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布达佩斯大饭店》:关于10件难忘道具的精彩幕后故事(作者:Ashley Hoffman)

The grand budapest hotel:THE AMAZING BACKSTORIES BEHIND 10 MEMORABLE PROPS
来源:http://www.papermag.com/2014/03/the_grand_budapest_hotel_wes_anderson_best_props.php
翻译:扬花点点 / 校对:Feather

于是,在这样一个周末,你得以观看《布达佩斯大饭店》,再次进入韦斯•安德森(Wes Anderson)式的幻想世界。你甚至委托别人山寨一幅片中出现过的“名画”《男孩与苹果》(Boy With Apple),你仍在Etsy网购平台坚持不懈地搜索着L’Air de Panache(同为片中捏造的古龙水)。我们完全能够理解!因为我们也对电影中出现的这些让人惊艳的道具久久难以忘怀。于是,我们电话采访了这部电影的道具师,罗宾•L•米勒(Robin L. Mille),让他给我们细说那些出彩道具的背后的点点滴滴。片中很多电影道具都会有专门的特写镜头——我们知道韦斯•安德森在这方面很较真——而事实证明确实如此,正如你预料中那样,他确保每件道具都要达到尽善尽美。“他绝对参与到每个环节,”米勒如此描述这位共同工作的导演,“无论他脑中如何天马行空,你的任务就是把那些想法变成现实,相信我,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每一样道具都留有他的痕迹”

从精致优雅(让人趋之若鹜的点心!普拉达行李箱!香水瓶!)到血腥重口(“切喉刀”,骷髅指节铜环,死猫),大部分道具从雏形开始,经历了大量的修改过程。同时,据米勒所说,只要有可能,安德森希望电影拍摄所在古镇(德国,格利茨)的当地手工艺人可以随时制造出所需道具。从邀请当地大厨提供由片中由阿加莎(Agatha)大量生产的上千份点心,到邀请世界知名设计师共事,米勒给我们讲述电影中最抢镜十件道具的幕后故事。

(Photo courtesy of The Grand Budapest Hotel)
(Photo courtesy of The Grand Budapest Hotel)

阿加莎的项链

米勒找到格利茨当地艺术家海德玛丽•克林格(Heidemarie Klinger),她在格利茨的瓷器店中手绘出代尔夫特蓝小瓷片,制出阿加莎(西尔莎•罗南Saoirse Ronan饰演)在电影中佩戴的交叉钥匙社团(the Society of the Crossed Keys)项链。米勒在描述与海德玛丽合作过程时说道:“我一开始就坦白说‘我们导演估计得让我返工20次,希望你能多担待’,而她确实一直悲催地改到最后,”她在麦森学(Meissen)的手艺,这个位于格利茨附近的城镇以瓷器手工制造业而出名。“每次我走进她的店,我都以为她会轰我出去并说,‘我受够你们这些搞电影的人了!’”

不过结果皆大欢喜。“我告诉她,‘你的作品将出现在大荧幕上方’。最终她出席了杀青派对。”米勒回忆道。

(Photo courtesy of The Grand Budapest Hotel)
(Photo courtesy of The Grand Budapest Hotel)

普拉达行李箱

制作精良的行李箱,必须有数不尽的配件,但安德逊想要的都是经典的老古董。
导演指名密友缪西娅•普拉达(Miuccia Prada)设计一款独一无二的用淡紫色绸缎做内衬的特制箱子。安德森和普拉达一起来来回回反复修改,把金属改用黄铜,颜色保持不变,但却不满意起质地来,一直到搭配完美为止。“拍摄空档,我们有一群保镖看守着那批旅行箱。”米勒说。

Perfume

L’Air de Panache古龙水

电影中,古斯塔夫先生(Monsieur Gustave,拉尔夫•费因斯饰演)毫不吝啬地往自己身上狂喷麝香味道浓烈的古龙水,以致他离开房间后,人们还能闻到那挥之不去的香味。这也是古斯塔夫逃离监狱之后最为渴望的慰藉。安德森让法国香室的合伙人之一马克•巴克斯顿(Mark Buxton)制作一款蜜色香水。米勒解释这个带泵的立方体瓶子的诞生过程:

韦斯为这瓶香水的节反反复复纠结了好几个星期,从香水喷瓶到瓶装液体的颜色。在我重新加工草图并让他再次确认之前,这款香水的方方面面都被确认过。而一切设计都是原创的,在市面上没有任何相似产品。

