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绝美之城》导演保罗·索伦蒂诺谈奥斯卡之旅(作者:Chiara Spagnoli Gabardi)

p2125094656

文章题目:Paolo Sorrentino On His ‘Great Beauty’ Oscar Ride and the Future of Italian Film
作者:CHIARA SPAGNOLI GABARDI
来源:http://www.indiewire.com/article/paolo-sorrentino-on-his-great-beauty-oscar-ride-and-the-future-of-italian-film
译者:dxw 校对:James

在近几年,意大利的电影制作人几乎不会让自己离开那片靴子型的土地了,但是那不勒斯人保罗•索伦蒂诺(Paolo Sorrentino)在逐渐试图唤醒意大利电影制作的宏伟篇章,并把它带给世界各地的观众。

这位意大利导演通过电影《大牌明星》(Il Divo)把自己推向国际,用古怪的手法描述了意大利前总理朱利奥·安德烈奥蒂的生涯。这部电影激起了西恩·潘(Sean Penn)的强烈兴趣,所以决定出演索伦蒂诺的电影《为父寻仇》(This Must Be the Place)。他扮演了一位富有的中年摇滚明星,退休后生活乏味,开始寻找虐待过他父亲的纳粹战犯。

索伦蒂诺最新的电影《绝美之城》(The Great Beauty)里能看到五十年代某些意大利经典的影子,那些电影揭示了那个时期的社会疾病。“La Grande Bellezza”(意大利语片名),让我们想起了费里尼(Fellini)对罗马的奢侈、疯狂和浮华的精彩描绘。各种派对所描绘的戏码、那些荒谬的对话、努力对抗弥漫在整个城市的空虚,这些种种都被有着犬儒思想和是非观念的杰普(Jep)所忽视了。杰普是一个记者,一个社会名流,他唯一的小说《人体装置》提醒着他,他一直有着未实现的诺言。

保罗·索伦蒂诺解释,为什么《绝美之城》不只是关于意大利那些令人厌烦的上层阶级。

通过一部对伟大的电影制作的美妙歌颂,让伪装与现实交融,喧闹嘈杂与亲密安静结合,《绝美之城》让索伦蒂诺的注意力又回归到自己的祖国上。他已经获得了金球奖,英国电影电视艺术学院奖和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提名。这无疑让意大利电影卷土重来。上一次意大利导演获得金球奖,是在二十五年前,朱塞佩·托纳多雷(Giuseppe Tornatore)的《天堂电影院》(Nuovo Cinema Paradiso)。上一位获得英国电影电视艺术学院奖和奥斯卡的意大利电影人是罗伯托·贝尼尼(Roberto Benigni),他因1999年的《美丽人生》(Life Is Beautiful)获奖。

《绝美之城》正在选择性的在一些影院上映,并且距离奥斯卡之夜也仅仅只剩一周了,Indiewire与索伦蒂诺导演对话,讨论了关于他的奥斯卡之旅与意大利电影的状况。

《绝美之城》受到了怎样的启发?

它并不是一部自传电影,但是的确有很多个人因素在里面。比如说,如果我碰到电影里困扰主角的那些烦心事,我会清醒地、不抱任何幻想地看破它们。也许这就是和我有关联的,让我觉得感同身受的地方。

很多人把《绝美之城》与费德里科·费里尼(Federico Fellini)的《甜蜜的生活》(La Dolce Vita)和《八部半》(8½)相比较;你的电影都是很中庸的风格,那是哪位导演影响了你呢?

费里尼绝对是我非常喜欢的导演,还有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和几位近期的美国电影制作人,比如科恩兄弟,韦斯·安德森(Wes Anderson)、大卫·林奇(David Lynch)、吉姆·贾木许(Jim Jarmusch)和其他更多的导演,我一直带着崇敬与欣赏的心态来看他们的电影。

你的好莱坞电影之路已经走了多远了?

我现在忙于在美国推广《绝美之城》,对于一部非英语片情况目前还不错。在美国人们通常很看重电影,尤其是像纽约和洛杉矶那样的大城市,也会为电影做出巨大的努力和贡献。这进一步保证了《绝美之城》收到了如此多的反响,而且,对我们意大利人来说是一种很好的锻炼,因为我们已经习惯于一种比较即兴的电影创作。当你自己和美国工业化了的电影制作方式相碰撞时,你遇到了一个绝好的学习机会。

你知道在美国有很出名的当代意大利电影吗?或美国人还是仍然很喜欢意大利新写实主义或者意大利式美国西部片?

