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完美嫁衣》的孫洛昕觀看屬於「港女」的浪漫愛情

完美假妻

「港女」一詞是香港近年興起的詞語,專用來形容一些拜金、貪慕虛名、祟洋和挑剔的香港女性,而且也是不婚或遲婚的一群[1]。一直以來,都有不少媒體研究「港女」現象,對於「港女」愛情的描述,也多停留於負面和片面的面貌,尤以擇偶條件過高為眾矢之的,鮮有具體而富層次的探討「港女」的愛情心態。

眾多有關於「港女」的討論中,楊千嬅可算是代表著「港女」的一位明星,無論她在電影外的媒體報導和電影中的演出,楊千嬅都貫徹了「港女」的形象。在2011年上映的《完美嫁衣》,楊千嬅因著孫洛昕一角,建立了一種「港女」的角色形象,從而獲得「第十七屆電影評論學會大獎」中的「最佳女演員」[2]。可見,《完美嫁衣》中的孫洛昕(楊千嬅飾)在一定的程度上,代表著「港女」的心態及相對於其他片面的論述較豐富的愛情表現。而且,這也給了下一部《春嬌與志明》余春嬌的「剩女」形象舖設了更多前設的描述。所以,分析由楊千嬅飾演的「港女」角色,對了解現時不論「港女」或「剩女」的形象,都能令整個片面而負面的形象,變得更為立體。

吉登斯和孫洛昕對於愛情的看法
吉登斯(Giddens)認為愛情當中,可有激情之愛和浪漫之愛的分別,激情之愛是縱慾的、不穩定的愛情,浪漫之愛則是穩定的、分享的愛情,而當中也會涉及性愛,但並非激情之愛的縱慾。由於現代化的關係,男性需要出外工作,而女性留待家中持家,勞動生產的場所開始離遠家庭,男性對於家庭的控制也愈來愈少,取而代之由女性的母親,以教化的方式來影響家庭及照顧孩兒,使社會的愛趨向於女性化的愛,以一種分享、穩定和了解的浪漫之愛為主。

而女性對於浪漫之愛的長久、穩定使她們更看重婚姻關係,甚至會是一種對於未來的期待。女性會認為把性愛與另一半分享,就是另一半對女性未來的承諾,而這也是女性視為自我和自由的選擇,是脫離女性的母親的方式,女性從對男性的依戀而獲得對自我的肯定和價值,使自我價值與愛情連結。[3]

套用於電影中,孫洛昕對著友人哭訴自己其實並非如外人所看的那樣強悍,就算她的工作再成功,但也不及結婚來得滿足自己。可見,孫洛昕對自我的價值就是建立於邁向由愛而生的婚姻關係。而且,從友人為孫洛昕分析了Kelvin(葛民輝飾)和阿風(林峰飾)的不同,都認為Kelvin 成熟穩重,但傷害過孫洛昕,孫洛昕也認為,跟Kelvin在一起,需要跟對方在工作地位上的持平,而阿風就年輕,給了孫洛昕愛的感覺,讓她找回了單純的自己。

孫洛昕對阿風的肯定,表示了她的愛是依循著以「男主外,女主內」的性別模式。工作的著重使孫洛昕感到吃力,沒有了自我的存在,就算再與Kelvin一起,也只是在磨滅自我,而跟阿風相愛就不需看重工作,可專心於這段不受年齡界限的戀愛,讓男性主理向外的工作,孫洛昕才能找到自我。由此,孫洛昕為了找到自己希望的浪漫之愛,她會有一種女性化的方式來尋求愛情。

電影中女性化的愛
電影中,大部份的角色都是女性,從不同的情節來看,都看到女性化的愛主導了這套電影。吉登斯認為女性有著坦率交流的靈魂,可以補償婚姻的不足,就如孫洛昕與及她的姊妹淘一樣,經常共聚及談論男人的不是,又會互相支持彼此。「溫柔」和「共享」就是女性化的愛,這種愛多用一種教化勸喻的方式傳達。[4]孫洛昕與阿風相愛的期間,阿風多次給孫洛昕的好友包圍著,以教導的方式協助二人的關係,而且阿風的背景也是出自單親家庭,家中的媽媽也會以勸勉的方式,指導阿風的感情處理。女性化的愛不難在電影中發覺。

