戛纳国际电影节主席吉尔-雅格布专访

p17107465-1

“事实上我们什么都不是,只是在某个特点时期代表了一个文化事件”

吉尔-雅格布,影评家、作家、制片、导演⋯⋯但最为人们熟悉的,还是戛纳国际电影节主席的头衔——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大最有影响力的艺术盛会的核心和灵魂人物。雅格布原籍犹太,1930年6月22日出生于巴黎。父亲服役炮兵团担任团长,战争中被捕押往德国监狱。为躲避纳粹母亲带领他和兄弟在二战初期南下尼斯。年幼的雅格布在法国抵抗分子帮助下,整个战争期间匿藏在一家教会内,并在一次盖世太保的搜捕中,躲在簧风琴后幸免厄运。战争结束后,回到巴黎的吉尔-雅格布和克劳德-夏布洛尔成为高中同学,经常出入影院和电影资料馆。1949年还是学生,他就创办了一家名为 “Raccords”的电影刊物,成为最早发表特吕弗影评文章的杂志之一。大学毕业后,雅格布首先在家族企业中担任要职,但是对电影的热爱让他终于拿起笔。

1964年作为影评人第一次踏上戛纳电影节。1975年因为对电影《O 的故事》的严厉抨击,被力挺影片的《快报express》杂志老板辞退,1976年雅格布开始为戛纳电影节工作,并于1977年被正式任命为电影节总监,2001年成为电影节主席。

雅格布在戛纳建立了一种关注、金摄像机奖、电影基石、大师讲座等一系列影展单元,还重新拓展电影市场,并和法国加台协议,独家转播电影节开闭幕仪式典礼和其它重要活动; 和国际大赞助商合作,争取到戛纳影展一半预算,经济上获得足够资金进而维护艺术独立。

上海国际电影节召开之际,这位国际第一大电影节的掌门人接受新浪独家专访。经过风吹浪打,如今早已处世不惊、泰然自若的雅格布,面对记者谈到主持一个大型国际影展的必备品质,需要深刻了解电影历史,体质好,语言好,同时处世冷静,尤其是面对权力淡然理智。他以亲历讲述自己理解中的国际电影节,回顾戛纳电影节发展历程和未来发展方向。

对于吉尔-雅格布而言,戛纳电影节是他倾诉对电影热情的大舞台。他是工作狂,在对电影的纯粹热爱中生活着。他又低调严谨,对自己掌握的巨大权力看得无比清楚。站在这个几乎可以改变许多电影人命运、并且带来巨大市场商机的位置上,和国际明星、电影巨头打交道也是家常便饭,他淡然而清醒,  “事实上,我们什么都不是,只是在某个特点时期代表了一个文化事件,是这个事件本身很重要,仅此而已。”

采访手记

在电影节媒体负责人陪同下,记者准时到达雅格布主席位于巴黎总部的办公室。他匆匆整理堆在桌上的文件腾出空间。电影节上,媒体镜头下他总是一副严谨,甚至当昆汀-塔伦蒂诺接受采访说起雅格布时,都坦言胆怯。可是一旦走近,却感受到这是一个温和,体贴和绅士的法国老人。 因为还有其它工作安排,他开场即主动询问采访时间是否会够,并表示会尽量提高说话语速。甚至采访严重超时,他也没有任何不耐烦和激烈的表现。 在最后被邀求照相时,他欣然应许,坐在位置上,努力的面对镜头微笑,让你不忍继续滥用他的绅士风度。

一次成功的采访,就是这样,即让你采集信息,收获真相,对工作和人生有所启发感悟,同时还完全被被采访者的人格魅力倾倒。

戛纳电影节的独立三部曲: 从政治独立、艺术独立到经济独立

【请您先介绍一下戛纳电影节的组织结构和运行机构?】

戛纳电影节到今天已经是位64岁的老夫人了,却从来没有经历过像今天这样全世界范围内的成功。最初建立,是因为欧洲唯一的一个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太政治化了,它成为莫索里尼和法西斯的宣传机器。美英这样的国家希望可以看到一个独立电影节,这一声音被法国高层听到。不过,1939年最初计划的第一届,由于战争爆发而流产,要等到45、46年才重新举办。需要了解的是,最初办电影节的时候很困难,因为还没有树立起权威,也没有财力,没有电影宫。那时战争刚结束,什么都没有,没有纸张,没有电,没有油墨,一切都是循序渐进的结果。戛纳有了声誉,但这至少用去了二、三十年的时间。

