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火英雄》 斩心魔 救众生

《救火英雄》配图

《救火英雄》应说是郭子健全新征途的一个开始,在上五部电影里,他把自己对于港片黄金时期的致敬和缅怀巧妙地融合在了情节之中,《西游降魔》和《打擂台》对于粤语残片的致敬,《野•良犬》和《青苔》里对于张彻、吴宇森一脉相传的阳刚气息和浪漫情怀的模仿,《为你钟情》里对于香港80年代流行文化厚积薄发的美好记忆。《救火英雄》则完全是按照类型片的套路去打造他儿时对于消防员这个英雄行业的憧憬,模糊了“风格描摹”这一作者特性之后,郭子健开始稳打稳扎地进入了主流市场。

但显然郭子健不会满足于“照猫画虎”,他借助童年时就开始积累的,对于对消防员的了解,从全新角度突破传统对于消防员职业“高大全”的描写,以及基于这点之上,对于传统救火灾难片叙事套路的突破,重构出自己全新关于救火灾难片的拍片思路,《救火英雄》中有两个地方彰显出这点,值得观众注意。

首先,郭子健从救火的实际情况,提出了烟才是消防员和被火围困受难者的最大敌人,可以估量其事先做了大量前期调查工作,从这点引申出消防员同样困于浓烟围困的境地时所产生的幻觉与无助。这点打破了人们惯常的认知,同时给片中细节增添了更令人信服的写实描写,电影中最大量的烟火特效都集中在如何从夺人心魄的浓烟中突破重围而出的段落。

更有趣的是,郭子健还不忘自己的迷影情怀,在开场小高潮和末尾高潮戏里还穿插了类似传统香港恐怖片的视听惊悚,从而将电影主题提高到一个全新的维度,即主人公何永森首先必须得面对自己的心魔,并击败它,才能获得救人的行动力。这点,无论是好莱坞经典之作《火烧摩天楼》、《云梯49》,还是银河映像初建时的探路之作《十万火急》,还是韩国去年的贺岁大片《摩天楼》,都从未着墨过的,以前的这类电影大概都是以社会批判角度出发,谴责人类如何自大,怀着“通天塔”的情结,企图去接近建筑的极限,甚至接近上帝本身;或者从群体救火时的互助互爱,体现出兄弟情,借而塑造消防员群体的光辉形象。郭子健打破了这点,他首先思量的是作为一个普通人,在黑烟遮目甚至夺命的情况下,是如何能够突破恐惧,转而再救助他人,从而将该类型片由内向外的叙事模式拓宽到由外及内。

另一处是将人物关系做得更细,不直接回避消防员群体之间人际关系的复杂性,带出更多的言外之意,从而突破了该类型片惯常的双雄模式,《火烧摩天楼》里保罗·纽曼和史蒂夫·麦奎因各自角色的协作对抗,以及《十万火急》里方中信和刘青云各自角色的个性碰撞,但都是从正面描写去展现互相惜惜相惜的男人阳刚范儿电影。郭子健当然不能避开这点,但做出了一定的调整,他是从三兄弟的情感分裂来做这出戏的,三兄弟的不同抉择不仅是办公室政治的一个折射面,更重要的是从这个面带出陆港目前暗涌的政治关系,以及港人内部的心态分化。从配角戏份上也可看出,谭耀文饰演的发电厂香港经理跟白冰饰演的大陆工程师各自应付上级的态度,以及对于灾难发生前后的个人选择,均可品出港人复杂的心态:一方面要依赖大陆的资源供给,而另一方面,又不甘心受大陆掣肘,强调还是要因时制宜,因事制宜。有段台词非常难忘,当谭耀文发飙要白冰说粤语时,白冰反驳:“你老板是内地的,你该学好普通话才对。”个中滋味,请细细品尝。

那么什么是郭子健理想中的陆港关系呢?他在片中用任达华和胡兵开始对立,最后协作的支线解答了这个问题:胡兵代表的大陆人应该是有勇有谋,真心欲为香港发展繁荣做出贡献,而不是指手画脚或者威逼利诱,而任达华代表的港人则是尽管平时有些市井之气,看待大陆人有着先天偏见,但关键时候迎难而上、一马当先、甘于牺牲自我,当两者抛开成见,通力协作,最后成为生死之交时,方能救助港埠大众。

不得不说,《十万火急》后,再也没看到过香港如此用心地制作本土情怀的灾难片,不仅场面到位,演员阵容也足够强劲,各自发挥给力,同时不一味迎合内地审查而搞一出蹩脚主旋律,而是借讲述本埠的抗火英雄故事,讴歌了普世价值,值得赞赏。同时继续延续了郭子健电影的优点——主题曲好听。《爱最大》由谢霆锋亲自作曲,林夕填词。粤语版是谢霆锋自己唱的,国语版rap演唱者是欧豪。

《救火英雄》尽管在这个糟心的贺岁档里最富有诚意,鹤立鸡群,但是,也暴露出郭子健单独执导大场面商业片的一些不足之处:安志杰那条线断得太早,虽然郭子健用一个温馨的三人笑对抽烟的神来之笔,催人泪下,弥补了此处感情线的铺垫不足,但剧作上确实值得商榷;特效部分还是不够好,凸显出华语片整体工业水准不足的缺陷,《救火英雄》和去年《逃出生天》横向比较,远不如《摩天楼》的大场面和精良特效,甚至跟70年代的《火烧摩天楼》和90年代的《十万火急》纵向对比,也可看出华语电影特效镜头过于依赖CGI(计算机三维动画),还不如用实景和微缩模型拍摄,这个缺陷不仅仅是郭子健的软肋,几乎是华语片目前最为尴尬的一幕——丢掉了优良的工业传统,却又无法奋起直追世界一流。

但最大限制《救火英雄》成为杰作的却是印证郭子健思路没有彻底打通的一个段落,他用纸飞机飞出浓烟一幕的意象蒙太奇就交代了谢霆锋找到余文乐的过程,这一幕其实是不能这样草率交代的,应该是让谢霆锋独自在浓烟中寻路,那种刻骨的恐惧感再度发作,这时,再让谢霆锋战胜心中的幻像,进而寻到出路,这样处理才能《救火英雄》对于该类型片的创新之处发挥最大,并把心理层面的挣扎戏份彻底做足,这样塑造出的消防员形象才更让观众感动和信服。

【原载于凤凰网】

(编辑:许自强)

兰波

影评人,曾供职媒体,任电视台编导和凤凰视频VIP频道主编,目前是电影从业者,常年给凤凰、搜狐、新浪等媒体撰稿,曾用笔名:其实偶是导演。

36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