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JIFF2014·译】《卿卿我我》影评

p2126224026

题目:TOUCHY FEELY 《卿卿我我》
作者:Hank Sartin
来源:http://www.rogerebert.com/reviews/touchy-feely-2013
译者:树 / 编辑:Josy

这部可爱的小电影让我想起了爱德华•摩根•福斯特(E.M. Forster)那句名言:“只有联结!”(Only connect!)(出自他的小说《霍华德庄园》)。电影中的两位主角的谋生职业都需要和人进行亲密的肢体接触,而他们与人如此密切相连的不同方式构成了这部电影的核心。艾比(Abby, 罗丝玛丽•德薇特Rosemarie DeWitt饰演)是一名按摩师,她的生活看起来规律而又充实。她职业性的和人接触是她整个人生存方式的延伸。她的哥哥保罗(Paul, 乔什•帕斯Josh Pais饰演)是一名牙医,他只有在工作的时候才能真正感到自在。保罗清理牙模的时候看起来就像个快乐的工匠,但他与艾比或自己的女儿珍妮(Jenny, 艾伦•佩姬Ellen Page饰演)沟通交流时却又如此笨拙,以至于你可能会跟我一样,怀疑这个角色是为了影视效果才刻意被打造为这种阿斯伯格综合症(Asperger’s Syndrome)状态。

然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艾比的男朋友杰西(Jesse, 斯科特•麦克纳里Scoot McNairy饰演)在与艾比以及她的哥哥、外甥女共餐时,真诚地向艾比提出同居——显然是没经过大脑的一时冲动。然后艾比开始对肢体接触感到恐惧。你可以想象得到,这对一个按摩师来说是多么灾难性的问题,对艾比来说更是威胁到生存的危机。她不能忍受杰西的抚摸,更不能从事自己的工作。她盯着自己的皮肤(完美的特写镜头),凝视着这被称作肌肤的奇怪事物。

同时,保罗也在经历奇特的变化。本来因为他不乐意招揽新顾客,他的牙科生意已经一天比一天冷落,但他的女儿——也是他的助手珍妮却带来了转变。尽管珍妮不太情愿为保罗,但她依然想说服她最爱的咖啡馆里的咖啡师亨利(Henry,中山智饰演)来做一次免费检查。亨利承认自己下颚疼痛,珍妮向亨利吹嘘自己父亲“一摸就好”的神奇本事,终于说服了亨利,而事实上保罗确实把亨利疼痛的下颌“摸好了”。没过多久,因为下颌痛慕名而来的病人就挤满了保罗的候诊室。

这个故事有一种童话般的气质。琳•谢尔顿(Lynn Shelton)早先的《雄起日》(Humpday)和《姐妹情深》(Your Sister’s Sister)同样讨论了密切关系中不期而遇的困境,但这次她更喜欢探讨虚构语境下的人性维度。如果你突然间失去了使你的生活完整的东西,你会怎样?或者,如果你突然发现了自己更大的潜能,你会怎么做?

p2126225081
我希望我可以更喜欢一点这部电影。德薇特身上弥漫着一种温暖柔美的气质,让你完全相信她就是你脑海中最好的按摩师。并且,当她的角色面对这奇怪的危机时,德薇特在很多镜头中精准地表现了那种无言的恐惧。但这种状态大多只在电影中段出现,电影后半部的“狂喜之旅”一把把她从剧情设置的困境中拯救了出来。

其他几个次要角色都表现不错。艾伦•佩姬很轻松地表现出了珍妮对自己言行古怪的父亲的爱,但她也需要冲破他们共同生活所带来的藩篱(好在解释母亲缺席的前故事并未被明确交代)。还有斯科特•麦克纳里,我自《寻找午夜之吻(In Search of a Midnight Kiss)》就很喜欢他,他知道怎么演好一个总想支持女朋友,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的男友。艾莉森•珍妮(Alison Janney)很棒,但在片中出演艾比的朋友,一个点醒保罗人们身体之间存在能量链接的灵气按摩专家,同时也是个知心姐姐,未免有些大材小用。 然而,我不知该如何评价乔什•帕斯(Josh Pais)饰演的保罗。他把这个角色饰演的极端的笨拙,以至于在电影的前半部分这个角色和艾比简直不是同属一个世界的。他的表演风格过于做作明显。而在电影的后半部分,当保罗这个角色完全放开,电影却不负责地只用一组蒙太奇镜头而非具体事件来表现他的成长,。

我对这部电影的感觉在不断地变化。在放映结束的那一刻,即使电影有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大团圆结局,我还是感到很失望。但是在之后的那些日子里,我却发现自己总在不经意间想起影片中的角色。或许,这部电影就像其中的角色一样,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走进你的心里。
(编辑:阿圆)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

4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