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金马,也许是尊重一种不同的价值观


第47届台湾电影金马奖尘埃落定,然而质疑之声四起,我猜即便媒体怎样报道评审背后的真实情形,大概也难扭许多人心中对于此次颁奖结果的印象:“萍”地一声“惊”雷。

这说的是影后影帝的归属,然而我猜这种让大家感觉“很冷”的结果,也跟媒体多年的渲染有关。华语影坛,台湾电影金马奖和香港电影金像奖资历够老,所以大家关心它们的结果理所当然;而这两个奖的颁奖典礼又往往汇聚很多明星,更是引人关注。而大陆媒体市场化以来,也学会了港台媒体极尽渲染的能事,往往从奖项比拼、红毯风光之类角度进行报道,结果很多读者可能都不了解金马、金像评审制度的不同,以及由此而生的不同特点。奖项出来,觉得合自己心意的,就叫声好;不合自己心意的,也就骂过便算,没人当真。

这当然亦无不可,本来电影对大多数的普通人来说,不过是种消遣,寻个开心找点乐子而已,何况一个电影奖呢?我一直觉得,目前大陆最大多数的普通观众,对跟电影有关的这些事其实并不关心,看电影就是一种视觉或故事上的消费;然后多数观众中有少数影迷,大概会关注些电影奖、电影节什么的,看电影会比较注重自己的情感体验,能看点文艺片;而只有极少数影迷中的影迷,会去了解甚至钻研关于电影的技法、历史之类,在视觉、叙事和情感体验之上,去品味电影的好坏。我相信多数人不必对少数人实行美学暴政,少数人也不必嘲笑多数人品位低劣——— 电影的美好之处,本来就包括让人见识、理解不同的生活和文化,从而让人更宽容,更能体会人生的参差多态之美。

今年的金马奖大概是属于少数派影迷的。以我多年组织华语电影传媒大奖评审工作(其终审方法与金马奖类似)的经验,“造马”、“分猪肉”什么的,其实都只是媒体爱用的说法;在严密的评审制度之下,像这种由若干评委投票决定结果的奖项,往往跟评委的电影趣味、现场讨论气氛等关系很大。可以这么说,一旦提名名单和终审评委决定了,后面的事,都只能听天由命。而今年的金马奖终审评委,不少人身上精英色彩颇浓,所以口味与普通影迷不同,是很自然的事。我想,在这个华语大片喧嚣的时代,留一点包容给愿意褒扬文艺片的金马奖,其实,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吧?

当然,尊重金马,不代表不能批评金马,但最好言之有理有据,否则不过浮云。不少大陆观众根本没看过几部提名的台湾电影,或是《玩酷青春》、《透析》等大陆小片,怎么去比较到底谁演得更好呢?而像《当爱来的时候》这样典型的台湾文艺片,也许内地影迷觉得不过尔尔,可它因本土色彩受到台湾评委喜爱,这中间的文化差异,并非不居宝岛的我们所能理解。这可能不是一届很多人喜闻乐见的金马奖,但是我想,也许我们可以在充分知情之后,试着尊重一种不同的,关于电影的价值观。

(原文发自《南方都市报》)

何谓

本名虞晓毅,资深影评人,《南方都市报》娱乐部副主任,华语电影传媒大奖评委会秘书长,《华语电影》系列丛书主编。

71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