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瘾者:第一部》导演剪辑版影评(作者:Jessica Kiang)

p2161833011

标题:Berlin Review: Lars von Trier’s Director’s Cut Of ‘Nymphomaniac Part 1’
来源:IndieWire
作者:Jessica Kiang
翻译:希德维尔维特 校对:Feather

拉斯·冯·特里尔(Lars von Trier)这次坠入了地狱。毕竟,只有魔鬼的声线才会如此诱人。从《女性瘾者:第一部》(Nymphomaniac Part 1)的145分钟未删节导演剪辑版柏林电影节首映后反响看来,冯·特里尔(von Trier)就像处在巅峰的指挥家,指挥着一曲鸿篇巨制的乐章。这部电影就是一部交响乐,放佛是将狂暴、风趣、性感、悲伤、粗野、狂妄、变化多端、才华横溢等特质粗暴地碾碎再分别以激烈、朋克气息十足的重金模式强力呈现出来,也有同时把杂糅的一切抛上荧幕,挑战观众极限。本应是违和、淫荡、放纵以及丑陋的话题,冯特里尔(von Trier)仅凭简单的叙事以及电影手法,打造出了诙谐、机智而令人兴奋的作品,就像一块海绵完全吸引住了观众的注意。在这份热情之下,我们看到的是导演身上前所未见的一种智慧。而一如既往地,我们仍可以在本片中看到拉斯·冯·特里尔(Lars von Trier)藐视一切、打破传统、扳倒神像的标志性态度。作为我们年度最期待作品中的第二名,对它不包有期待是不可能的,但事实证明本片以高分越过我们的期待值,带给了我们内容丰富、引人入胜、发人深省的145分钟,影片在攀到高潮处戛然而止,绝妙而充满悬疑,以至于让我们几乎能够接受把本片看作是独立作品,而非上下集的前半部。而同时在观影之后,我们又是如此为其所吸引,企盼着下部的早些问世。

故事的大概架构恐怕大家已经有所了解:受伤而处于半昏迷状的乔伊 (Joe)—-夏洛特·甘斯布(Charlotte Gainsbourg)饰演—-在小巷被赛里格曼(Seligman)—-斯特兰斯卡·斯加德 (Stellan Skarsgard)饰演—-所发现,在乔伊(Joe)拒绝去医院的情况下,赛里格曼(Seligman)带其回到自己的住所休养疗伤。在赛里格曼(Seligman)招待蛋糕与茶水并讲述了一段有关飞蝇钓鱼的故事后,乔伊(Joe)自认从孩提时代起就是慕男狂的罪人,开始分享起了她的性爱史。之后电影被划分为五个章节,其中的每章代表了乔伊(Joe)性经历中的一个阶段。乔伊(Joe)的角色主要由演技出色的新人斯塔西·马汀(Stacy Martin)扮演,期间穿插的片段包含从青涩少女到出落成性感美人时期,再从甜蜜可人沦落到极为悲惨的几个阶段。忧伤的部分可以由名为“谵妄”的章节很好地概括,其中主要人物还有乔伊(Joe)深爱却濒死的父亲,由克里斯汀·斯莱特(Christian Slater)扮演,这个章节感人至极,表现出了冯·特里尔(von Trier)在维持全片连贯性的情况下,仍能娴熟操纵影片感情变化的不凡功底:在这个章节中冯·特里尔(von Trier)一反往常讽刺的口吻,忽然严肃起来,没有之前狡黠的闪烁其词,只是以优雅地方式控诉着生命的不公,宣泄着对命运抑或是上帝的愤怒之情。影片无非是两个主题,而令我们刮目相看的是,导演能够在在一部名为“女性瘾者”的影片中做出如此出色的主题分割。

虽说对于少数人来说,抛开演技和导演功力看来,那些画面不断切回到现实中消瘦的谢赫拉莎德(Scheherazade)—-一千零一夜中的苏丹新娘—-在昏暗的卧室给宽容的苏丹国王讲故事的镜头很有可能沦为重口影片当中最为无聊的片段,可这种限制级的《一千零一夜》(1001 Nights)理念的整体架构效果非常好。出人意料的是,斯卡施高德(Skarsgard)在作为像温柔而蹩脚的护士/牧师一般的聆听着的同时,还不断就乔伊(Joe)的每段故事引申一些小趣闻引得观众笑声连连,其中涵盖了有飞蝇钓、古典文学、几何学,乃至巴赫,他好像拥有着深厚而全面的知识底蕴。乔伊(Joe)对其倾诉过往的意图,虽然在片中从未点名,但却引人深思:她是想用过往的经历吓唬他?还是在向他忏悔?为了给他留下深刻印象?还是以自己仅有的宝物——自己真实的经历—-回报他的恩德?我们对此不得而知,但我们确定的是,在这些回忆片段中所贯穿的,是她同男人之间的关系,乔伊(Joe)始终处于主导地位,自主地感受着一切并随性地分享,正如她全然掌控着自己的身体,全心追逐快感一样。