不过有了国际声誉,还没有赢得自己的独立。因为最初是各个国家选送影片参加电影节的,这一直持续到1972年。有些导演是政府的宠儿,但作品不一定就是最优秀的。1968年五月革命在法国和其它国家都掀起震荡,之后法国创建了导演协会,戛纳导演双周等,一点点,争取到了外交独立,接着还需要为艺术独立而努力,也就是将一个对电影美学和历史了解、 有能力在全世界范围内选出最优秀影片的人放到负责人的位置上。

最后一步,还需要争取经济独立。这是从80年代,90年代和2000年一步步开始的。我决定从三个方面管理电影节,第一是电影节的市场,一个没有市场、没有交易的电影节,就没有可能帮助那些电影被售出。因此这虽然是一个文化节,但还远远不够,电影是一个工业,它需要金钱来获得自主赞助,电影市场的作用就在这里。之后, 我拓展到电视领域,以便让电影节可以进入到小山村这样的僻远地方,或者走到国外。最后一个是赞助商,大的赞助商俱乐部,以获得足够资金举办文化活动。

电影节复杂的管理,循序渐进的工作程序

【戛纳电影节的工作人员辛苦一年,就是为了五月份的十二天可以顺利进行。一年当中,电影节的工作筹备究竟是怎样的程序,任务又是如何分配的呢?】

电影节组委会常设工作人员是20个,电影节的每个部门都有一个常设代表。然后根据一年中不同时间段和月份又会变化,从每年一月份开始,队伍迅速壮大,先是30人、40人,50人,一直到电影节开幕前筹备阶段的80人左右,每个部门的负责人都已经到位,还有相关工作人员,在戛纳电影节期间总共则有1400名工作人员。这其中包括了放映员、安全负责人员和门卫等各种职能的工作人员。他们都是一年中三周时间受雇于电影节,为我们工作。

【突然间有如此众多的工作人员,管理工作容易吗?】

不,很不容易。幸运的是,大家都爱电影。工作人员的薪酬很低,因为是以公共机构的标准支付薪酬。但是他们热爱电影,每年戛纳召开之际,休假来这里工作三周时间。对我们来说,这几乎是义务劳动,每年差不多都是同样的人回到同样的岗位。他们预先安排好时间,因为喜欢这份工作,喜欢这样一个大家都在说电影,都生活在电影中的百分之百的电影氛围。这实在很特殊。

【哪怕是有近乎义务的工作人员,我听说电影节的最大开销还是员工工资费用?】

是的,当然,需要支付所有这些人,当你拥用这样一个庞大的工作队伍,这很正常。他们的工作非常辛苦,没有周末,不分白昼黑夜,清晨一大早,或者晚上到深夜。幸好这只是12天,因为我们不可能全年都如此工作,太辛苦了。

一个合格的国际电影节负责人应该具备许多品质

【四十多年的戛纳经验,在您看来,怎样才算作一个真正合格的国际电影节负责人?】

对于电影节负责人来说,最正常的成长过程是,先是电影迷,然后开始在网上写影评,接着成为影评记者,然后成为电影历史学家,最后成为电影节主席,如果你不是总负责,也该是选片委员会成员之一。从本质上讲这些都是一个职业,是在对电影做评估。当你是记者时,你对读者或者网民推荐这周应该看得电影,影展主席则告诉你一年中应该看的作品。这是一个有关权衡和平衡的工作,也就是说在某某影片和某某影片间,应该倾向那部。

【电影节主席的个人魅力和电影节的成功,有着重要联系吗?】

如果电影节主席拥有个人魅力,就最好了。

【但如果电影节主席仅对电影了解,却不善长组织管理,电影节的成功似乎也难保证?】

这里你说到的其实是领导一个国际电影节,负责人应该具备哪些优秀品质。这就太多了,首先是要有一个开放的精神,勤奋工作; 还要能够展示那些也许从个人角度并不喜欢、但是可能给电影节制造高潮的作品; 需要会说几国外语,同时体质很好,因为要熬夜,还会有很多旅行,是很辛苦的工作。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懂得保持冷静。有时侯我们会受到批评指责,哪怕并不总是公平的,也要保持冷静,不要去回应,最大可能的清醒。

