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JIFF2014】《我的傻外甥》:酒精、飞镖和奇怪的一对

傻外甥

《我的傻外甥》曾入围去年威尼斯电影节的“影评人周单元”,导演奥莱奥托毕业于罗马电影实验中心,之前有过三部短片作品,本片是他的处女长片作,某种程度上,这部影片是在意大利传统的假面喜剧的风格基础上糅合了一些美国独立电影的题材元素和处理手法。

影片故事发生在意大利东北部的偏僻小村庄中,人到中年的保罗是一个典型的Loser形象,在一家小酒馆里打工的他酗酒成性,似乎仅剩的人生乐趣都堆积在这杯中物里了,酒成为了这部影片中一个不会说话的重要角色,象征着主人公的生活境遇和情感寄托,让人联想起美国导演佩恩的《杯酒人生》(Sideways,2004)用“酒精”来结构两个“失败”男性的喜剧故事。“没有希望的生活”还体现在保罗与前妻斯特凡妮娅纠葛不清的关系之中,他一直试图夺回前妻,维系婚姻关系,但现实是他只能以偷内裤的方式聊以自慰。臃肿的外形、邋遢的装束、古怪的行径都让人把保罗这个角色与意大利喜剧中颇为常见的浪子、小丑形象产生互文联想,例如费里尼《浪荡儿》(I vitelloni,1953)便是以小镇无业青年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生活作为描写对象。长不大的、与社会要求脱节的、无能的男性可以说是意大利式喜剧中最为经典的一类形象,新一代意大利导演在这一点上有着对本土电影传统颇为自觉的承继。

一个意外的消息暂停了保罗波澜不惊的庸常生活。当他收到远方姑妈去世的消息,第一反应是能否继承一笔遗产改变自己的困窘生活,但结果非他所愿,他需要接纳一个陌生的亲戚——患有轻微自闭症的侄子佐兰。白痴的另一面往往就是天才,佐兰的“木讷”、“古怪”中便时不时透露出这一点,例如他居然通过两本二战后的小说学会意大利语。更具情节推动力的还是他偶然显露的扔飞镖绝活。原本一心想摆脱这个“包袱”的保罗意外地发现了侄子的这个天赋,再次萌生了发笔横财的念头——让需要参加世界飞镖大赛,赢取高额奖金。

影片的喜剧性效果就围绕这两个“问题”人物之间来展开,天生冤家(odd couple)的人物模式在不同国家的喜剧片生产中都有着经本土性改写后的频繁移用。这种模式的常规往往是以两个人表面上的对立与冲突来表现实质性、深层次的男性友谊。影片正是在嬉闹、游逛的闲散情节中不经意地传递出两人之间相互教喻生活中的某些真谛,或者使对方对生活重新报有信心和希望的涵义。看似木讷寡言的佐兰其实有着丰富的内心情感,他对小姑娘的爱意是他把飞镖投向靶心的情感动力,虽然最终没能如保罗所愿赢下百万奖金,但在死水一般的无望生活中重现人生的热情和乐天、率真的心态似乎比金钱来得更为弥足珍贵。故而,这种寓庄于谐的方式既使影片不失意大利喜剧慵懒、随意甚至粗鄙的固有风格,又在缓慢的叙事节奏中实现温暖人心的点滴力量。

37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