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血浴战甲的诞生——《机械战警》幕后秘事(作者:Tim Robey)

robocop2_2813885b

文章题目:血浴战甲的诞生——《机械战警》幕后秘事
作者:Tim Robey
来源:
http://www.telegraph.co.uk/culture/film/10619036/RoboCop-the-bloody-birth-of-the-original-film.html
译者:死去的诗人
校对:龙猫公子

正当翻拍版《机械战警》(RoboCop)上映之际, 1987年的原版想必多少勾起大家的回忆,但这部技惊四座的电影背后,却有这分级斗争、演员解雇风波等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借此机会,蒂姆•罗贝(Tim Robey)为大家揭秘保罗•范霍文(Paul Verhoeven)那套重型战甲是如何被打造出来的。

27年前《机械战警》在好莱坞内引发了一场轰动,仅1300万美元的成本就在美国收获了5340万美元票房,并奠定了保罗•范霍文好莱坞电影大师的地位。藉此,范霍文的下一部电影——1990年版《全面回忆》(Total Recall)——的预算调高了4倍。《机械战警》已成了用来衡量血肉模糊、刺激、令人眩晕的暴力主流电影的标杆,以至于即将在本周全面上映的翻拍之作遭到了粉丝团全面抵制——如同圣地遭人践踏一样。

正因为这些原因,这部翻拍片一直没有高调宣传。但很少人知道,在拍摄片场,经典原版其实差点就泡汤了。

人们普遍认为《机械战警》改编自漫画书,其实不然。电影的确具有强烈的漫画感,但实际上源于两位编剧,爱德华•纽梅尔(Ed Neumeier)和迈克尔•迈纳(Michael Miner)的想象力。他们二人一直如饥似渴地阅读有关力量与责任的超级英雄系列漫画,像钢铁侠和蜘蛛侠等。

他们的剧本也是对《肮脏的哈里》(Dirty Harry)和《猛龙怪客》(Death Wish)那类电影里法西斯般荒淫的一次回应。电影《银翼杀手》(Blade Runner)让他们迸发了第一束灵感火花。1982年,当纽梅尔从雷德利•斯科特(Ridley Scott)的赛博朋克惊悚片的海报旁边走过时,萌生了这个关于一个警察奉命去追捕有思维能力的机器人的想法。估计他还不知道,这个念想已在《银翼杀手》里生根发芽,而哈里森•福特(Harrison Ford)扮演的里克•狄卡(Rick Deckard)就是机械战警原型。

已经创作了一系列荷兰电影的范霍文,把这部电影当成自己的好莱坞处女作,而不是英语片处女作——早在1985年,范霍文就拍过一部英语片,讲述中世纪的奇幻冒险电影《冷血奇兵》(Flesh + Blood),由鲁特格尔•哈尔(Rutger Hauer)以及詹妮弗•杰森•李(Jennifer Jason Leigh)主演。

然而他并非是纽梅尔和迈纳的首选导演——最早接触的《暴劫梨花》(The Accused)导演乔纳森•卡普兰(Jonathan Kaplan)是名导罗杰•科曼(Roger Corman)的徒弟,但他婉拒并转而接受了福克斯的《X计划》(Project X)。然后是不走寻常路的英国人阿力克斯•考克斯(Alex Cox),他的《追讨者》(Repo Man)洋溢着邪气,并且延续到了即将上映的《席德与南茜》(Sid and Nancy)中。考克斯拒绝了片约,转而去拍了不受好评的《直入地狱》(Straight to Hell)(由科特妮•洛芙(Courtney Love)和乔•斯特拉莫(Joe Strummer)领衔主演),他八成也不会同意去拍《机械战警2》的。

Peter Weller and Kurtwood Smith in RoboCop (Rex)
Peter Weller and Kurtwood Smith in RoboCop (Rex)

根据从不拐弯抹角的范霍文讲,他第一次读剧本时,压根儿不觉得它有什么过人之处,直接丢进了垃圾桶。倒是他妻子玛蒂娜把剧本翻了出来,并且劝说他再仔细看看这个故事的主题,或许他看第一遍时还没有明白讽刺的潜在力量,又或者他还不明白可以效仿电影中粗暴的企业化解决方法,用不正经的方式去对付执法机关。

才被说服后,他便开始就选角和制片商们争吵起来。他想启用旧相识哈尔(Rutger Hauer),对方想用阿诺德•施瓦辛格(Arnold Schwarzenegger)。但是这两个绝对的大块头都引发了一个问题,那套需要他们穿上蹒跚走动的机器人盔甲将会非常重。他们最终选择了体型轻盈的演员彼得•威勒(Peter Weller),他最为人熟知的作品是1984年的科幻电影《巴卡洛•班仔穿越第8次元空间大冒险》(The Adventures of Buckaroo Banzai Across the 8th Dimension)。

