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linale 2014】《布达佩斯大饭店》内幕

x-620
文章题目:柏林影展:《布达佩斯大饭店》
翻译:BetteDavisEyes & 希德维尔维特/校对:龙猫公子

《布达佩斯大饭店》是一部跳跃而又诙谐的犯罪喜剧,一个充满关于友谊,荣耀和承诺的永恒传说。导演韦斯-安德森(Wes Anderson)说构成他第八部电影长片的灵感非常多元,包括了上世纪30年代《制片法》颁布前的喜剧和维也纳作家斯蒂芬-茨威格(Stefan Zweig)的回忆录。

“我和我的朋友雨果(Hugo Guinness)一起有了这个想法,”安德森回忆剧本创作最初期时说道。“我们就一个由我们一个共同朋友为灵感所创造出的角色谈论了很多年,他是一个善于言辞又不落俗套,极富个人魅力,有着独特而美妙的言辞,又对生活有着独特看法的人,在我们认识的人里面显得尤其特别。然后,我就有了制作一部的以那种风格为基调的欧洲电影——主要灵感来自于斯蒂芬-茨威格,一位过去几年里我最爱的一位作家。我也读了一些看上去和这部电影没有任何联系的作品,比如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的《耶路撒冷的艾希曼》(Eichmann in Jerusalem),这本书看上去和电影的关联微乎其微,但是书中对欧洲各国如何面对纳粹,和整个欧洲如何陷入混乱的绝妙分析却是引人入胜,依蕾娜-内米洛夫斯基(Irène Némirovsky)的《法兰西组曲》(Suite Française)也是如此。 这些都是促使我开始创作的要素,我也在其中添加了我和朋友雨果对那位朋友的想法。某种程度上来说,所有这一切就构成了现在这部电影。

安德森把他的故事设定在一个虚构的朱波罗卡国(Zubrowka)中的虚构的温泉度假胜地,他创造出的这个城市不光在视觉美感上给人以震撼,也同样是整个20世纪东欧的缩影;不仅有法西斯主义横行的整个三十年代和紧随其后的共产主义时期,也包括了更遥远的一战前美好年代。

“每次安德森创作一部电影,都是在创造出一个新世界,随之而至的是一个崭新的宇宙,”和安德森合作过《月升王国》(Moonrise Kingdom,2012),《了不起的狐狸爸爸》(Fantastic Mr. Fox ,2009)和《穿越大吉岭》(The Darjeeling Limited ,2007)的制片人杰瑞米-道森(Jeremy Dawson)如是说。“这次,他将这个完全虚构的国家朱波罗卡共和国植根于东欧,在电影中,我们设定那些绝佳的温泉小镇几乎是在世纪之交一夜之间冒出来的。整个故事真的是由安德森对于那段历史和那个世界的兴趣而来;另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大饭店的看门人古斯塔夫先生。安德森把对于这个人物和这个世界的想法汇到了一起,然后就有了这个伟大的剧本。 然后这个剧本故事,演员的演绎以及导演的指导全都集合在一起之后又体现出与剧本上完全不同的东西。”

朱波罗卡的公民
古斯塔夫先生(M. Gustave H.)

安德森创作了古斯塔夫先生这个角色,一位苛刻的看门人,是电影的中心人物,安德森心目中这个角色的不二人选是曾因《辛德勒的名单》(Schindler’s List)和《英国病人》(The English Patient)而两度获得奥斯卡提名的拉尔夫-费因斯(Ralph Fiennes),。“拉尔夫这个模板使得这个角色更丰满,”道森说,“在你说出‘这就是古斯塔夫先生’之前,拉尔夫的性格早就与这个角色融为一体了”。