还要有能力评估电影价值,这就要对电影有深厚的了解,但还不仅止于电影本身,还包括绘画、音乐、文学等其它艺术,这些都是必须的。在所有这些之上,要有能力领导一支团队,分配给手下工作并且检验工作,同时要鼓励他们,工作很不容易,时刻能够站在他们的角度上,想到会有困难, 然后去帮助他们。

最后是管理能力,因为你可能有一个很好的电影节总监,像其他影评人一样,知道选出好的作品,但是没有能力管理好一个1500人的队伍,一个2000万欧元的预算,这些钱很快就可以花光,像流水一样。对花费的预算,我们面对监管政府是有责任的。

当年我被选中担任总监,一方面因为我是一个心态比较平衡的影评人,这不是我自己说的,是那些推荐我的人说,我没有小团体的狭隘想法, 也不会厚此薄比。其次,因为我曾在私人企业工作过,我发展了企业,启用我的人认为我也同样有能力发展戛纳影展。但是他们并不确信,没有人知道究竟会发生什么?我来到戛纳后,不断的思考,不断的工作,不端考虑未来可能的趋势,因为你需要对未来有预见性,想到可能出现的错误,才能提前做好准备避免问题,从电影节利益出发保证一切顺利进行。这些都是需要的优秀品质,当然你不可能全部具备。而且,还要懂得和媒体接触,会发表演讲,接待全世界的宾客。

站在高高的红地毯上,面对无数明星,雅格布说: “ 其实我这时考虑最多的问题是, 首映典礼是否能够准时放映?”

【人们看到的您总是平静地站在红地毯高处,仿佛是电影节的一个镇心丸。事实上,管理这样一个电影节,背后也隐藏了很多焦虑和紧张?】

是的 。甚至每天晚上我站在红地毯台阶上,人们会琢磨,他高高站在那里接待明星们的到来,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呢。其实我这时考虑最多的问题是, 首映典礼是否能够准时放映?对戛纳电影节而言,准时非常重要。我们非常重视这一点,有时侯没有办法,因为电影节期间交通很不方便,经常会堵车。这些看起来微不足道的焦虑,实际上总有的。

【但是人们从你的表情上一点看不出来?您一脸平静。】

因为需要展示好的形象,让大家感觉一切都很正常,留下一个好的印象。但实际上我们却非常紧张。

【我在一部有关您的纪录片中看到一个画面, 在高高的红地毯上,您拿着照相机为明星们拍照,这个画面很少见。】

是的,很罕见。我这样做是因为那时在准备一本图片书 (注: 书名《livre d’or》 ,法国出版社: Seuil)。事实上,我的这本图片册包含了许多内容,风景、身处戛纳但和电影没有任何关系的人们、还有像摄影师在巴黎街头偷拍的那些行人,当然,我不是一位名家摄影师,但是这样做觉到很有意思。我知道要出版这部作品,还需要有明星图片,于是我将两种类型混合到一起,不过希望明星占得比例尽可能的少,而更多的是那些建筑景观和街头的普通人。正是为此,我拍了一些图片。不过我的角色不是拍照片,而是迎接来自世界各地的宾客。我也许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这样拍摄明星,同时又自觉吃惊、有趣可以这样去拍的人了。(笑)

掌握重权,对权力却有着惊人的清醒: 你拥有的权力越大,越要学会谦虚和低调。因为权力是一个危险事物 ,它总是以对权力的滥用终结。

【法国著名制片阿兰-萨德在一次接受采访中,将您称做睿智的人。因为总是和国际明星、大制片公司老板打交道,并不容易清醒把握自己?】

就象记者会采访我们,我们不是明星,那是因为我们掌握电影节话语权,解释电影节的运作,就象我今天和你做的事情。绝不因为这样,我就自以为是真相或者权力的掌握者。你拥有的权力越大,越要学会谦虚和低调。因为权力是一个危险事物 ,它总是以对权力的滥用终结。戛纳一定要保持对这一点的斗争,这是我本人始终坚持去做的。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我可以在这个岗位上做这么久的工作,因为我将工作作为我的庇护所。所以我的最好建议是,做到最优秀的职业水准。是的,人们会评价我,他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他太有野心,他没有耐心,它总是很急,他的脾气不好,等等,但是大家都承认他努力工作了。当你努力工作,就会有成绩,这是我可以给人的唯一建议。

