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风烈》:究竟是“男人装”还是“大牛逼”?

《西风烈》上映不久就在国内影评界掀起阵阵凄厉西风,这里选择了cinephilia作者队伍中两位持捧和锤不同观点的作者影评,图宾根木匠算是学院派影评人,而木卫二是目前国内最为知名的独立草根影评人。有趣的是,两篇影评的刊载媒体都在广州,《南方都市报》和《羊城晚报》。不管如何,影评总是一家之说,就看读者自己心目中取舍如何了。

《西风烈》:必奇•神马•男人装——作者:图宾根木匠 (南方网专稿)★★★★☆

看预告片,我认为这是一部《老无所依》式的杀手公路电影。
看过十五分钟后,我认为这是一部大陆山寨版的《不可饶恕》。
再看十五分钟后,我认为这是植入必奇的大型OTC广告。
再再看十五分钟后,我认为这是有关城管、拆迁和钉子户的《新闻调查》。
再再再看十五分钟后,我认为这是呼吁保护藏区野马的电影版公益广告。
最后,我终于明白了,《西风烈》什么都不是,就三个字:男人装。

当然,男人不是不能装,有诗为证:人靠衣裳马靠鞍,男人不装不好看,山楂树下装纯情,西风烈里扮硬汉。再说了,电影嘛,不就是男人在大银幕上装男人女人在大银幕上装女人或者男人在大银幕上装女人女人在大银幕上装男人以及男人女人都在大银幕上装怪兽怪兽在大银幕上装牛逼的游戏?翻开一部世界电影史,满纸写的无非是个“装”字。

《西风烈》里男人装的并不完美,夏雨、吴京还算本色,既不跌份,也谈不上太出彩;段奕宏比《我的团长我的团》里白净多了,整体感觉还不错;倪大爷的演技和角色设置都很扎紧,但脑袋上那顶美式西部牛仔帽过于刻意了,总让我有《断背山》的出戏感觉——对我这样一个三俗直男来说,如果断背者不是美型男,可想而知内心有多煎熬;比较雷人的是高导的御用演员张立,这位奥特曼先是来了场鲁智深掀房顶的戏(以后拆迁队都应学习此项技能),然后便是在紧张对峙时恰到好处的拉了场肚子好让倪大爷介绍并特写了必奇,然然后又对着身上那件爷爷留下来的从抗美援朝一直穿到今天的破毡子发了通忆苦思甜,然然然后,奥特曼便穿着这身金甲圣衣被打得口吐鲜血一命呜呼——看来是没电了。

不过结合片中那些处处隐藏的批判现实主义细节,奥特曼倒也不显突兀。连个人毛都找不到的地方,唯有“最牛钉子户”还在坚持;全城都拆迁了,段警官只问城管和拆迁队的去向;倪大爷驳斥昔日战友只一句“你全家都是领导”……我想,这已经足够了,电影院里东风呼啸了那么多年,好不容易西风烈了一回,虽然压不倒东风,但它蕴含的力量却不可限量。不管编剧兼导演高群书有没有这样考虑,反正你可以用一套反讽的逻辑自洽的把整部《西风烈》看完——照这个逻辑来看,荒无人烟的中国西部小镇上竖着的“必奇”广告牌顺理成章,穿金甲圣衣的奥特曼纵使没有消灭怪兽也死得重于泰山。

继续沿着批判现实主义的戏剧逻辑推演下去,偏执狂般的硬汉搏斗也可算是某种“不屈的抗争”吧!有诗为证:这个世界太黑暗,只好装X给你看,只要审查能通过,处处机锋藏心愿。

必须指出,装也有副作用:在男人们硬起来的同时,女人们却伪娘了下去。对余男来说,她的苦大仇深心狠手辣满腔痴情全都似是而非且莫衷一是,估摸着是爱上吴镇宇了?不过她的情感路线太诡异,说是女人心思也太牵强,只好算作伪娘。杨采妮阿姨则接过了苦情打胎的大陆女演员戏路,不远万里来到青海,只为保胎生子——这明显不是正常女人思路,看来也是一伪娘。再者,杨阿姨对余高妹说自己每年怀孕每年流产,My Lady Gaga!那还植入必奇干什么?还是植入毓婷吧,也算宣传了计划生育政策。

最后那场警署决战气势恢弘,吴蜀黍先是搞来了海量的炸药不停的营造梦境坍塌之感(顺便祝福下Selina和俞灏明),接着便不知从哪里调来了一群神马,以万夫不挡之勇猴在马肚子下闯进了警署(吴蜀黍还捎带着洗了个澡换了个发型),一时间,小马奔腾众声喧哗,人能死马不能死,低碳环保的理念被宣扬到了最高潮!