费因斯将自己深深融入在这个角色自身的诸多矛盾中。“按剧本所说,古斯塔夫是一个既不靠谱,又爱慕虚荣的穷鬼,但是他同时又是一个非常苛刻的人,对于识人他有他自己的一套根深蒂固的守则。”他如此评论自己饰演的角色。
费因斯尤其欣赏古斯塔夫与年轻的泽罗之间父子般的关系,他在这场与世间丑态的无休止斗争中,选择了泽罗作为他的门生。“对于古斯塔夫来说,泽罗天真无邪不谙世事且急需一个引路人。但是他们最终成为了平等的伙伴,”费因斯解释到。与被他誉为有着截然不同看待世界的方式的安德森的首次合作让费因斯从中汲取了许多灵感。 “《布达佩斯大饭店》是一部关于欺瞒、追逐与逃避的犯罪喜剧,其中让人喜中带泪的安德森个人风格仍然是那么特色鲜明。”他说到。

“他的电影总是有种在有力的主旨和感情基调下悄然打动人心的力量,这种力量如此独树一帜而又出人意表地协调,因为它就是来自韦斯内心深处,来自他个人的幽默感和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他继续到:“韦斯以一种积极的方式要求他的演员们做到一丝不苟 。他会不断去推敲一个镜头,直到他觉得他找到了适合的感觉和适合的轻盈感。讲故事的节奏也是他非常看重的,因为节奏对于这样一个故事的跳跃感是有着决定作用的。他凭空捏造出来一个属于他自己的时空和世界还有生活在那里的更勇敢,更有操守和更有趣的人们。
古斯塔夫那张浅薄苛刻的表面下其实是一个富有基本感情的内在,他的真挚,伤感和所有丰富的情感构成了整个故事的感情基调。而同样参演的爱德华-诺顿(Edward Norton)饰演了一个一心追随古斯塔夫的角色:“古斯塔夫这一角色是韦斯创造出的最伟大的一个角色,除了拉尔夫也没有人可以演好他。古斯塔夫是一个很矛盾的人– 他顽固不冥地崇尚自己信奉的价值观,而同时他又是一个绝对忠诚的人。他就像是一个旧世界毁灭前的最后见证。

泽罗-穆斯塔法(Zero Moustafa)
在《布达佩斯大饭店》的最开头,年轻作家与身份成谜的饭店拥有者穆斯塔法先生进行了一次谈话,穆斯塔法先生讲述他是怎样从一位门童爬到布达佩斯大饭店持有者这一位置的故事贯穿进了整个电影。

扮演泽罗-穆斯塔法从年幼到他第一次到达饭店部分的是新人演员托尼-雷沃罗利(Tony Revolori)。由于泽罗特意被设定为出生在一个虚构的中东国家,安德森最初开始从黎巴嫩和以色列,也包括北非和一些欧洲的移民区中选演员,但是最终他选中了雷沃罗利——来自危地马拉,在洛杉矶的试镜中被选中。当安德森见到他时,就感到了他身上完全可以散发着泽罗的那种真挚。之后当他介绍雷沃罗利和费因斯见面时,一种喜剧性的化学反应就立刻迸发了出来。

费因斯对雷沃罗利为这个角色所做的准备和他身上的强烈个性特征记忆深刻。“托尼为泽罗这个角色赋予了机敏和纯真的美好品质。他本人就是个即纯真又不失机敏的人。”费因斯说到。

对于雷沃罗利而言,和安德森合作就是“回归自我的一段经历,他和其他导演不同。”他还说道:“我觉得好像是安德森大家族中的一员,很快的,所有人——演员们,工作人员们都开始帮助我入戏,他们循循善导,给了我非常多的建议。这一切都非常的妙。”

费因斯尤其赞同这一点。“他真的给了我很多引导。在某些方面他充当了兄长的角色,”雷沃罗利沉思着说。他们密切的关系剧组内所有人都有所目睹。威廉-达福(Willem Dafoe)是这么说的:“拉尔夫有他的英式保守和冷幽默以及语言之中流露出来的美感,而托尼作为新鲜人也能表现得收放自如。在我看到他们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是个完美组合。”

老年泽罗的扮演者是F-默里-亚伯拉罕(F. Murray Abraham)。泽罗的崛起一直到如今的经历,便由阿伯拉罕来讲述。。亚伯拉罕接到这个健谈的角色时非常的激动。“我最擅长的事情之一就是讲故事,”他说到。“我有一个和我很亲近的孙女,我给她讲故事,她再给我讲故事是我生活中最大的乐趣之一。我也相信这会是每个电影所遵循的传统——讲故事,尽管那些真正有内容的好故事似乎已流逝了。 韦斯坚持着讲述故事,在这部电影中,我相信他会尽自己最好去讲一个能让你从始至终都觉得有趣的故事。