(Photo courtesy of The Grand Budapest Hotel)
(Photo courtesy of The Grand Budapest Hotel)

报纸

报纸这个道具基本就是你购买本片影碟的首要原因。播放影片,然后暂停,你所看到报纸上的一切信息,都是韦斯•安德森自己写的,从封面到内页。“就选择合适的字体都花了好几个月。尽管只是一闪而过的镜头,但你能读到报纸上他所编造的故事。”米勒说。

CourtesansAuChocolat2

花魁巧克力点心(Courtesan au Chocolat Pastries)

当地名点心师阿内莫内•穆勒-格罗斯曼(Anemone Muller-Grossman)烘焙出这部电影的重头道具:三层迷你蛋糕,顶部配以薄荷绿和亮粉色糖霜。“我们订做了1000个这样的蛋糕。我让她随传随到,因为奶油需要现打”米勒追忆道。

(Photo courtesy of The Grand Budapest Hotel)
(Photo courtesy of The Grand Budapest Hotel)

《男孩与苹果》画作

D夫人(Madame D),年老的贵族遗孀(几乎难以辨认是蒂尔达•斯文顿[Tilda Swinton]演的)受到古斯塔夫先生的悉心照顾,因此把这幅文艺复兴时期的肖像画遗赠给这位门房。这幅画由虚构的年轻画家约翰纳斯•范•霍特(Johannes Van Hoytl)所创,画中一位身穿丝绒、神情庄严肃穆的年轻人,用拇指和食指指尖轻捻着一只青苹果。“这是韦斯的创作出发点,”米勒说,“我记得这是让他最早付诸行动的一件道具,他找到了一个很出色的画家,并任命他完成这幅画。画作很细腻优美,我想韦斯会把它收藏在自己的公寓里。我想对他而言,这是灵感的来源。”

(Photo courtesy of The Grand Budapest Hotel)
(Photo courtesy of The Grand Budapest Hotel)

指节铜环

本片中很多角色都令人印象深刻,威廉•达福(Willem Dafoe)所饰演的职业杀手乔普林(Jopling)一角,让人无法轻易遗忘。。每当他大开杀戒的时候,他所佩戴的指节铜环同样抢镜。“韦斯说,‘嗨,罗宾,在指节铜环上加些骷髅头怎样?’好吧,我从没想过这样设计。你永远捉摸不透导演下一步想怎样,”米勒说。幸运的是,韦斯的朋友瓦利斯•阿鲁瓦里亚(Waris Ahluwalia,在片中饰演M•蒂诺)凑巧也是一名珠宝设计师,于是他为达福的手专门定制了这个道具。“就在达福戴上指节铜环的那刻,他眼中闪现出一种恶魔附体的滑稽感”米勒回忆道。

Screen Shot 2014-03-10 at 2.21.24 PM

割喉刀

“谁有割喉刀?”古斯塔夫在中世纪的监狱里询问他新交的小伙伴们,接着他们用割喉刀来切点心。“割喉刀的设计也耗费了些时间。他(安德森)写剧本时一早就安排了它的戏,而你首先想到的就是,这大概也就是把普通长剃刀,因此我寄给他一堆零零星星的东西……针对每一款设计图样我都分别做了实物,”米勒说。“他慢慢修改这些样品并问,‘什么最有震慑力?我们怎么才能做到让这个道具看起来最凶残?’”

(Photo courtesy of The Grand Budapest Hotel)
(Photo courtesy of The Grand Budapest Hotel)

挖掘工具

阿加莎把工具埋藏于曼德尔的点心里,偷运到狱中,以供古斯塔夫先生从牢房挖出一条遁逸之路。米勒说:“我在柏林的跳蚤市场找到了工具的雏形,并且获得了韦斯的首肯,他说‘我喜欢这个,但要做得更小些,因为这些工具必须能够被包裹起来。’一开始我还没弄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但我刚好认识一个仿制者,他可以完整复刻这些工具,只需把它们做得更小。”

(Photo courtesy of The Grand Budapest Hotel)
(Photo courtesy of The Grand Budapest Hotel)

米勒用剪纸版、三合板和假皮毛创造了阿德里安•布罗迪(Adrien Brody)甩出窗外的那只猫。“这也下了好一番功夫,”他说。“(安德森)会改来改去,一会嫌弃猫的尸体太大、一会又觉得太小,或者是血泼得不够多。你不能犯一丁点儿错,因为事无巨细,他都会最后把关。”

【原报道发表于3月10日,2014 2:30 PM】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

33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