【正是对权力有如此清醒的认识,让您做人始终如此低调?】

这是对权力的一种反思。权力并不能让人低调,反之它让人充满野心和欲望。看看周围的政治家,如同现在制造了世界关注的话题,如果真像大家说得那样,只能证明这个人简直疯了(注: 指原世界货币基金组织主席法国人坎恩丑闻)。我不想具体到细节,但是想说的是,权力有时让人产生幻觉,以为可以超越法律和规定。这不应该,我们是和大家一样的男人女人,应该不惜一切代价注意不要陷入野心、肤浅和滥用权力当中,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建议。因为事实上,我们什么都不是,在某个特点时期,我们代表了一个文化事件,是这个事件本身很重要,仅此而已。如果明天你不在这一岗位上了,就象电视节目主持人,一切就都结束了,人们不再知道这是谁,街上的人也不再认识他。应该始终想到这一点,对我来说只有艺术家最重要,无论是舞蹈家,绘画家,音乐家,建筑师⋯⋯ 最广义的意义上,我们还可以说一个政治艺术家、律师艺术家,还可以是一个建筑师艺术家,艺术存在于所有的职业当中。重要的是要有一个高远的视野,懂得超越普通工作。比如说对于戛纳电影节,需要预测若干年后可能会出现的变化,现在就未雨绸缪,保证到时一切顺利无误。

戛纳电影节管理成功的关键 : 每个职位上都有称职的人。每个人都很了解自己的工作,清楚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戛纳电影节的选片看片,您还会亲自参与吗?】

这些都要花费巨大的时间,我再没有时间去做这些,因为还有很多其它工作。一个人是做不了的,没有一个电影节可以这样,至少需要两个人,甚至三个人,因为还有许多行政管理、财务税收,以及人事等,都需要大量时间。因此,我们的工作被分成几个部分,首先是纯粹意义上的选片,它涉及到所有的电影管理,包括入选和没有入选的影片,接下来是所有的组织和联系工作,和戛纳市府、当地大区的关系、和政府、公众、国家影视中心的关系,和重要制片人、外国代表团、记者、合作伙伴的关系,等等,都是很繁重的工作。

【戛纳电影节的组织管理如此复杂,是如何保证一切能够顺利进行,不出大的差错和漏洞?成功的关键点是什么?】

我告诉你,这一切成功的关键是每个职位上都有称职的人,就象你可以想像的出,他们数量众多,但是每个人都很了解自己的工作,清楚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因为你没有时间去验查,如果一个人出了差错,忘记了该做的事,请帖没有按要求到位,这就完了。因为你重新告诉他该如何做的时间,就已经太晚了。你需要对这个你亲自组建培养,赋予动力和热情的队伍以信任,每个人都有自己恰当的位置,把工作做到最好。这一点很重要。

【1976年 您担任电影节总监助理,1977年正式被任命为电影节总监, 今天我们看到的戛纳,几乎都留下您上任后打造的痕迹。在每一次大的举措前,你是如何筹备和运作的?】

就职后,我开始考虑一个重要的问题: 那就是慢慢的,那些著名导演都在走向退休,隐居,生病,去世,消失,需要新一带导演代替他们。从1978年到2000年,甚至直到今天,我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出自一样的逻辑。针对第一部新人作品的”金摄像机奖”、奖励具有创新天才的年轻导演的 “一种关注”单元、 “电影基石”和 “电影创作公寓”注重剧本创作, “电影工作间”帮助电影制作后期出现经济困难的项目找到合作⋯⋯所有这些活动都出自一个动机,结果很令人满意。譬如说电影基石单元,60%到70%从这里开始制作第一部作品的人,从此开始了职业生涯。这个比例很大了,证明我们的做法很成功。

稳中求变: 只有在时间下的稳定才可能打造完美。戛纳发展是循序渐进的改革调整,而不是单纯的为了变化而变化

【您认为自己是怎样的领导,事无巨细事必亲恭还是放开手脚对下属以全部自由?】

两者兼有。所有的部门都可以找到我这里,大门总是敞开的。会有人跟我说哪方面还可以改进并给出建议,同时,当我们决定了一件事,就一定要坚定的去执行,不再更改。

【昆汀-塔伦蒂诺在接受采访时说,对您深怀感情,不过他还提到对您非常敬畏,甚至害怕。怎样解释您周围的人都或多或少对您心存胆怯?】

(笑)是的,这首先大概因为天生我的外表看起来就比较冷,就象评论家形容我像英国文人笔下那些人物般僵硬。我的父亲来自法国东部,母亲是巴黎人,因此我不是那种容易激动的人,我也不习惯,我想我属于那种比较低调含蓄的人,我不想让大家害怕,只是想尽可能的保持专业态度。很多人可以向我请求各种帮助,可能的话我总是很高兴去帮助他们。 出于天性的含蓄,这是我性格一部分,也许不好,也许让人胆怯。 塔伦蒂诺(大笑),他这样说我一点不吃惊,(他和您的性格正好相反?)是的,他和我脾气相反,但实际上我们是非常好的朋友,我想这还出于一种彼此的尊重,因为我对他也佩服。当他说到害怕,其实换一种表达,这也包含了一种尊敬。