范霍文对威勒富有表现力的下颌非常感兴趣,因为他只有下颌不被遮挡。范霍文甚至大赞:“他的下巴好极了。”。尽管威勒为这个角色做足了准备,花了四个月的时间跟纽约的哑剧演员莫尼-雅金(Moni Yakim)学习掌握机器人的移动技巧,没过几天他还是在片场上和范霍文吵了起来。

按照范霍文的要求,特效化妆组组长罗伯•伯汀(Rob Bottin,代表作《怪形》)不得不把盔甲反复设计更改,最后到了一种令人恶心的地步。因此进度被拖后了,只留给威勒很少时间穿上盔甲排练,威勒当然不满。随着两人的战火升级,制片人迈克•麦达沃伊(Mike Medavoy)曾短暂地将威勒扫地出门,还直接叫停了开工才两天的剧组,并且居然脑袋也不拍便拉了兰斯•亨利克森(Lance Henriksen)来顶替出演墨菲(Murphy)。

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威勒被解雇后,反倒是那身讨厌的盔甲拯救了他——盔甲是为他量身制作并进行修改的。因为这样导演、演员和设计师的工作效率更高,也不用继续推迟拍摄。

至于墨菲的搭档安妮•刘易斯这个角色,布莱恩•德•帕尔玛(Brian De Palma)的御用,经验丰富的南茜•艾伦(Nancy Allen)是最好的选择,当然除了最后一刻差点被斯蒂芬尼•齐姆巴丽斯特(Stephanie Zimbalist)替换,后者因为合约档期的原因,拍摄风靡八十年代的俗气电视剧《斯蒂尔传奇》(Remington Steele)去了。

主要的拍摄工作在1986年8月6日至10月20日完成,但是拍摄墨菲被克拉伦斯•博迪克尔手下的黑帮大卸八块的细节片段却等到第二年一月才开拍。为了建造更具未来感的底特律,剧组轮流于匹兹堡市中心和达拉斯搭建布景,其中达拉斯市政大厅正面的部分就被用作OCP总部的外部轮廓。(正如一个达拉斯市民指出的那样,从众筹网站Kickstarter筹到的资金即将为底特律打造一个“机械战警雕像”,严格意义讲是放错了地方。)

另外,墨菲之前的生活里的情感也被保留了下来,使这个角色保留了人类秉承的某种特性。但仅仅把他当作一个“善良的”终结者来塑造,像阿诺在《终结者2》(T2)里那样,还是具有风险的,幸好墨菲的痛苦遭遇使这个人物更复杂了。

对于威勒来说,拍摄过程也是同样折磨人的,而强有力的表演印证了他的毅力。他面部的特效化妆要花上六个半小时,而穿上戏服则还需要一个半小时。“每天剧组开始拍摄之前我们就已经花掉了八个半小时”威勒回忆道,“而且你在塑胶脸塌下来之前只能拍五个小时。大概有27天——我不能完全说是‘苦日子’,但绝对需要僧侣一样的忍耐力。”在华氏100度的日子里,他每天瘦掉3磅,还需要一个私人助理带着电扇或者其他降温物品随时跟着。

Richard Nixon meeting RoboCop, in 1987
Richard Nixon meeting RoboCop, in 1987

当范霍文把剪好的电影交到美国电影协会(MPAA)送审时,审核人员并没有像范霍文和奥利安电影公司(Orion Pictures)希望的那样,给电影定成R级。(这还不算导演为了把电影的基调做得轻快一些,还去模仿俗气的商业电影,就像那句抽风的话“我就冲这一美元也得买!”)而像把保罗•麦克兰尼(Paul McCrane)饰演的埃米尔,在装有剧毒废料的大桶里“融化”以及执行机器人ED-209用枪射杀OCP董事会成员的戏份,都需剪辑后才能把等级从X级降下来。

范霍汶又反复递交了大概十二到十七遍样片——不是剪了这儿就是剪了那儿——直到最终电影以R级被通过。他声明原版的暴力成分被严重夸大,实际剪辑版本有过之而无不及,而这个“吓人”的完整版被当作未分级的家庭电影音像制品而还原出来。

关于《机械战警》最奇怪的一个插曲可能是它在发行家庭音像制品时举办的公关活动。奥利安花了25000美元雇佣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在镜头前和这个锡制的执法战警握手,尼克松把收益捐赠给了一个叫美国男孩俱乐部(Boys Club of America)的地方。但好像没人知道他是否看过电影。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