倪大爷那爆头一枪吊销了所有的善恶对决期待,打Boss的快感被反讽的黑恶趣味彻底扼杀,同样恶趣味的辅警吴京原地复活算是给解决他的编制问题留下了一缕曙光。当然,《西风烈》的叙事有很多不足之处,例如那场山洞戏,我原以为埋着马家军的什么宝藏机关,搞不好夏雨变身成印第安纳•琼斯余男变身成劳拉,但虚晃一枪后什么都没有,敢情这个山洞隐喻着女性子宫?算是后现代语境下全球化飘浮能指的一次反形而上学镜像话语的后结构主义意识形态批判吧。

总的来说,拍成这样,《西风烈》可谓是杀出了一条血路,在贵国电影大量弱智并粉饰现实的当下,《西风烈》用苦心积虑的空间营造开创了警匪片的艰难生存之道,片中的动作场景设计也比较成功的与大众文化接轨,堪称大陆第一部(准)类型片意义上的现代枪战动作片。跟电影比,《西风烈》有诸多不足;跟国产电影比,《西风烈》实属上品。

男人装吧装吧不是罪,对电影人而言,不论男女都要敢装会装并持之以恒的装下去才好,今天装硬汉,明天装领导,后天装流氓,大后天装李刚,装的越多,中国电影就越繁荣。正所谓:神马皆浮云,必奇非灵丹,男女都会装,电影才好看。

我擦!写了这么多诗,可以申请下届鲁迅文学奖了吧?

西风把牛逼吹大了——作者:木卫二(《羊城晚报》专稿)★★☆☆☆

未待上映,高群书在微博上高调宣称,他只接受《西风烈》的两种评价。一种是喜欢,一种是不喜欢。如此决然姿态,大有一刀两断、一干到底的意思,大爷不跟你们玩。有趣的是一帮朋友看过,真还出现了两种看法,一种是不喜欢,一种是非常不喜欢。无论怎么看,翻来倒去,横竖不是,当真喜欢不起来。

好在我对高群书本没有期望,《风声》基本是个意外,跟《千钧。一发》一样,“好到简直不像是高群书拍的”。《西风烈》把高群书的执导毛病和个人缺陷暴露无遗,一仗回到解放前,直接又降到了《东京审判》的低劣水平,幼稚可笑。这部电影里充满了自大狂的想象,到处都有“是男人就该怎样”的自负膨胀,耍酷摆破姿,无节制、不加筛选、脱离剧情的追逐打斗。这种荒谬的行为逻辑在结尾处的万马奔腾得到应验,那么浩大的排场居然只为反派一人倒挂马肚子上,瞒天过海。要不是频繁切到段奕宏的困惑表情,我真以为自己是在看《阿凡达》或是《狄仁杰》了。

想到高群书一人掌控编剧导演剪辑等大权,《西风烈》会鼓捣成这样也就不意外。周围极尽谄媚的夸赞,本该当做秋风过耳,他偏偏就信以为真了,老子天下第一,当下环境里没人敢玩。其实鼓吹硬汉、号称中国西部片,这跟《东京审判》的爱国捆绑没什么两样。我一直觉得,什么样类型片,好看与否,那从来就不是导演说了算。保不准,这边一帮人还觉得《西风烈》是一部满目创伤的灾难片。拿爱西部片、爱科恩兄弟说事的就更加可笑了,这分明是玷污了西部片,侮辱了科恩兄弟。

《西风烈》的最大问题在于动机不明,节奏失控,人物苍白,这没长脚的警匪故事根本就站不住。吴京为什么会突然发颠,冲段奕宏发无名火,这跟开头男人式的逞能是一道理么?夏雨摸了半天地道,整了一堆炸药,结果白费功夫,莫名其妙。吴镇宇怎么就手软起来,还一嘴的不杀警察,假仁假义,前面的爆炸排场不还是波澜壮阔来着——一人端掉警察局。如果帐篷伏击还能算合格,那整段山洞遭遇就是愚蠢至极,场面调度基本属于东放一枪,西打一棒。一会洞内一会洞外,一会杀手一会警察,然后它们彼此间都是断裂的,联系不上来。谁追谁,谁打谁,完全搞不清楚。更要命的是屡次三番来个高处大全景,一览众山小,弄不懂这导演到底想干嘛,要跑山顶吹西北风也不带这样的,搞飞机玩航拍还上了瘾。

差点忘了糟糕之至的配乐,好生刺耳,冤魂不散。突然蹦出个崔健80年代的理想主义,红旗还在飘。一会来段懒洋洋的厌倦女声,其余时候磨洋工过活。这简直太不像话了,不是想一干到底么?直接抄日本人、抄正宗西部片的也不会沦落到现在这样。有心思植入广告,倒不舍得买点音乐版权。

所以,高群书也就这样了,真是玩到底了——不过是一泻到底,泻得干干净净。最需要用必奇的不会是观众,不会是别人,而是他自己。那白茫茫的雪花,落得西部的大地真干净,真干净。

链接阅读:
警匪片和《西风烈》(magasa大仔从好莱坞的警匪片传统和影史扫盲角度帮助理解分析《西风烈》!)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第一品牌。

215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