最吸引亚伯拉罕的是成年泽罗受到战争摧残和历经各种悲剧,却依然保持着乐观精神。“泽罗有着非常充实的一生,他失去了所有的至亲,但是他却不愤世嫉俗。对我来说那是泽罗很重要的另一面,而我也刚好看到了人性中的那一面。我相信未来的人性和人心一定会更加的美好,一定会的。”

亚伯拉罕很享受与演年轻作家的裘德-洛 (Jude Law)在一起工作。“裘德是我最喜欢的演员之一。我们以前见过很多次面,但是从来没有在一起工作过。而这次在这部电影中,我们则有了一次非常紧密的合作。”他说。

而对于第一次合作的安德森,亚伯拉罕则说道:“每个人都能体会到我对韦斯的那种感觉—他真的非常的了不起。你知道圣-埃克苏佩里(Saint-Exupéry)的那本《小王子》(Little Prince)吗?韦斯-安德森就是长大了的小王子。

德高夫-昂-塔克西丝
整个故事的发生几乎都是由这位已84岁的席琳-维伦纽夫-德高夫-昂-塔克西丝(Céline Villeneuve Desgoffe und Taxis),也被称为D夫人(Madame D.)的伯爵夫人突然的离奇死亡而引起的

扮演D夫人的是曾因出演《迈克尔-克莱顿》(Michael Clayton ,2007)而获得奥斯卡最佳女配角的蒂尔达-斯文顿(Tilda Swinton)。为了演好这位84岁的寡妇,斯文顿每天早上要在化妆和发型上准备近五个小时。安德森说,“至于蒂尔达,我们不得不(通过一些手段)让她显得更老一点,而且我认为她也很乐意去经历这个过程,这让她对她饰演的这个角色有了独特的感受。我觉得她真的理解了怎样去演好这个年龄段的人。”
斯文顿觉得根本无法抗拒《布达佩斯大饭店》中的世界。“我想我们都爱这样的念头:住在世界上最宏伟饭店里,被一个像古斯塔夫先生这样的人等着,或者干脆就是成为像古斯塔夫先生那种人。”她说到,“虚构出的城市是一个好的开始,然后就只需要一个混合着各种精彩细节的谋杀谜案了。”

D夫人的死引发了对她的庞大财产所有权的争夺。首当其冲的就是是她的儿子,德米特里是电影中阴冷而又带有黑色喜剧色彩的反派男一号。这一角色由之前曾出演过《穿越大吉岭》的阿德里安-布洛迪(Adrien Brody)扮演“他就是个害群之马,是造成麻烦局面的人之一,布洛迪对于德米特里的演绎非常精彩,”安德森说。

布洛迪对这个角色的看法是:“德米特里有权力而又贪心,他曾经拥有他想拥有的一切。古斯塔夫先生他来说是个威胁。因为古斯塔夫先生是他母亲的情人,而且比她要小的多,古斯塔夫先生最终将得到他母亲的所有遗赠,所以如果是你你不憎恶他吗?每件和德米特里有关的事情都是阴暗的:他的衣服,头发,思想还有态度。而喜剧之美也正是在于可以将这一切品质都放大化然后让它们看起来十分滑稽。这样做就是为了在表现出合乎情理的凶神恶煞和滑稽可笑之间找到了平衡 –德米特里做到了。

德米特里还有名叫乔普林的跟班,是一个穿着皮衣,带着指节套环还蹬着高跟靴的恶棍,而演绎这一形象的是威廉-达福。达福说抛开他与安德森之前的合作,《布达佩斯大饭店》的剧本仍让他非常的惊喜。

“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有趣几乎是一种对刘别谦怀尔德式喜剧的回归,犯罪等不同的元素在本片中收放自如”他说到。“韦斯就是抓住了这一种非常迷人的精髓。”