也正因为如此使得这部冯·特里尔(von Trier)的作品(到目前为止)流露出如此咄咄逼人的女性主义气息(如果有人对这个词儿感到恐慌,在此道歉,因为这里讲到女性主义是必然的,不过说实话如果真有人还对这个问题发憷,那劝你真应该成熟一点了)。是的,让我们再复述一下这句话,臭名昭著的“厌女狂”冯·特里尔(von Trier)给我们带来了女性主义的启示?但事实就是这样。谁知道第二部又会是怎样的发展?(不过从片尾演员的预告看来,故事发展走向确实是要变得更加阴暗——我们不要忘记开场时乔伊(Joe)身上的不明瘀伤与血迹,以及她身上自虐与性受虐的痕迹,但其中能够带给观众这种不伦快感的原因正是由于影片以第一人称视角毫不忌讳地直面女性欲望心理:而如此的做法是史无前例的。

不过主题上的解构就先说到这里吧(接下来的几周这样的分析肯定层出不穷),那么片中的性爱场面到底拍得如何?赞!在指痕与斐波那契数列之间尽是情色男女,而在本次的加长版本中,充斥着勃起的阴茎(倒是也出现了一组软趴趴的图片展览)、许多交媾的特写镜头,还有男女相互口交的特写画面(其中还有学生学习如何堕胎的桥段,在这里我们看到挑衅模式全开的拉斯·冯·特里尔,不过这段的必要性值得商榷)。但出乎人意料的是,撇开性爱场面不谈,电影整体散发着性感诱人的气息,而这样的作品难能可见。但或许正是因为影片抛弃了道貌岸然的态度,真实展现了女性情欲世界的一切,也可能因为乔伊(Joe)如此忠于自我的选择,让我们感到如此“性”致高昂。这些感觉令人厌恶么?去他的吧。对片中的这名女子来说事实就是这样。同时冯·特里尔(von Trier)还特地在男性与女性对色情的不同认知上开了个小玩笑(倒不是说男人们不喜欢同年轻貌美的乔伊[Joe]从周一缠绵到周日),当乔伊(Joe)讲到她的“学习”过程,冯·特里尔(von Trier)插入了赛里格曼(Seligman)的幻想画面。他脑海中的乔伊(Joe)是性感勾人的女中学生,指着英国地图,撩人地念着“格拉斯哥(Glasgow)、阿伯丁(Aberdeen)”。整个场面如此愚蠢,以至于被召回现实的赛里格曼(Seligman)面露窘色。

片中也有一些精彩地表演。除去甘斯伯格(Gainsbourg),斯卡斯加德(Skarsgard),斯莱特(Slater)与马丁(Martin)这些我们已经讨论过的演员,乌玛·瑟曼(Uma Thurman)在她的部分中扮演一名被抛弃的妻子与母亲,为我们献上了或许是她目前最棒的表演。希安·拉博夫(Shia Laboeuf)的表现可能略为缺乏说服力,可能是因为我们很难在演员本人身上寻找到片中人物那种“优雅不羁”的品质。虽说他在片中的口音有些奇怪,但总体影响不大,因为混球不需要被观众同情。可片中的一些小角色,比如由苏菲·肯尼迪·克拉克(Sophie Kennedy Clark)扮演的乔伊(Joe)的儿时伙伴B(两人一起成立了俱乐部,而俱乐部的口号很搞笑的是“下体至上”“mea vulva, mea maxima vulva”[Through my vagina] ),还有由康妮·内尔森(Connie Nielsen)扮演的乔(Joe)的母亲,都是绝佳的选角,仿佛是冯·特里尔(von Trier)精心谱写的小提琴曲,此起彼伏,又像是和谐悦耳的教堂管风琴曲。

说句实话。当听说臭名昭著的反叛者拉斯·冯·特里尔(Lars von Trier)要拍一个上下两部名叫“女性瘾者”的露骨情色片时,我们都在心里不屑地翻了个白眼。长久以来冯·特里尔(von Trier)的形象都是公开的坏孩子,使尽浑身解数来颠覆电影,凭借离经叛道来挑战观众极限,倚靠哗众取宠来吸引观众眼球。但是《女性瘾者:第一部》(Nymphomaniac Part 1)尽管大胆出格,可所追求的不仅仅是短暂地高潮;事实上影片成功地诱惑我们投入其中。第二部的发展无疑会更加阴暗,更多地自我厌恶,剧情不再轻松愉快(毕竟这是《抑郁三部曲》之一),但尽管放马过来。拉斯·冯·特里尔(Lars von Trier)要带着“女性瘾者”闯入地狱,我们欣然同往。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

84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