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焰火》八千万票房的启示

文内图

刚过去的这周末(2014年3月30日),柏林电影节金熊奖获奖影片《白日焰火》的票房过了8000万大关。让人想起这部影片上映前,有媒体预测看它能否打破国产艺术片国际获奖国内票房毒药的魔咒。如今,魔咒已破,让艺术片拥趸者喜大普奔。当然,比起动辄数亿元的票房大鳄,8000万元只是个小case。可是对《白日焰火》这种卖相偏文艺范儿影片而言,却已经是一次不小的胜利了。

这种胜利是有价值的,它势必对同类比较中性的创作倾向有所激励。所谓中性,就是那种既不过度商业化,也不过于小众化的片子。因为有了《白日焰火》的示范效应,更多电影人就会努力去寻求个性与类型的融合,让影片既有风格追求,也不远离市场和观众。这是一条国产片通向未来的新路——它不属于张艺谋,也不属于贾樟柯。

之前,文艺片在国内市场几无立锥之地,只能采取“墙内开花墙外香”的外销策略——先拿到国际影展奖项,再透过海外艺术片发行渠道寻求海外票房,最后再返销国内市场。上世纪90年代以来,“第五代”、“第六代”无不是通过这条道路成长起来的。到今天为止,以贾樟柯为代表的艺术片导演依然走的是这条路。它为什么能走通?那是因为海外电影市场相对比较成熟多元,对不同影片的宽容度、接纳度都比国内市场较高。不管什么片子,只有制作品质有基本保障,就大体能找到自己的分众化市场和目标观众群。

可是,这条路贾樟柯走得通,比他更年轻的导演却未必走得通。毕竟,现在不是90年代,想在国际影展上获奖,对中国影人来说已经越来越不容易了。甚至可以说基本已经此路不通了。即便如同《白日焰火》这般幸运,也很难逃脱本文开头所说的那种魔咒。

所以现在的年轻电影人,只能强迫自己学会商业化生存,先得拍出有票房回报的商业片,在国内市场站稳脚跟之后,才能拓展自己的职业和艺术空间。可是一群新人,既无靠山,又无资源,往往无片可拍,怎么办?只好去接那些连自己也看不上眼的烂片。这种片子一旦进入市场,不但毁了电影人的清誉,还连带败坏观众胃口,抢占市场资源,劣币驱逐良币,最终导致市场的恶性循环。

所以我说,《白日焰火》的成功,为年轻电影人树立了一个新的样板。那就是如何在商业类型片的外壳中植入导演的个性风格和个人情怀,从而兼容影片的艺术格调、风格化与市场需要及观众口味。不过,现在这种成功的个案还为数寥寥,无迹可寻。但这条路的方向是对的,只要认准这个方向,就会不断有人去尝试。失败了,也不要紧,再尝试,再失败,再尝试。慢慢地,成功案例就会越来越多,成功的概率也会越来越大。所以,《白日焰火》的成功,给大家伙指出了一条通天大道。不!也许并非大道,也许只是一条崎岖坎坷的羊肠小道。但不管怎么说,有道总比没方向要好。

这当然不是鼓吹跟风,更不是怂恿新晋导演一窝蜂像《白日焰火》那样都照着黑色片、悬疑片里轧闹猛。我只是在描述未来拓展国产片类型和风格的一种可能性。跟风要不得,跟风必死无疑。任何导演要想确立个性化风格,就一定不能脱离自身的生活经验,和自己熟悉、擅长、并且能够驾驭的题材与类型。

我希望看到国内能出一些像希区柯克、卓别林、伍迪·艾伦那样类型片中的作者导演。这几位都是好莱坞类型片中的作者导演,一辈子只拍一种类型,喜剧就一辈子喜剧,悬疑就一辈子悬疑。中国大陆仿佛还很少有这种从一而终的导演。黄渤演了部电影,叫《蛋炒饭》。那里面黄渤演了个二傻子,一辈子只会一种手艺,就是蛋炒饭。一把铁勺抡了30年,一不留神,抡成蛋炒饭大师了。导演们都改记住这个故事。一辈子盯着一个洞深挖下去,挖个20年,你也就把自个挖成大师了。所以,宁浩,你最好一辈子黑色喜剧下去。郭敬明,就算你过了40岁,也别忘了接着小清新哦!

最后一句,说到拓展国产片市场的类型和风格,那绝对不应被理解为是一个单纯的创作问题。事实上,它也是一个需要产业、市场,制片商、发行人、影院经理、甚至影评人、观众共同参与的综合套路。特别是发行人和影院经理们,你们有责任培育现在的刚刚才形成的某些二三线初级市场,你们也有义务告诉那些才走进影院的新兴观众,什么才是真正的好电影。假如像现在这样,让国产片市场就这么放任自流地长期单一和市侩下去。最终受害的,除了观众,还是你们自己。

本文刊登于《解放日报》2014年4月1日“文化”版。略有改动。

石川

上海电影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电影家协会理事,上海戏剧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72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