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马奖:混的是台湾黑道?


回家上网,猛然看到最佳男主角是阮经天。当下心里一寒一震一紧一缩。眼前立马出现一出活生生的“东风破”,由王学圻、倪大红、秦昊和阮经天联合主演,前三者被派遣到某岛上寻找金马奖杯,正当他们自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充当向导小弟的阮经天从背后跑出来,给了他们一人一刀,然后笑呵呵地说,我们混的不是金马奖,混的是台湾黑道。

透过这个注水量极高的影帝大奖,金马奖再次证明,它要是不靠谱起来,那真是愚蠢到家的一个奖项,十匹马都拉不回来。爱台湾没有错,但金马奖不要爱的这么明显,丧尽“天”良。因为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考虑,阮经天能入围已是要庆幸,拿奖当真是万万不能,其他三人随便拿一个都能压死他。

从提名阶段开始,第47届金马奖就错漏百出,初审评委根本不知道是吃什么长大。对照得奖名单,如果组委会真有那么喜欢《艋舺》,为什么不直接把它放进最佳影片—— 好事者认为复审评委的性取向有问题。我只是感叹,侯孝贤该是有多讨厌钮承泽啊,而《艋舺》完全是一部重要的年度台湾电影。另外还有娄烨《春晚沉醉的夜晚》,这种众望所归的戛纳片完胜《天浴》好几个级别,编导实力有显著提升,同样被漏掉了。反正在我看来,本届金马奖最有技术含量的两个奖项是最佳剪辑和最佳原创电影音乐,获奖者都是《春风沉醉的夜晚》。

明眼人都看得出《透析》和《父后七日》是陪跑,两个剧本奖更像是犒赏。真要证明金马奖的分量,它们还不够。由于《当爱来的时候》和《第四张画》的强势存在,台湾人断然是不想复制年初《十月围城》的成功,否则就是崇洋媚外,也成了另一个金像奖了,所以《十月围城》做了一场“如梦”,而金马奖也真的成为了台湾电影的大轰趴。《当爱来的时候》和《第四张画》出尽风头,顺理成章,外人看着自然有些不爽。尽管从吕丽萍和郝蕾的角度来看,金马奖也没做得那么绝,以前对很多人更是仁至义尽,而最佳新人什么更是早早确认了要支持台湾新演员,但一颗老鼠屎搅坏了一锅汤,就是这道理。

我非常理解金马奖组委会希望看到这样的场面,以前台片ED不行,那就拉其他地方的凑数,甚至引入所谓的大华语圈电影概念,乱炖也好,毕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2008年开始,《海角七号》带动了一股复苏的潮流,但是不能一开始就褒奖,否则真是小家子气。去年出现低落,万马齐喑究,那就捧《不能没有你》。今年有四五部颇具重量的电影,那就可以往死里推了,反正内地和香港的华语电影也不咋地,爱理不理。因此呢,金马奖也就这回事,千万别把它当真了,它无法上升到代表华语电影最高奖项的境界。毕竟从商业或艺术角度上考虑,于情于理,这一届金马奖有些地方真是太狭隘了。

木卫二

专栏作家,影评人。《南方都市报》、《城市画报》等媒体供稿。华语电影传媒大奖评委,华语青年影像论坛选片人。参与编著《华语电影》系列丛书。

258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