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杰瑞德·莱托谈重返大银幕(作者:Jenelle Riley)

dallas_buyers_club_jared_leto_-_h_-_2013
Jared Leto on His Return to Acting
来源:Variety 作者:Jenelle Riley
翻译:Sarah 校对:Feather

杰瑞德·莱托谈重返大银幕:“我需要暂别演员身份才能重新找到回归时要诉说的话语”

杰瑞德·莱托(Jared Leto)在他洛杉矶家中的客厅里放了一口棺材。更诡异的是,他也不确定这棺材从哪儿来的。“我觉得它来自于《无姓之人》(Mr. Nobody),”他指的是自己在2007年拍摄近期上映的电影。“但我不太记得了。”

这个“棺材桌”里塞满了书,从古典文学如荷马(Homer)的《奥德赛》(Odyssey)到史蒂芬·金(Stephen King)的作品。

莱托对电影的喜好不拘一格、尤其喜爱收藏来自于全世界各地的独特艺术品,其中包括一座灵感源自《发条橘子》(A Clockwork Orange)中Moloko酒吧的雕塑,这一切都显示了他无论作为常人还是艺术家都无法被轻易定位。

他在《达拉斯买家俱乐部》(Dallas Buyer’s Club)里的合作搭档在他们第一次面对面交流的时候就立刻发现了莱托的这一特质。“我遇到了一个表演艺术家,” 马修·麦康纳(Matthew McConaughey)说道。“他不是一个局限于某种技艺的人—-能演、能唱、也能跳。他是一个真正的表演者,不管是在现实中还是摇滚演唱会现场,从举手投足间到灵魂深处。他有想法、够投入、对剧本理解到位、每次拍摄都做好了充足地准备。他是个表演家。”

2013年,对于告别银幕六年的莱托来说,此次重新登场颇为隆重。之前那段时间里这位42岁的多栖明星作为流行乐队“三十秒上火星”(30 Seconds to Mars)的主唱忙碌于他蒸蒸日上的音乐事业。

自从《达拉斯买家俱乐部》在2013年多伦多电影节首映后,有关于他在片中演出的讨论愈发热烈。他扮演的角色名叫雷昂(Rayon),是位变性人,最后死于艾滋病。

莱托为这个角色把体重减到114磅,但这个表演不仅仅是身体上的转变。

外表看来阴柔、轻浮却又犀利的莱昂有着温柔的灵魂,并且不怕顶撞她那恐同的生意伙伴罗恩·伍德罗夫(Ron Woodruoof)(麦康纳饰演)。莱托将这个困在男人躯壳里的女子饰演地如此的有说服力,以至于有场戏当雷昂换上男装去找父亲的时候,西装革履的莱托竟然让人看着很不舒服而且感觉很突兀。

这个角色为莱托赢得了金球奖最佳男配角。在此之前,除去演员工会奖提名之外,他已经获得了一些评论家的奖项。然而,在金球奖颁奖典礼前的一个星期,莱托甚至都不愿去考虑他有多大的获奖机会。

“兄弟,我是那匹黑马。他们不到万不得已不会邀请我去参加这类活动的!”他笑道,但这也不全然是玩笑话。“我总有那种感觉。即便到今天为止,我依旧觉得自己是局外人。”即使在赢得金球奖之后,莱托还是保持着谦虚的态度。“这个,很显然我没有准备好获奖词,”他在后台说道。

当1月16日奥斯卡宣布提名的时候,很多人都觉得莱托胜局已定。但是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他的电影有了观众。“我参演了很多小制作电影,并不是都成功的,”他承认道,“但是如果成功了,确是值得庆贺的事。”

在这行待了超过20年后,莱托知道出演不卖座的电影是什么感觉。他出生并成长与路易斯安那(Louisiana),和他的哥哥(也是三十秒上火星的乐队成员)一起由身为艺术家的母亲康斯坦斯(Constance)抚养长大。从小莱托就渴望成为一名电影制作人,但他却在1992年离开纽约视觉艺术学院(School of Visual Art)搬到了洛杉矶。“我当时有个错误的想法,就是‘如果我先找份演员的工作,随后肯定能当上导演!’”他笑着回忆道。

161679357-2
对很多人来说,莱托永远都是1994年的电视剧《我所谓的生活》(My So-Called Life)里的坏小子乔丹·卡塔拉诺(Jordan Catalano)。这部剧开启了他的演艺生涯。随后立即被明星光环笼罩的他曾于女演员斯嘉丽·约翰逊(Scarlett Johansson)和卡梅隆·迪亚兹(Cameron Diaz)传出高调恋情。在银幕上,他在《美国杀人魔》(American Psycho)、《梦之安魂曲》(Requiem for a Dream)中的表现以及与大卫·芬奇(David Fincher)在《搏击俱乐部》(Fight Club)、《战栗空间》(Panic Room)和泰伦斯·马利克(Terrence Malick)在《细细的红线》(The Thin Red Line)中的合作都令人难忘。但也有失足的时候,比如奥利弗·斯通(Oliver Stone)浮夸的史诗《亚历山大大帝》(Alexander),或是一些没有太多票房的小成本电影,如《第27章》(Chapter 27),这部影片里他扮演枪杀约翰·列侬(John Lennon)的凶手马克·大卫·查普曼(Mark David),为此增重了超过60磅,还患上了痛风。