对于这个剧本吸引来如此强大的演员阵容,达福并不觉得意外。“如今的电影业内有很多导演用他们鲜明的个人特色就能吸引许多人要想与之共事,这很常见,”他解释到,“韦斯可以营造出一个极具创造力的工作氛围。”

代理人维尔莫斯-科瓦奇同时也是D夫人资产代理律师,由杰夫-高布伦(Jeff Goldblum)扮演的,他曾在《水中生活》( The Life Aquatic with Steve Zissou, 2004)与安德森合作过。高布伦为这部电影中有的文化和政治元素增色不少:“古斯塔夫先生和他的谦卑,慷慨和优雅对于这个即将被法西斯势力所覆盖的世界是一束珍稀而又夺目的希望和灵感之光 ,”他说道。的确,德米特里和他的支持者们走向了法西斯主义这条路也成为他和古斯塔夫先生间擦出敌意的原因之一。

“这是一个每个人都必须表明自己立场的世界,所以当D夫人被杀,所有利益的冲突,和贪婪的气氛爆发后,我所饰演的角色科瓦奇就必须表明自己的立场了。”

高布伦在表演的过程中也添加了一些特殊的细节,包括那撇借鉴了西格蒙德-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的山羊胡。“韦斯对于人物的形象非常严谨,电影服装设计师米兰拉-坎农诺(Milena Canonero)在打造出一个人物的外在形象时也会加上他对这个人物的内在分析,”他补充道。

高布伦对于与安德森的二次合作感到非常激动。“他是独一无二的艺术家,专注而富于机智,完全不像古斯塔夫先生一般,”高布伦评论到。“他总是充满乐趣和魅力。而他也能吸引到同样极具魅力和才能的人,让他们出于热爱而聚集在这里工作。”
打理德高夫-昂-塔克西丝家务事的是D夫人最信任的仆役瑟奇- X (Serge X),由同样是第一次出演安德森的电影,也是奥斯卡得主的法国演员马修-阿马立克(Mathieu Amalric)扮演。他因为出演朱利安-施纳贝尔(Julian Schnabel)的《潜水钟与蝴蝶》(Le scaphandre et le papillon,2007)而在美国广为人知。

阿加莎
朱波罗卡最负盛名的面包店就是门德尔——通过这家面包店的擀面杖和松饼泽罗遇见了阿加莎这位脸上长着胎记的年轻学徒,镇上欢迎的糕点“花魁巧克力”(Courtesan au chocolat)就是出自她手。 安德森选择了在13岁就凭借乔怀特(Joe Wright)的电影《赎罪》(Atonement,2007)获得奥斯卡最佳女配角提名的爱尔兰女演员西尔莎罗南(Saoirse Ronan)来扮演阿加莎这个角色。

罗南十分干脆地加入了安德森的剧组。这位女演员回想起她第一次走进剧组的场景:“我走进来,然后到处是匆忙的身影,“她回忆到,“非常多的工作人员就跑来跑去;而且你会发现每个人对自己的工作都是游刃有余,因为韦斯对于他想要的所呈现出来效果有非常明确的要求,你也可以看见所有人为了达到他想要的效果而做出的努力。”

阿加莎虽然能明辨是非,但最终还是成为了泽罗和古斯塔夫犯罪进程的中心人物。

罗南解释道:“她将个人感情带到了整件事情中来,泽罗对她的爱给了他跟着古斯塔夫干所有事情的动机。我认为阿加莎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她卷入了什么事情中,她就是一直跟随着他们,因为她爱他们并且相信他们。”

x-620-2
警察与小偷
情势急转直下,卢茨军警长官艾尔伯特-亨克斯带领手下对古斯塔夫与泽罗展开追捕,这位警长由之前同安德森在《月升王国》合作过的爱德华-诺顿扮演。“亨克斯确实把古斯塔夫看做逃犯,”诺顿解释道。“但与此同时,他又感觉整件事情有些不对劲,他实际上也挺喜欢古斯塔夫这个人,所以我觉得这个人物心不情愿却又必须尽忠职守。他代表着法律,但他也确实感觉到了事情的蹊跷。”

