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柏林电影节首位华人影帝廖凡:勇于冒险

liaofan廖凡能够胜任任何交给他的角色,即使在柏林获奖后他也不打算就此止步,而是继续踏上征途。

廖凡是个冒险家,他曾在银屏及舞台上出演了超过50个角色,因此很难为他的事业找到某种套路。

“我从来没有想过的通用的套路,”这位多产的演员说,“无论什么角色我都接受,我并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要这个角色有意思,我就会接下来。现在回想起来,我接过的主演角色一般都是生活在边缘的失败者,他们的情绪非常紧张,需要宣泄,有时候会采取非常极端的方式。”

2014年2月,廖凡凭借《白日焰火》获得了第64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也是首位获得该奖项的华人男演员。因为被认定不是当主演的料,在他的演艺生涯中出演大角色的次数屈指可数。然而,由于在大量电影及电视剧中出现,廖凡的名字和形象都为很多观众熟知。此次他在柏林获奖一事也被戏称为“配角的逆袭”。

他并不介意,还开玩笑说:“配角也是必不可少的。”

当他获奖的这一惊喜传回国内时,社交媒体便迎来了铺天盖地的祝贺——来自那些似乎已经长久关注他的人们。廖凡早期所在的电影公司华艺兄弟为他举办了庆功会,媒体细数了宾客名单后发现来宾均为他的“真朋友”,而不是那些趋炎附势只想登上新闻的人们。

但是,对于那些认真看过廖凡大大小小作品的人们,都不会他获得成功而吃惊,因为无论他出演的镜头多么短暂,镜头中的廖凡都演绎地有血有肉,并给这些角色打上了他独特的印记。

廖凡宽广的戏路中还包括很娘的角色,但他在影片《非你莫属2》中扮演的这一角色并不成功,因为第一部影片中该角色由另一演员演出。“冯小刚导演找到了我,我接下这个角色很大程度是因为好奇心,”廖凡解释道,“现在回想起来,这对习惯了我硬汉形象的观众来说,确实是一个挑战。”

但他更担心他的同性恋朋友或许认为他在戏中的出演并不那么到位。“我羡慕在《米尔克》出演的肖恩·潘(Sean Penn),他把米尔克刻画地入木三分,而我演的角色就是客串——博观众一笑而已。”

p2166608024
廖凡在《白日焰火》中首次担任主角,这部影片将于3月21日全国上映。而他之前出演的两部影片中的角色都具有非常强烈的情绪和十分立体的形象,但他都无所畏惧地克服了困难,但这两部影片并未公映。他说:“这个剧本给了我大量的时间(来检验我的表演技巧),耗时超过了五年,我出演的角色也经历了过山车一般的感情经历。”他在剧中出演的张自力曾经是一名警察,因为在任务中受伤,无奈之下带着耻辱被安排到保卫科当一名保安。就这一部分,廖凡做了大量研究和实地调查工作,与警察交流,看警察工作的视频。他观察警察单调沉闷的日常生活中必须面对的各种荒诞事件以及风险。在某次案件中,警察得到可靠消息并在宾馆突击抓获了一名嫌疑人,但他死活不肯供认。最终,警察意识到是他们记错了房间号码的一位数字。廖凡说,这些事情在现实生活中常有发生,但在这部影片中更加注重黑色幽默的氛围胜过于影片情节。

在拍摄主人公受伤后的情景时,为了表现角色堕落的过程,廖凡特地增肥了许多斤。这是好莱坞演员的经典作法,但在中国还十分少见。他说:“无论他展示的是好的还是坏的一面,我都必须让他真实。”

此外,这个角色对演员要求苛刻的原因在于,主人公内心的心理斗争没有肢体上的表现形式,而是通过片刻的沉默和极少的动作传递出来的。“我确实在他的外在形象上下了功夫,比如增肥。但是我可以理解、表达出他的感觉,因为我自身也曾有过类似的经历。所以我完全能够本色演出。”

9L8A8V8843AJ0026
廖凡为他的艺术生涯也受了很多伤,在拍摄大牌云集的《建党伟业》(2011年)时,他从马上摔下并受了伤,一度怀疑自己是否还能继续演艺生涯。“当12根钢针插入我的身体里时,我泄气了。”他回忆道。

