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电影《她》幕后花絮——主创团队采访节选(作者:Jesse David Fox & Jason Schwartzman)

p2161272129
来源:http://www.vulture.com/2014/01/everything-you-wanted-to-know-about-spike-jonze-her.html
作者:Jesse David Fox 和 Jason Schwartzman
译者:希德维尔维特 | 校对:龙猫公子

自斯派克-琼斯(Spike Jonze)的新作《她》(Her)在去年秋天举行的纽约电影节首映以来,片中对未来景象的巧妙描绘便受到了一众影评人的交口称赞。现在随着电影在美国本土公映(而且有望在奥斯卡提名礼上荣获多次提名),我们知道观众一定对电影幕后制作充满了好奇,于是我们从几篇对琼斯与其制作团队的采访中摘取其中关于幕后制作的段落,带大家一同看看片中的仿真电玩,高腰裤以及被剔除的蓝色调等等都是怎么构思出来的。希望诸君在热切等待人工智能的男女朋友被发明出来的这段时间里,能够借此文章消磨一些时间。(作真挚祈祷状)

【有关片中的电玩】

导演斯派克-琼斯在接受Fast Company的采访时说道:
“我特别钟爱这个创意,以致于我每次写到电玩这部分的时候都会过度构思,这个游戏背后其实有着非常复杂的设定。游戏大概讲得是在外星侵略者的精神世界中冒险。我甚至都有点想要把这个游戏制作出来了,因为我已经创作出了这个游戏整个的基本架构。”

设计师K.K-巴雷特(K.K Barrett)在接受L.A.Times采访时说道:
“斯派克画了一张外星小孩的概念简图,然后我们构思出了一个造型简单,外形圆润的小外星人的形象,然后聘请了一位动画师来完成后续工作。斯派克甚至亲自为它配了音。我们在这个小形象的设计上下的功夫可能是最大的了,但因为这个设定充满了喜剧色彩,所以我们在设计过程中感觉很愉快,没什么困难。最后创造出了这样一个有点粗鲁,满口脏话的小外星生物生物。我们在这部分的设计上随性发挥了一下。”

【关于片中的服装】

服装设计师凯西-斯托姆(Casey Storm)在接受Vulture的采访时说道:
“我们不想一谈到未来就搞出些奇形怪状的帽子或者夸张的垫饰什么的。”斯托姆是长期与琼斯、设计师巴雷特、纽约著名潮店Opening Ceremony联合创始人温贝托-梁(Humberto Leon)合作的服装设计师,这次继续负责本片的服装设计工作。“在讨论片中未来世界的设计原则时,我们决定可能做减法比做加法的效果更好。因为当你增加一些不符合时代的东西进去时,观众容易因它们而分散注意力。所以按照这个原则,我们在服装上面有这样几点要求:不能有牛仔裤,不能有棒球帽,也没有领带和皮带。我们甚至抹掉了所有商标。 虽然讲不出具体原因,但我认为这样的设定的确烘托出了一个独特的世界。”

斯托姆在首映式上接受采访时说道:
“我也不清楚我们怎么想出高腰裤这个设定的。但值得注意的是,斯派克在创作主角的时候,他脑海中参考的人物是西奥多-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总统。”

斯托姆在接受L.A.Times采访时说道:
“我想许多科幻片在这方面的逻辑都是,科技对生活的逐渐侵蚀造成了距离感。因为这份距离感我们失去了某种温暖而转变成高科技般的冰冷。而这种冰冷感在服装上的表现可能会是黑色啊,银色啊,白色或者蓝色这样的冷色调。我想传统思路大概如此。但我们意识到的,人们是会自主选择服装样式的,因此服装会变得相当个人化。那么在设计服装时,我们就要考虑到‘个人定做’这个概念。如果世界本身就充满冰冷的距离感,那么人们在服装上会更向往怎样的风格呢?我想,许多人反而会选择暖色调,质地舒服的衣物。”

有媒体表示,片中的服装风格很接近30年代,对此斯托姆解释道:“具体原因我不是十分清楚,但服装设计领域在20世纪30年代可以说出现了一个断层。在我的工作生涯中,没有人会说‘想要20世纪30年代的风格。’普遍都是20年代,40年代,50年代,一直到80年代。但却没有30年代。我想可能和这一段时期夹在经济大萧条和二战之间有关吧。人们对这一段历史并不十分熟悉,进而造成了30年代的身份缺失感。而把这个时期的身份缺失感作为未来服装设计的参考就变得十分有趣。片中有很多这样的设计,甚至主人公的名字都是西奥多(同当时总统名字),带有一种早期美国的感觉。”