一段愛情關係不是由男性的權威而由女性的教化所主導,孫洛昕與阿風的愛情也不會由男性的阿風所控制,轉而由女性的分享和互相了解來領導。孫洛昕與阿風的愛情,一直都有著不同的符號指涉著二人的愛情,分享著二人共同甜蜜的回憶,如阿風畫給孫洛昕的咖啡杯蓋和Dan Brown 的小說。

所以,當他們二人的感情出現問題時,孫洛昕便會運用這些符號代表著他們愛情的回憶,向阿風坦白說出內心的恐懼。其中一個情節,孫洛昕礙於與阿風的年齡差異,而希望跟阿風分手,她認為自己很難再說一些動聽的說話去安慰阿風,但就採取了分享的方式,說出自己的疑慮,以恐怕再收不到「咖啡杯蓋」來表示害怕二人的感情完結。以上由孫洛昕對於一些共同愛情符號的運用,以及處理感情問題的方法,都表現了女性化的愛當中的「共享」和「坦白交流」。

這段由女性化的愛主導的愛情,其實一直都由孫洛昕帶領著,以接近母親的方法,教化著阿風。孫洛昕與阿風的感情問題,大多都來自於二人之間的年齡差異,她曾經兩次不承認與阿風的關係,但又兩次重新向阿風坦白來挽回彼此的感情,一切的控制都是由孫洛昕決定,而且都是她採取了溫柔的方式告訴阿風自己的需要,讓阿風跟隨她的需要。阿風在這段感情中,都是被動和配合的。

由激情之愛帶到浪漫之愛
孫洛昕與阿風的感情開始,是因為孫洛昕某次於酒吧中相遇阿風,孫洛昕主動跟阿風攀談及發生了一夜情後再相遇,才讓二人的浪漫之愛真正開始。由一夜的激情發展成浪漫的愛情。雖然吉登斯認為縱慾的激情之愛,其實是要與穩定的浪漫之愛分開,因為前者只講求一種急切的渴望,未必長久穩定的發展下去,不及於後者講求對於未來的期望。但在《完美嫁衣》中,這種說法就未能配合到孫洛昕的愛情。

孫洛昕在與阿風相戀後,認為那次無故跟阿風攀談的動力,是一種「不知從何來」的力量。這種突如其來的力量,其實可理解為一種急切的渴求,以放縱自己的慾望。而且,後來孫洛昕於工作的場合重新遇上阿風,覺得非常驚訝。由此可見,孫洛昕對於跟阿風的一夜情,其實是沒有承諾或未來的打算。直至重新遇上阿風後,孫洛昕才決定與阿風有將來的期望,以發展穩定的浪漫之愛,是一種由激情之愛發展到浪漫之愛的愛情。

孫洛昕追求愛情的方法,雖然未如吉登斯所言的浪漫之愛要與激情之愛分開,不過孫洛昕所追求的浪漫之愛及愛情所付予給她的價值,都是能夠配合的。由代表著「港女」的孫洛昕來表達以上的愛情表現,可以看出「港女」對於浪漫愛情的追求、價值以及處於愛情的表現。當中由激情演化的浪漫之愛,可能就意味著現今的愛情關係,都是由一種急切的慾望渴求作為基礎發展,脫離了以性作為一種未來承諾的看法。

相對於過往,主流以父權秩序觀看的兩性關係,男性必然是主動,女性必然是被動而言,「港女」孫洛昕主導的整段關係,就改變了這種看法。由第一次二人的見面並發生關係,到後來二人的來來合合,都可見孫洛昕才是引發這段關係的主動者。無論因為女性需要一段關係來得到自我的價值,或是希望以縱慾的方式來滿足慾望,電影中的「港女」孫洛昕,都是會主動去尋找自己的需要,有別於過往香港電影中,女性都需要期待男性給予價值。


[1] 梁敏慧:《潮語字典》(香港:萬里機構.萬里書店出版,2011年),頁24-25,92-93。

[2] 〈第十四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討論會筆錄〉,以入《第十四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場刊》,2008年2月27日。

[3] 紀登思(Anthony Giddens) ; 周素鳳譯:《親密關係的轉變 : 現代社會的性, , 慾》,(台北市 : 巨流圖書公司, 2001)49-84

[4] 紀登思(Anthony Giddens) ; 周素鳳譯:《親密關係的轉變 : 現代社會的性, , 慾》,(台北市 : 巨流圖書公司, 2001)57

吳子瑜

香港中文大學文化研究的碩士畢業生,喜歡看和研究不同的電影明星

3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