诺顿也指出了幕后主创之间独特的友谊。“我相信就我们这一代的演员来说,安德森是个人风格创作上的指北明星。他的作品往往有着一种独特的情愫,又不乏幽默。安德森的电影像是在故事中构成了一个别样的大家庭,这对于参与其中的演员来说也是很浪漫的。这次的选角混合了安德森的老相识与新相好,也碰撞出了许多独特的火花。安德森甚至在创作团队中营造出了类似片中十字钥匙协会(The Society of the Crossed Keys)的氛围——一个由全球顶尖大饭店看门人组成的协会,有共同归属,大家团结一致。”

当法律的制裁终于降到了古斯塔夫的头上,他发现自己沦落到被发往他这样的人最不敢想象的去处:19号罪犯集中营,一座阴冷潮湿中世纪的监狱,监狱四周是铁丝网与鳄鱼。他很快地与四位狱友交上了朋友,而且一跃成为了由狱友发起的越狱计划的领头人物。越狱团队的军师是路德维希,一个外形粗犷,纹着身的光头,由哈维-凯特尔(Harvey Keitel)饰演,他之前也曾出演《月升王国》。路德维希是安德森为他量身打造的人物。

十字钥匙协会
越狱成功,跑在逃亡路上的古斯塔夫意识到他现在只有一个去处可以投奔:十字钥匙协会,一个成员遍布五湖四海的秘密兄弟会,会员由世界顶尖酒店工作人员组成。在这全片编排最出色的段落中,比尔-莫瑞(Bill Murray),鲍勃-巴拉班(Bob Balaban),费舍尔-斯蒂芬斯(Fisher Stevens),瓦里斯-阿鲁瓦利亚(Waris Ahluwalia)和沃利-沃罗萨尔斯基(Wall Wolodarsky)扮演的兄弟会成员们向古斯塔夫伸出了援手。

除了处女作,比尔-莫瑞参与了安德森的所有电影,他也见证了导演不断拓宽自己的视野。“我感觉我们像是在一同成长,”莫瑞说道。“在我看来他还是个孩子,但他在不断积累经验,他的创作变得越来越有野心,也变得越来越有趣。”

对于巴拉班来说,他十分钟爱电影中对于热情好客,奔走天涯的黄金年代的追忆。“我认为这部电影的有魅力的地方之一就是它回到了浪漫而奢华的复古年代。”他说。“这是一个人们甚至可以各地酒店流荡度过一生的年代,在崭新的世界结识不一样的人们,不断碰撞出新思想,人们互相照顾。只要一方有难,兄弟会就能通过声势浩大的电话网络,在看门人们之间凝聚成自己的力量。”

战争对这个浪漫的年代来说无疑是场浩劫,随着战争蔓延到朱波罗卡,长官命令军队驻扎在了布达佩斯。查克先生,由安德森的御用演员欧文-威尔森(Owen Wilson)扮演,担任这一段战时看门人的职务。

等我们后来再次回到大酒店时,酒店已经濒临倒闭,这时在看门人是让先生。这个角色,安德森找来了另一位长期合作的演员,杰森-舒瓦兹曼(Jason Schwartzman)来扮演。“我是韦氏作品的合作人,我也是安德森的朋友,我还是韦氏作品的粉丝。”舒瓦兹曼说道,“每次我读到他的剧本,最先触动到的,是我内心的粉丝情结。《布达佩斯大酒店》令人兴奋的地方就在于,这是一个在各种层面上都错综复杂的故事,跨越了不同时期,又因为是韦斯-安德森,我们就会更期待他眼中的这一切会是怎样的。”

开拍大酒店
这部电影纷繁的准备工作开始于寻找布达佩斯大饭店的拍摄地点。因为这个大饭店要经过几次转变,从三十年代全盛时期的温泉度假村,到受处于法西斯的控制之下,再到共产主义时期的衰落期,安德森与他的团队寻找的拍摄地点既要有欧洲的特色又要有很高程度的视觉灵活性。