【有关设计未来的洛杉矶城】

巴雷特在接受Curbed采访时说道:
“我们把各种喜欢的建筑混合在一起,上海浦东有着许多绝佳的视觉景观,在中国取景丝毫不影响影片的整体效果。因为我们是有选择地将各个城市的一部分筛选出来,去掉不想要的,组成一个新的世界。”

【关于色调上蓝色的缺失】

HitFix对摄影师霍伊特·范·霍特玛(Hoyte Van Hoytema)的采访报道:
“凡-霍特玛表示他特别注重筛选掉片中的蓝色。并不是因为他个人在颜色上的喜好,而是他认为有意识地限制一种主要颜色,对电影的丰富性与整体性有着积极作用。他如此解释:‘想要一切看起来十分温馨很容易,但到底温馨的本质是什么,这不仅仅关乎营造暖色调,更关乎颜色是否具有独特的存在感。’”

【关于坚宝果汁对影片灵感的影响】

琼斯在接受The Wall Street Journal采访时说道:
“我始终清楚我想要的是一部温馨而色彩纷繁的作品。在我开始创作剧本前,我就写了许多创意小便条,其中一张就写着“坚宝果汁”(Jamba Juice)。当然了,我认为我们的电影比坚宝果汁更美丽,但坚宝果汁那种缤纷的色彩与纯净感确实是创作灵感的一个起点。

巴雷特在接受L.A.Times采访时说道:
“便利,健康,一切都唾手可得。这就是我们所想要创造的世界。”

【关于特写镜头】

霍特玛在接受L.A.Times的采访时说道:
“尽管我也想要说这是艺术上的决定,但其实更多是因为电影本身的限制。萨曼莎(Samantha)在片中只有声音,画面中只出现杰昆(Joaquin Phoenix)的身影就容易显得过于单调,所以我们只能依赖于杰昆的的面部表演来营造出二人世界的感觉。观众与主人公西奥多在情感上的共鸣对于这部影片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我们也曾尝试拉开一点距离,但效果并不好,因为我们会失去了那种亲密感。”

【关于片中汽车的缺失】

巴雷特在接受L.A.Times的采访时说道:
“片中车很少的一部分原因是我们不愿拍摄街景,因为街景很容易被辨识出来,从而被观众在时间上定位出来。即便这样的时间定位是在未来也是我们不愿看到的。另一方面,如果影片中涉及到车辆,观众会很容易分散注意,期待未来的汽车会有怎样令人惊奇的变化等等。我们用火车与步行道避免了汽车的使用,而且效果不错。因为汽车相对于公共交通来说更增添了人与人之间的隔阂。而整部影片讲的是人与人的交流与关系的。”

【关于片中没有键盘的电脑】

巴雷特在接受L.A.Times的采访时说道:
“我经常觉得例如《星际迷航》(Star Trek)这样的科幻剧集中,到处都是按钮和指示灯的电脑感到很可笑。这非常的不合理。因为在科技发达的未来,人与电脑的关系本应该更加直接才对。另外,如果片中用到了键盘,也容易暴露时间背景。”

【关于萨曼莎的实体版本】

接受L.A.Times(以下简称LA)关于剪辑师艾里克-赞布伦南(Eric Zumbrunnen,以下简称EZ)的采访:
“LA:我听说电影原先雇佣了一位女演员来扮演西奥多想象中的或者是真实看见的萨曼莎的。
EZ:是的。之前确实有过这样的版本。但那个版本中,我们只展现女演员的背影,或者让身影同背景一同虚化,或者是摄像机跟踪她移动。她的脸不会被拍出来。这个创意是营造西奥多想象中的萨曼莎,一个不能真实看到也不能触摸到的人。
LA:后来这个想法为什么被摒弃了?
EZ:在剪辑的时候,我们曾在这个想法上进行了许多尝试,也非常有意思。但到了后来,大家都感觉还是不希望看到萨曼莎有真实存在的躯体。这样一来,电影会显得更加精炼。观众自行想象萨曼莎的样貌效果也会更好,所以后来我们把这部分剪掉了。”

【关于Arcade Fire乐队创作的配乐】

琼斯接受IndieWire的采访时说道:
“我一开始想找作曲家来谱写配乐。我当时对人选和配乐大体风格已经有一些个想法。其中的一条就是不要电子乐,但又要有电子的感觉,不是用来凸显科技感而是强调我们生活的快节奏。
我想要的是一种宁静而铮铮向荣的电子感。我知道这是一个爱情故事,所以我也想让配乐情感简单而强烈,单纯而不需要夹杂任何思想性的东西。配乐得表达出一份孤独,一份浪漫,一份痛苦,是女主人公的痛苦,是她的爱以及她的失落等等——这是一个讲爱情的故事或者进一步说是一个讲人与人关系的故事。

