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JIFF2014·译】《不毛之地》影评

wasteland_text

文章题目:Wasteland
作者:TINA HASSANNIA
来源:http://www.slantmagazine.com/film/review/wasteland
译者:dxw / 编辑:yunzhi

罗恩·阿塞尔(Rowan Athale)的导演处女作《不毛之地》(Wasteland),其标题就是对主角家乡的一种描述:荒凉破旧的约克郡对于当地年轻有抱负的人们来说是相当贫瘠的。在这部电影中,许多社会意识的符号也是第一次被提及,但《不毛之地》在本质上还是一部盗窃题材的电影,它幽默简明的基调中又夹杂了点枯燥,而其精心策划的抢劫却很巧妙,并且在其故事叙述中也有点臃肿和啰嗦。但是它并不是参照盖·里奇(Guy Ritchie)的模板,它追寻的是《亡命驾驶》(Drive)中的美学,用室内多色彩的照明方式巧妙的与室外风景的灰暗、荒凉做出平衡。

在闪回中,狼狈不堪的哈维(卢克·崔德威(Luke Treadaway))被极具好奇心的警察韦斯特(由戏份并不多的蒂莫西·斯波(Timothy Spall)饰演)严刑逼供,坦白了一件荒谬复杂的事情。在哈维的眼中不仅仅闪着光,而且脸上还浮现了一丝自鸣得意的坏笑,他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他的故事。史蒂夫·罗珀(尼尔·马斯克尔(Neil Maskell))是当地的毒品贩子,但是警察却查不到他犯罪的线索。他便诬陷哈维使他入狱。哈维出狱后有两个目标:开始新的生活和报复罗珀。报复计划由他的几个朋友,多德(马修·刘易斯(Matthew Lewis))、登普西(伊万·瑞恩(Iwan Rheon))和查理(杰拉德·基恩斯(Gerard Kearns))一起帮他实行。他们策划从罗珀所在工人俱乐部的保险箱里偷走5万英镑,而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故事的结尾是他们这个犯罪团伙走错了路,还与罗珀打了一仗,最后罗珀被警察抓住,人赃并获。警察韦斯特对于这样的巧合感到相当的惊讶,然而在他只找到了一盒的秘密磁带里面,却发现了哈维他们是如何制造完美犯罪并轻松脱罪的记录,一石二鸟。

阿塞尔根据主角一度光明的未来变得灰暗不堪的故事编写了自己的电影:哈维在失去了自己的管理培训项目的同时,还被冤枉入狱。与之类似的是,资质良好的查理却找不到焊接工的工作。在许多盗窃题材的电影中,罪犯都为了退休或者更奢侈的目的而储存着自己的意外之财。对于这些家伙来说,金钱是对真实未来的一种投资,其中一项就是在英国的偏远地区与朋友成功地开一家阿姆斯特丹咖啡馆。这些孩子们不是专业搞犯罪的,但是他们能意识到这是在犯罪。他们却依旧会为了达到目的而去违法。

在《不毛之地》中缓和了很多混乱的道德问题,也就是把罗珀写成替罪羊,并且把焦点集中于抢劫上。并不像《天使的一份》(The Angels’ Share),它开始于社会问题,但却电影的一半转为盗窃电影,《不毛之地》至少很清楚自身的类别标签。但是这部电影非常努力的想要赶时髦,比如低收入,穿着彪马的衣服,这样一来它就不能真正的为它所处的社会背景提供任何的意义和价值。

(编辑:吕萍)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

3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