安德森一开始从国会图书馆的档案馆浏览了大量的古典欧洲时代酒店的照片,后来发现这些相片中的酒店不是早被拆毁,就是被大规模地改造了。安德森最后决定不选酒店作为拍摄地点,而是发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好场所:既壮观,又是建于世纪之交的大型购物中心,坐落于德国,波兰与捷克共和国的交界处的联合国文化遗产小镇格尔利茨(Görlitz)。

结果格尔利茨不仅仅只有购物中心那么简单,还有丰富的建筑风格,从哥特,巴洛克到接近现代风格的新艺术风格建筑一应俱全。“格尔利茨的建筑风格如此丰富,后来我们发现可以整部电影都可以在这里拍摄。”道森解释道。

电影中的许多重要道具都是由格尔利茨当地的艺术家与工匠设计的,其中包括,古斯塔夫的小拇指上的纹章戒指,阿加莎戴的的陶瓷垂饰,还有由当地烘焙师阿内莫内-穆勒-格罗斯曼(Anemone Müller-Grossman)精心设计花魁巧克力。道具师罗宾-米勒(Robin Miller)说道:“这是个美丽的小镇,但只是个历史小镇。年代久远的许多东西都已经不在了,比如基础设施。但有一天,我正巧路过一个小瓷器店,我在橱窗里看到一个精致的手工瓷器制品。我走了进去,看到他们在这些小玩意儿染上了漂亮的代尔夫特蓝,我心里想‘可算是被我找到了’。”后来发现,制作这些工艺品的艺术家海德玛丽-克林格尔(Heidemarie Klinger),在附近的麦森(Meissen)受过训练,那儿可是世界闻名的陶瓷出产地。

许多当地人也参与到了电影的拍摄当中,道森解释道:“在小镇拍摄的另一个好处就是,我们可以深入了解他们,然后让他们参与到电影中来。所以可能前一晚上在饭店碰到的服务生就成了第二天片场上的群众演员了。”

安德森与他的团队不光把片场设在闲置的购物中心里,连剧组办公室和工作坊都设在里面,利用当地资源构筑了一个内部封闭的奇特世界。

电影的艺术设计方面由安德森与他的艺术指导亚当-斯托克豪森(Adam Stockhausen)共同把关,后者曾参与《穿越大吉岭》与《月升王国》,近来也担任设计史蒂夫-麦奎因(Steve Mcqueen)《为奴十二载》(12 Years a Slave)的艺术指导。亚当认为这部电影将会是与以往不同的创意过程。“我们在这个袖珍,美丽的小镇工作,在这里工作我们好像完全沉浸在这个世界里。”他说道“这是一段非常特殊的旅程。”

在设计酒店的内景时,斯托克豪森将设计与古斯塔夫的人物联系在了一起。“在试图搞清楚内部空间关系时,我感到一切都与费因斯的角色有关,”斯托克豪森解释道。“空间从色调与风格上反应出了他的角色特征。我们想要让酒店的结构与叙事合二为一。这是个巨大的挑战,布景又那么巨大复杂。”斯托克豪森指出了在设计大堂时创造性的几个环节:“首先,要对当时酒店内部外观进行不计其数的调研,那些符合我们胃口的细节就浮上了水面,然后我们可能会说‘这个楼梯不错,那个电梯门棒极了’或者‘这个酒店前台十分搭配。’当初步确定总体造型后,我们可能又会说‘这下开始有些我们想要的酒店的感觉了。’然后我们再去调节门与走廊等等之间的关系,让人物走动更加合理。安德森喜欢非常复杂的摄像机运动,所以这些物理环境一定要与之相配。我们最后是先建好了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酒店,然后从时间上逆向拍摄,一层层的剥离展现出早年间的酒店内部风格。”

基本上电影的其他片场都在格尔利茨或者小镇周边——19号监狱位于附近的茨维考(Zwickau),孟德尔(Mendl)的商店与美术馆位于距格尔利茨只有一个小时车程的德累斯顿(Dresden),——只有一处例外,安德森与斯托克豪森最终决定酒店的外景用位于巴贝斯堡(Babelsberg)的工坊制作的精致美丽的微缩模型代替。