我曾同温 (Win Butler,Arcade Fire乐队主创成员之一)谈过这些,而他对电影配乐的认识要比我深刻的多。我会给他发些参考,他会相应地反馈一些作品回来,这样来回反复。随着合作的深入,我越发感觉‘这家伙绝对是我最喜欢的音乐家之一了,我们对音乐的感觉很有共鸣,他也能够非常坦诚地将他心中的感受谱写成音乐。’他的音乐在感情上是如此直接而带有影响性。我当时觉得,就是它了。”

【关于片中萨曼莎的歌】

琼斯在接受Vulture的采访时说道:
“这场戏我想要达到两个效果:首先是表现出他们之间的情感联系,其次我还想再其中加入由于她在心智上的成长而带来的某种隐隐的张力。后来正是由于女主人公的这种成长导致了两人的分离。但最后我们决定将这两部分分开,把第二条发展放在接下来与卡特琳娜(Catalina)四人约会的场景里,萨曼莎发表的关于肉体缺失的谈话当中去。我意识到我可能在一场戏中尝试了过多的东西,既要表现联系又要表现分离。当问题被发现,就容易解决了。我后来的想法是让这首歌作为他们两人在一起的一张心灵照片。因为改变了思路,所以我们重新创作了那段配乐。之前Arcade Fire乐队创作的歌主题偏阴暗,更偏向与探讨真实的客观性等等。最后这首感情充沛的歌作为两人甜蜜时光的心灵照片,这个简单的手法成为了当时的一个突破。

【关于数字拍摄】

霍特玛在接受ICG的采访时说道:
“我喜欢胶片的一切,我知道我能达到什么效果,怎样的质感,怎样的情感体验。但我们在拍摄室内夜景还是单独使用了数字摄影机,因为窗外城市的灯光太亮了而我们又不想花太多时间进行调整,而用艾丽莎摄影机(Arri Alexa,德国数字摄像机)允许我们在室内灵活低照度拍摄。”

【关于片中的手机】

New York Profile对琼斯的采访报道:
“手机的外观是琼斯和设计师巴雷特在参观洛杉矶一家古董店时,受里面的复古打火机启发而设计出来的。”

【关于代写邮件公司】

琼斯在接受The Wall Street Journal采访时这样说道:
“大多数时候,你有了一个创意,然后你努力思考进一步丰富这个创意。但代写邮件的想法并不是这样来的。这是在我分析这个创意时,我意识到西奥多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是人工智能的操作系统:他通过某种方式协助者他人的生活。同时这个创意也很有幽默感,因为想到这些人竟会将如此亲密的行为外包给别人代办。”

【关于史蒂芬•索德伯格的协助】

琼斯在接受New York采访时说道:
“他在一个周四拿到这部电影的初剪版,然后在24小时之内,从原来的两个半小时精剪到九十分钟。我们当时对他的基本要求就是:‘大胆彻底一点,给我们个惊喜。’后来的效果好极了。他说:‘我并不是说电影就该这么剪,我只不过指出了一些值得思考的地方。’他非常大方,也给了我们信心剪掉一些之前舍不得的戏份。尽管我们并没有完全套用他的剪辑,但我们借用了他对各个部分联系的认识重新编排了这部影片。他所指出应当剪掉的部分也都是我们有些不忍但确实有必要舍去的部分。”

【关于闪回时即兴演出】

琼斯在接受Interview的采访时这样说道:
“杰昆扮演的主人公正在经历一场离婚,所以必然会有一些同鲁尼(Rooney Mara)饰演的前妻凯瑟琳(Catherine)之间的闪回。我写了大概有20场他们两人感情各个阶段的戏份。但我并没有写具体的对话内容。在这方面我某种程度上受到了泰伦斯-马利克(Terrence Malick)的启发,起码我是听说他是这样创作的。基本上就是,把设备架好,设置一个场景——简单说明这场戏是处在感情的怎样一个阶段——然后让演员自行寻找感觉。”

【关于片中最后一场戏】

赞布伦南在接受L.A.Times的采访时这样说道:
“实际上,那本来不是原定结尾。那封信本来是在之前就写好的。但这样就好像造成一种电影完结了两次的错觉。所以另外一个剪辑师杰夫(Jeff Buchanan)和我决定把两个场景交叉剪辑。斯派克来看初剪,我们说:‘做好心理准备啊,改动挺大的。’他看完后半开玩笑半严肃地说‘你们把这电影毁了。’但我们仍把这个方案留作了后备计划。到了制作后期,我们决定在这个创意上进一步发展一下,就成了创作出了这个最终的版本。”

(编辑:张宇婷)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

3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