【曾经听过您在不同场合的演讲,印象很深,因为形式上,演讲用语是今天已经不常见的非常严谨优雅的传统表述,但是内容却非常现代,和今天的电影时事紧密相连。这是否也代表了戛纳电影节的发展风格?】

至少,这是我尝试着带给电影节的风格。在我之后,就是别人的决定自由了。你知道吗,这些演讲稿,都不是临场发挥,我花费了很多精力,所有的演讲稿都是我自己写的。我打很多遍草稿,然后让他们沉淀,就象我写书的程序一样,也就是写完第一遍后,放到一边让它沉淀,几天之后再重新看过,就象今年这一届,我做了三个演讲,有对贝尔蒙多致敬,还有开幕式上对贝托鲁奇致敬,演讲词我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开始动手写。当然我不只做这一件事。然后我把讲稿放到一边,隔一段时间后拿出来看并修改,然后又放到一边,过后再重复修改,这是一个很精心的工作。

【戛纳每年保持着自己的传统,但也会根据电影时事演变加入一些新内容,但是相比柏林或者威尼斯,它前进的步伐和变化似乎更稳定更谨慎?】

在法国我们很幸运, 政治决策者们认识到,只有在时间下的稳定才可能打造完美。因为有的电影节对主席的任期为四年,第一年你尝试着理解一些东西,第二、第三年你开始展开工作,第四年你想的问题就只是续任。因此,四年中两年的时间都可谓浪费了,这很不好。除非你犯了严重错误,被惩罚离开,否则当你对自己工作确定的时候,你有条件循序渐进的改革调整,修正应该的地方,而不是单纯的为了该变而该变。我们所有的变化都是深思熟虑的结果。你知道电影节就象一艘无比巨大的航船在海上行使,不可能像开汽车一样打方向盘,如果你像改变大船的方向,需要几百公里前就开始准备,调整幅度也很小。如果想汽车那样急打转盘,船很有可能就沉了。这可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未来发展策略: 继续坚持已有的成绩,尽可能的做到最优秀

【您是戛纳电影节这艘大船的船长,对于电影节未来的发展方向和策略,您的考虑是什么?】

继续坚持已有的成绩,尽可能的做到最优秀。当你对电影节做修正的时候,一定要确认它是朝着好的方向,比如,我们改善了所有的技术层面,就放映技术而言,我们最早过渡到数字放映。放映大厅的音响效果可谓趋于完美,那些导演们说他们在戛纳放映厅里听到的音效,在其它任何放映厅里都找不到。我们逐渐达到这一效果,当某一刻已经很完美的时候,就应该知道停下来,不再做任何变动,除非又有了更高的技术更新。

此外还有对各种参加电影节人士的接待工作,我们培训所有的工作人员,除却语言外, 还要求大家都微笑,尽可能的回答电影节人的要求提问,帮助找到解决办法。因为对初来戛纳的电影人,要找到每个地方并不容易。无数的小细节都需要不断改善,但都要以良好的动机做始。

【您为戛纳做了无数贡献,几乎已经融入电影节本身,这些年来您最引以为豪的成绩是什么?】

就是我刚才已经提到过的,就是在各种措施上的连贯和逻辑性,以帮助那些年轻的导演,帮助新导演赢得时间和信誉,这是最让我感动的地方。

(发自巴黎 |删减版请见《南方周末》| 编辑:张宇婷)

刘敏
刘敏

旅法记者,影评人,曾为《电影世界》驻法记者;十多年来,协助新浪娱乐报道欧洲三大电影节及其它重要影展,并受邀为《南方周末》,《周末画报》、《北青报》和《大众电影》等众多国内媒体撰写影评、电影节和文化报道。凭借在法国积累的多年经验人脉,近年来还致力于电影制作和宣传发行工作。

153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