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国列车》:被严重高估的反体制科幻片

p2144447241
奉俊昊的新片《雪国列车》,是一部被给予最高期待和被观众提前厚爱的真正大片,即便导演因忙于新片不能前来,票房依然早早告罄。宣传手册上强调着,这是一次向卢米埃尔和格里菲斯的伟大回归,将让观众回到电影最单纯最具奇观震撼性的百年以前。影片放映前的VCR中,在片场忙碌的韩国人表达着好多个抱歉,自信能以好看的故事报答这份厚爱,主演蒂尔达-斯文顿和宋康昊也提请观众系紧安全带,开始这场刺激的冒险。

事实证明,至少对我而言,这是一部被严重高估的传统冒险片。如若将影片里精致布景的一节节车厢丢到电脑游戏里,也就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通关类游戏。当然,对法国原著漫画的大手笔改动,赋予了电影一个看似精彩的末世之后社会。新冰河世纪的极少数幸存者,在一列永不停歇的列车中,被严格以阶层划分,有钱人享受着有花园、SPA、酒吧和夜店的顶级车厢,穷人则蜗居于列车尾部逼仄而肮脏的黑暗空间,中间则是维持着阶层绝对界限的大群警备人员。“帽子戴在头上,鞋子穿在脚上,你总不能把鞋子搁在脑袋上吧”,执行惩戒的女部长Mason教育着下等人。然而,要维持脆弱的列车生态平衡,就得有着残酷的淘汰,只是在神秘的专制势力下,这些筛选变得更有效率也更加残忍。

理所当然,反抗跟着压迫而来,重则落在了“美国队长”身上(主演Chris Evans曾扮演《美国队长》)。电影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又一个早已烂熟于心的反体制故事。无论是反体制,还是反乌托邦,这样类型的科幻片总能叫好又叫座。稍微往深处思考,这列被聪明设置的“末日列车”,就能带出绝对平等和相对公平哪样更重要的问题。而追求绝对平等的下层乘客,也渐渐成了一群乌合之众,他们的革命领导者在固执的冲破一道道铁门后,也几乎钻进了新一代独裁者的模子里。推翻旧世界,独裁新世界,这列的“起义—专制”号列车,早就是在中国历史里行驶了数千年,碾出一条悲剧的宿命之路。换作国际化大制作的科幻片,也无非是从蒸汽内燃机车变为电气自动化高铁。

不管初心有多单纯,牺牲有多壮烈,日月换了怎样新天,前仆后继的革命者们要想继续维持这个人类最后的居所,就不得不继续着有效率的剥削体系,至多期待一位有着相对公平意愿的明君出现。所有列车里的人,无论阶层,无论新旧,都早已被体制化了。只有宋康昊饰演的Minsu,这个末日前人类社会生存经验的人,才会不想再打着一节节车厢的通关游戏,通过窗外一些气候变化的迹象,他觉得是时候打破旁边的门,跳出列车,去挑战生存了。照导演奉俊昊的看法,这才是电影隐藏着的惟一“好人”。

可是,隐喻至此,哪还有什么卢米埃尔式的单纯视觉奇观?再说,空间如此封闭、阶层如此明晰,一切隐喻怎么都成了肤浅的明示了。如若有蛋疼者想往国际政治、历史研究角度去解读,也不妨算一件乐事。

其实,一切从创作到观影都需煞费点脑力的反体制电影,都已单纯的乐趣相距甚远。而它们所孜孜不倦追求的那么一点所谓深刻隽永的意义,也早被《美丽新世界》和《1984》这样的名著说透,人性和社会永远就那么回事。于是,还是至少对我而言,不但《雪国列车》被严重高估,它那些在影史上几乎树碑立传的同类——《V字仇杀队》、《妙想天开》甚至《黑客帝国》——都一样过誉了。

张海律
张海律

网名seamouse,曾任职于《南都周刊》、《香格里拉》、《明日风尚》等媒体,目前供职于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穿越Across》,腾讯娱乐特约评论员。

5 Comments
  1. 穷人希望重新洗牌,富人希望维持秩序。在当下的体制里,一个可悲的事实摆在眼前,革命者与独裁者都是为了获得自己的利益,斗争最后的结果不是成功与失败,只是他们的身份互换了。请逃出窗外,为自己活着。

  2. 每部看着都还可以的片子都有一帮自以为逼格高的人来场“深度解读”,每场“深度解读”一定要把世人公认的经典名著搬出来以显示“俺可是这个级别的”,而且他们还喜欢弄个标题党骗点击,这些人一边吃着五谷杂粮,一边写的东西却干巴巴没诚意,还自以为“脱俗”。

  3. 呵呵,您就继续搏出位吧!照这么分析,《黑暗骑士崛起》也不过如此了,您就别拿着三大电影节的高逼格标准来评判一部商业气息更重的科幻片了!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