缆车与滑雪追逐的桥段也是如法炮制,在工坊中制作微缩景观,然后移到户外在自然光下拍摄——经常是摄像机架轨穿过模型树,这给电影带来了一种往常模型难以达到的真实感。至于滑雪追逐的大全景,人物都是利用定格动画拍摄出来的。为了拍出这段戏,安德森请来了不少合作过《了不起的狐狸爸爸》的老班底。

斯托克豪森说道,“你在电影中看到以为是一个地点拍出来的场景经常要分为几个部分,一个主要片场,一些定格动画,一些数字绘景,一些微缩模型,还有一些其他布景。所以巨大的挑战是如何把这些东西组织起来——当然远非我一个人所能,这是整个设计团队的努力,我们一起把这些问题搞清楚然后拍出想要的效果。虽然挑战巨大,但也充满乐趣。”

主创中另一位安德森的长期合作伙伴是摄影师罗伯特-约曼(Robert Yeoman),他负责除定格动画外的所有拍摄。约曼为故事的年代变迁与其提供的创作机遇而感到兴奋。“在拍摄六十年代的大堂时,我们在天花板上挂上了荧光灯,”他解释道。“这比三十年代的版本更加单调一些,三十年代色彩呈暖色调,有许多实际的照明光源与漂亮的天窗。整体上感觉更加的开放。”安德森与约曼想出的另一个创作思路就是不同年代的拍摄用不同的画面比例,六十年代使用16:9宽荧幕,之后三十年代用当时盛行的1.37:1比例,之后是1.85:1拍摄最接近现代的部分。1.37比例占了片中很大部分,关于这部分,约曼说道:“这种比例宽度并不明显,但相对会有更多的上下方向的垂直感,你能看到更多的天花板,整体布局上也松弛一些。这和我们之前的拍摄有很大不同,而我感觉安德森和我在处理这部分时获得了很多乐趣。”

为本片设计服装的是荣获三次奥斯卡最佳服装设计奖,与安德森合作了《穿越大吉岭》与《水中生活》的设计师米兰拉-坎农诺,她一直很期待与安德森再次合作,而《布达佩斯》既展现了历史风貌又留有设计发挥的余地让她兴奋不已。她解释道:“我感觉这部电影最让我喜欢的部分是我能够在解读那段时期上保有充分地灵活性。这就像是记忆,这是由别人讲述的故事,然后再另外的人去书写下来。所以这就不单单是一个以及重现的故事。所以我认为这其中会充满了有趣的创意。”奥地利符号主义画家古斯塔夫-克林姆特(Gustav Klimt)的作品某种程度上影响了D夫人的造型设计。

坎农诺以她在设计上的彻底性与细节上的执着把握而见长。正如安德森指出,“她不仅仅是设计服装,某种程度上也在丰富着人物。”这种丰富人物的手法一直延伸到了次要人物身上。正如坎农诺自己解释道:“对于我来说,这就像画画一样。你观察每件事物,你不会光光注意主要人物。所以就连背景中的次要人物也不能放松——这样才能让一切显得非常合理,这十分重要。要做我就得这么做才行。”

弗朗西丝-汉农(Frances Hannon)为本片人物设计了化妆与发型,她曾经在《青春年少》(Rushmore)时与安德森有过合作。她讲到有些细节上的设计营造出了同一人物在不同年代的连贯性:“对于泽罗来说,他在三十年代由年轻的孩子扮演,在六十年代则由F-莫里-阿伯拉罕扮演,我们突出了两人在发型上的相似性。裘德-洛的胡子则是汤姆-威尔金森(Tom Wilkinson)的年轻版本。一切就是这么简单,而且就我看来效果很好。尽管只是些小细节,但“少即是多”的原则在本片被完美体现出来了。”另一方面,她将蒂尔达-斯文顿打扮成84岁老妇人。“这是她之前从未有过的装扮,”汉农说道。“她身上到处都是填充物:胳膊,胸脯,脖子,后备;还有长长的假发,还有为了凸显白内障的隐形眼镜,老太太的牙齿以及耳垂。很彻底,没有一点保留的余地。”