身体上的创伤用一到两年时间便可恢复,但心理上的创伤却需要更久的时间——直到他接到《白日焰火》的剧本,这部电影为他打开了一个全新又不陌生世界,40岁的廖凡说:“我需要宣泄,我感觉自己了解这个角色,我可以将他复活。”

廖凡并不认为自己的生活是一个典型的成功。从上海戏剧学院毕业后,他从不缺工作。在他的早期作品中,很多也非常受欢迎,而他独立主演的电影也获得过一些奖项。“我演的不是一部催泪剧,”他开玩笑说,“获得大奖前我并不痛苦。”

现在,公众以及他的同行都发现了他的天赋,未来他在规划自己的演艺生涯时会有更多的自由。他说,只要有刻画深刻的角色,哪怕是小角色,他也会出演。他会不断尝试新的挑战,让观众们保持新鲜感,比如黑色喜剧,甚至是爱情剧,都是他想尝试的类型。“我也想尝试一些像《神探夏洛克》中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Benedict Cumberbatch)以及《集结号》中张涵予那样的角色,”他说,“如果你每次都演同种类型的电影,未来的道路就会越来越窄。一些大反转类型的角色会让我远离自满,并不断给我动力。”

即使廖凡不再演戏,他也不会失去冒险精神。他说:“我可能会尝试写作或者旅行。”

(译者:许鑫)

liaofan2
【访谈】

问:对演员来说最重要的奖励是什么——知名度,奖项还是经济收入?

廖:因人而异吧。我所寻求的是一种自我满足的形式。当我第一次在柏林看到《白日烟火》的时候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我觉得我已经得到了我想要的,并且超出了预期。

当你被提名的时候无法克制情绪。为什么会如此平静?

我的朋友倒是哭了。我曾夸下海口,我会赢得奖项,而且我也有这个自信。当然,也有运气。我觉的命运在朝我微笑。

问:在电影界谁是你心目中的英雄?

廖: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观赏的经典影片也与日俱增。那些黄金年代的电影比起我们所处的这个快速消费时代的电影富有更深刻的内涵。像是让·加宾,安东尼·奎恩都是我想效仿的对象,尤其是他们爆发力迸发的瞬间。我也关注黑色电影中的英雄像是亨弗莱·鲍嘉演过的那些角色。

问:在拍摄过程中你认为什么事让你无法忍受?

廖:我无法忍受等待。你不知道你将要面对什么。无论多么痛苦都得自己扛着,别人无法为你分担。拍完了《绿帽子》后,我的事业进入了低谷期,那时我情绪低落对任何事提不起兴趣。我不知道自己将何去何从。之后我尝试了一些商业电影的小角色。

问:你最大的遗憾是什么?

廖:这和我的职业有关。我要到各地去拍电影,因此不能时刻陪伴家人左右。

问:有没有你绝对不考虑去扮演的角色?

廖:目前看来还没有。

【别人眼中的廖凡】

廖凡像葡萄酒,值得细细品味。

—— 林志玲(台湾女星,在2011年与廖凡共同出演《幸福额度》)

在我看来廖凡获得柏林奖项对他来说有点太早了。但这是一件好事,从此以后它可以在艺术圈混日子做他想做的任何事了。

—— 孟京辉(舞台导演,廖凡多次参演他的剧本,最著名的是《恋爱中的犀牛》)

他骨头中弹,蹒跚在大街上,展示了毅力还有他的智慧,就像是超人一样。脆弱的身躯下隐藏这一颗反抗的心,使他的名字上了通缉令。他似乎生来就是为了遭受人生疾苦。他拥有圣洁的品质,他在平凡中创造奇迹。

——一名女影迷对廖凡在电视剧《生死线》中的角色发表的网络评论

(译者:小楠Phoebe)

【此文发于《中国日报网》】

周黎明

双语作家、文化评论人、影评人。常年撰写中英文专栏,包括《看电影》、英文《中国日报》、《名Famous》等报刊。每年撰写并发表中英文文章各百多篇,已出版18种著作(至2013年),其中三种英文著作。每年参与电视及网络访谈节目百多个,以及各种论坛、电影节、电视节目及其他文艺领域的座谈和咨询,担任嘉宾、策划或主持。

70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