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毒》:故事是生活的比喻

扫毒

《扫毒》是一部拍的很卖力的电影。可惜卖力不是质量指标。

很多人说它继承了八九十年代英雄片的血脉,但它学会的只是吴宇森林岭东的皮毛。

吴宇森的《英雄本色》,本质上是一个有关权力交替的故事,背叛基于权力,而忠诚则是对权力的藐视,小马哥与豪哥激荡人心的地方,并不在于双枪连射和衣裾飞扬的慢镜头,而在于,他们打败了见利忘义的对手,证明了自己的牛逼,但却并不是为了老大的位置。

吴宇森的《喋血双雄》之所以动人,在于小庄说的“这个江湖已经不再适合我们了,我们都太念旧”,它的悲壮来自于,两个惺惺相惜的大男人,用个人之力,用他们的忠义来对抗这个由利益主宰的世界。它是一种对古典时代逝去的喟叹,是对旧伦理被抛弃的哀歌。

简单来说,吴宇森的成功,在于他将那个人心不古的时代作为他电影中最大反派,而主人公潇酒,重义,千金散尽,伴着点燃的美钞微笑,拿起枪,向着那个利益薰心的世界开火,慨然赴死。说到底,吴宇森讲的是旧伦理在金钱时代的悲怆离场,只是用的是黑社会内斗和杀手的桥段。

英雄是为了反抗而存在的,他也许是我们对抗暴政的希望,也许是对抗道德堕落的勇者,也许是我们对抗庸俗生活的榜样,即使是《古惑仔》,无论陈浩南山鸡这帮人有多肤浅多混蛋多鸡贼,但他们在弱肉强食的黑帮生态中坚守了兄弟情,这种对趋利避害的反动,让他们超越凡俗,成为一代青年的偶像。

但《扫毒》这部影片完全反其道而行之,居然将戏眼设置为一个近乎为兄弟版“妈妈和老婆掉河里要救谁”的道德命题,活生生将一个阳刚味爆棚的戏种变成了娘炮味十足的基情四射。这种设定让他们最后义薄云天赴死的场景显得可笑,更让本片最大的反派卢海鹏死得太冤,因为没人向他解释三人对他的冲天仇怨。

快被业内捧为神棍的大神罗伯特·麦基曾说:故事是生活的比喻。那好的商业电影,也应能找到这个时代最有趣最动容的比喻,解析这个时代我们最深的困厄和恐惧,也能描绘我们最诚挚的冀望。无论它是现实主义,警匪枪战,还是古典宫廷,甚至是科幻。

从这个角度说,《英雄本色》《喋血双雄》做得相当不错,《扫毒》则全是找不到对手的胡乱扫射。

梅雪风

媒体人,曾经《看电影.午夜场》创刊主编,《电影世界》主编,现《大众电影》副主编。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