、吕良伟到林家栋,我一直在纠结一个问题:《风暴》里的恶人为何要这样。我发现,我无法理解他们的想法跟心情,大概真的是天生恶人难自弃吧。但事实上,恶人的心情,我们又怎么会理解呢?

至于电影的3D,我理解片方的用意,毕竟它是当下电影制作的潮流,同时在警匪片领域也没人尝试。然而,不是每一种类型片都需要做成3D。尤其是按照分析一路下来,《风暴》显然是要剖内心、挖深度的。这么开搞3D,反而暴露了技术短板,令人出戏。因此,也可以这么说,《风暴》在剧本的大方向上是对的,比《寒战》要强。但在制作的大方向上,包括CASTING的选择,它又是错误的,不比《寒战》的华丽包装。

【原载于南方都市报】

木卫二

专栏作家,影评人。《南方都市报》、《城市画报》等媒体供稿。华语电影传媒大奖评委,华语青年影像论坛选片人。参与编著《华语电影》系列丛书。

40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