美国人对于现代场景十分在行,并且对于现在发行的意大利电影很感兴趣。有句旧语说,美国人认为意大利人陷于过时的理念中停滞不前。我不认为现在仍然是这样。美国人对于新近拍摄电影有很强的包容性,比如马提欧·加洛尼(Matteo Garrone)的《格莫拉》(Gomorra),和我的电影《大牌明星》,或者卢卡·圭达尼诺(Luca Guadagnino)的《我是爱》(I Am Love),它们不属于意大利电影曾经的光荣时期,也在美国饱受赞誉。虽然事实是能接触到美国的意大利电影并不是很多,但是我们需要继续努力,而且美国人对它们也持有开放友好的态度。

在《绝美之城》中,那种天然的社会不安让我们回想起了旧时的意大利经典,比如《艰辛的米》(Bitter Rice)(朱塞佩·德·桑蒂斯)(Giuseppe De Santis),《大地在波动》(The Earth Trembles)(卢奇诺·维斯康蒂)(Luchino Visconti),《偷自行车的人》(Bicycle Thieves)(维托里奥·德·西卡)(Vittorio De Sica),《罗马,不设防的城市》(Rome Open City)(罗伯托·罗西里尼)(Roberto Rossellini)。是否意大利现在的萎靡不振是因为一直沉迷于光辉的过去?

在电影中我感觉这更是一种影响,而不是电影的主题。我碰到过很多主题,探索过人类的状态和存在,人们的苦难与快乐,也包括缺乏决定性,总是浪费生命与时间,具有拖延症。我认为《绝美之城》更加关注人们的舒适与不安,和他们是如何精巧的解决这一切的。所以我们可以把《绝美之城》看作是一部关于一个国家的电影,这个国家有着麻木、堕落,有时甚至是粗俗的问题。但是总的来说,这都是人的本性,人能在面对真和美时不可思议地同时自卑自厌又激动万分。这是人性矛盾中的一部分。

电影中有几个场景很像梦境。在电影语言中,这种元素的重要性是什么?

我认为这些场景更像是对现实的反映,而每个导演都会用他们自己的方式抗拒现实。我利用了一些的想象力,这可能看起来我在制造一种朦胧的状态。我通常会把现实作为出发点,然后我会想去描写一个魔术师,他能让长颈鹿消失,但是那也不完全是虚无的幻想,这些事情事实上真的发生了。因此他们是真实的,至少是似乎真实的。

《绝美之城》真的有加长的导演剪辑版吗?

我想过做一个3小时10分钟的版本,但是现在还不确定。

为什么在金球奖颁奖礼上,你把意大利定义为一个“疯狂却又美丽的国家”?

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去说我的获奖感言,而且在这种场合上必须要简明扼要。但是意大利有一些可以定义为疯狂的态度,当然是好的方面了。在某种意义上,无论用怎样的方式都是不可预知的。并且,它的美丽毋庸置疑。

你把英国电影电视艺术学院奖献给了一月下旬刚刚过世的导演卡洛·马萨库拉提(Carlo Mazzacurati)。你愿意分享一下你对他的回忆吗?

他是我非常崇敬的导演,但是在私人方面我跟他并不熟识。我们几乎没见过面,但是当我的电影得以发行时,我会回忆起我们在电话中绝妙的对话。他非常支持我,有超常的感知力,他为我提供了一种完全不同的视角。因此我深深地缅怀他,而且我很后悔我没有机会和他度过更多的时光。但是他不住在罗马,所以我们要见面是很困难的。他是以为极其伟大的导演:叙述着自己诗意的宇宙,他值得纪念。这就是我悼念他的原因。

金球奖、英国电影电视艺术学院奖和很有可能获得的奥斯卡,它们有益于意大利电影吗?

我希望会。一部电影获得国际声誉通常会影响本国的电影工业。意大利电影需要人们的信任,还需要更大胆的电影人。因此无论是否欣赏一部电影,这样的曝光度对于制作电影都是强大的动力。

托纳多雷和贝尼尼有联系你吗?

金球奖之后我和他们聊了聊天,我们是很好的朋友。他们想要祝贺我获奖,我也非常高兴能和他们说说话。

你已经开始制作下一部电影了吗?

五月份我会和迈克尔·凯恩(Michael Caine)合作一部英语片,但是我想等它完成之后再聊这个。现在就谈这些会让我觉得自以为是。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

23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