六次奥斯卡提名获得者亚历山大-迪斯普拉特(Alexandre Desplat)为本片谱写了最不同寻常的配乐——其中一段完全没有使用任何传统交响乐器。相反,他引入了一系列的欧洲中部乐器,其中包括俄罗斯三角琴与匈牙利扬琴,后者是一种打击弦乐,常见于东欧吉普赛音乐中。他为最后录音特地请来了达50人的三角琴乐团。

“我们想要捕捉那些潜意识中来自于中欧的音乐元素,从摩尔达维三角琴到阿尔卑斯圆号,还有约德尔唱法,僧人吟唱和俄罗斯三角琴,”他解释道。“这样的混合既有灵性,又有些诡异还带着一丝幽默——覆盖了从暗到明各种形式的感情。我们使用的是古典交响乐团的音乐语言,但用这些乐器演奏出来声音就大不相同了。”

迪斯普拉特提到安德森营造出了一种试验性质的氛围。“我们共同合作,这是作为职业音乐家的我与安德森都未曾尝试过的,”他说道。“我试图寻找某种声音,某段旋律,某种节奏来配合荧幕上发生的一切,但这些又并不完全基于我们所看到的:它们可能是人物的过去或者未来,又或者是他们内在的感情。当我和韦斯在一起时,我们共同探讨这些。”

当音乐大体完成,安德森又马上与又剪辑师巴尼-皮林(Barney Pilling)投入到后期剪辑工作中。皮林曾担任《四重唱》(Quartet)与《成长教育》(An Education)的剪辑,虽未曾与安德森合作过但却对这项挑战感到兴趣十足。“《布达佩斯大酒店》就像是叙事上的万花筒,”他评论道。“它跨越了三个不同的年代,其中大部分是美好的战前年代,这给一切都添上了一层戏剧感。对我来说,这也是电影工作者对但是古典电影的追忆。而我也被电影的整个规模所震慑住了,这规模比安德森之前的所有电影都更具史诗感,也更有野心,这让这种兴奋感又翻了倍。”

当皮林浏览素材时,他对导演的设计十分惊讶:“一切都是精心安排好的,”他说道。“很少有碰巧的元素,安德森为整部电影创作了分镜表,所以他来剪辑室的时候是有备而来的。这些故事都已经在他脑袋中,所以带着指引去剪辑出想要的效果,整个过程非常有乐趣。”

皮林认为这部电影不仅延续了安德森的影像语言又在同时进行了扩展。“你可以发现许多安德森的独特标签:快速摇镜,复杂的推拉镜头还有运动摄影,但构图与以往不同,尤其因为他与约曼构思的不同年代不同画幅的特点。其中也有许多壮阔的动作场面,电影的拍摄方式在这方面给予了补充。”

皮林很欣赏安德森退居后方掌握全局的方法。“韦斯在电影上有种非常点彩式画家的风格,他把故事的每个细节仔细敲定,然后在剪辑时,他则退后一步,从整体上把握全局。”他解释道。

纵览全片,皮林尤其被费因斯的演技所打动。“费因斯对语言的灵活掌握还有他随着镜头运动而配合出的肢体动作简直棒极了,”他说道。“镜头进行了许多大幅运动,全都是配合着特定的台词或情境变化,而费因斯能够将演技与这种时间上的技术要求完美地结合到一起。他同时给整个故事带来了扎实感,有时场景可能是非常严肃,有时又是非常情绪化的,但这同时又带着一丝幽默。而且他与托尼组成了一对可爱而富有魅力的搭档——这成为了整部电影的脉动。”

安德森评价两位片中主要人物的关系时说道:“我想当古斯塔夫见到泽罗的时候,他从他身上看到了一点自己的影子。”安德森说,“泽罗比别人注意观察,而不仅仅是干好工作就完事了,他实际上对一切都抱有着兴趣,而他的潜力则蕴藏在这其中。古斯塔夫在泽罗身上看到了这样的火花。”

(编辑:唐冶挺)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