“我拍的大多数都是独立电影、小制作影片,这些电影真的能伤透你的心,”莱托承认。“你不仅仅是为它们努力,你是在倾注你的心血。而当它们没有达到期望值的时候,真的很令人伤心,也会消磨斗志。”

这种打击也是莱托为什么自《无姓之人》之后再也没拍过电影的原因。在这部优美却离奇的科幻电影中,莱托扮演一个从9岁活到118岁的男人。这期间他同时也身兼“三十秒上火星”的主唱、吉他手、贝斯和键盘手的多重身份。

“三十秒上火星”不仅是一个演员的玩票之作,在全世界范围内,乐队都取得了评论家的好评和商业上的成功。“这让我很惊讶,也让其他很多人很惊讶。”他说道。乐队售出超过一千万张唱片,其中包括《国王和王后》(Kings and Queens)和《这是战争》(This Is War)这样的热门单曲。“我当时就是巡演、做唱片、拍音乐录影带和广告,”莱托说,“我们从没想到会发展成这样。这是你想都不敢想的事,因为单单是幻想都会有罪恶感。”

乐队也花了时间同他们的唱片公司维京/百代(Virgin/EMI )打了一场三千万的官司,这场官司发生在乐队试图更换厂牌的时候。但是莱托将这次的经历纳入纪录片《人造物品》(Artifact)中,他在其中出镜并以假名巴塞洛缪·库宾斯(Bartholomew Cubbins)【苏斯博士(Seuss)书中的角色名称】执导。(莱托之所以如此繁忙还有一个原因是:“当你有两到三个人格的时候,你的时间总是有限的。”他说得理所当然。)《人造物品》在2012年多伦多电影节上首映,之后获得了人民选择纪录片奖并与2013年12月由数字娱乐公司FilmBuff以视频点播的形式发行。

然而,让莱托远离银幕的最主要原因很简单,就是生活。“我曾经和泰伦斯·马利克(Terrence Malick)探讨过这个问题。他曾离开电影业20年。他对我说,‘生活就那么发生了。’”莱托回忆道。“他写着写着,有一天放下笔,回过神来,20年已经过去了。”

莱托非常感激这段时间里他在CAA的经纪人米克·苏利文(Mick Sullivan)和吉姆·托斯(Jim Toth)所给与的耐心。“这六年间他们一分钱没赚,但从未放弃我,这在好莱坞是真正信任的象征,光凭这一点他们都值得这个奖了。”他很快补充了一点,CAA同时也处理他音乐方面的演出契约,“所以我想他们应该还是很开心的吧。”

莱托认为这段空隙期使得他成为了一个更好的演员。“我觉得我需要离开才能再次找到想要诉说的话语。”他说道。当《达拉斯买家俱乐部》的剧本到他手中时,他立刻就为其中的描写和雷昂这个角色而倾倒。“我对自己说,‘去拍这部电影吧,看看自己还有多少潜力。这会成为另一次功亏一篑的经历吗?我会再次心碎吗?’这感觉有点像恋爱:让我来看看我能否再爱一次。”

《达拉斯买家俱乐部》的拍摄已经筹备了十多年了并且牵扯到了一系列的导演和演员。麦康纳和导演让-马克·瓦利(Jean-Marc Vallee)【《我心疯狂》(C.R.A.Z.Y.)、《年轻的维多利亚》(The Young Victoria)】的加入让这部影片最后尘埃落定。一开始挑选雷昂的扮演者是盖尔·加西亚·贝纳尔(Gael Garcia Bernal),但他在拍摄开始不久前就退出了。为本片选角的里奇·迪利亚(Rich Delia)、凯丽·巴登(Kerry Bardem)和保罗·施内(Paul Schnee)说眼看还剩几周就要开拍了,莱托的名字突然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里。

“我们想说,‘是这样的,他一直专注于音乐创作,但是如果有人打算借机重返大银幕的话,我们所提供的角色无疑是首选,’”迪利亚说道。“雷昂这个角色拥有美丽的心灵,需要像杰瑞德这样的演员,能够看到她的美,并且不带有色眼光,用真诚和感染力来刻画这个角色。”

瓦利和正在柏林巡演的莱托用Skype通了话,这次沟通给导演带去了惊喜。当瓦利登陆上线的时候,他发现莱托已经进入角色了。“在这20到30分钟的通话里,他穿着女装,跟雷昂一样,化了妆,”导演说道,“我以为他会在五分钟之后就会卸去妆容,但他并没有。他就像雷昂一般和我聊天,在我面前临场发挥起来。”

莱托说:“我记得当时在连线,我伸手去拿唇膏,涂上之后,我能看出他有些惊讶。然后我脱掉了冬天穿的厚外套,里面露出一件粉红色的毛茸茸的线衫,然后把它往下拉露出了肩膀。”

瓦利承认当时的震惊,他笑着说道:“他甚至开始跟我调情,‘哦,让-马克(Jean-Marc),我爱你的声线和你的眼睛,你真有男人味!’”。瓦利说他挂掉电话后就立刻告诉制作人和麦康纳:“我们找到合适的人选了。”

这个角色原本更多地是要塑造出一个艳丽的变装皇后的形象,但是莱托挑战将雷昂演成成了一个女变性人。“我本来觉得雷昂应该更男性化一点,有时会穿裤子,”瓦利坦白道,“但是每次他来到片场的时候,我都会说,‘好吧。天啊,你可真性感伙计。’”

《达拉斯买家俱乐部》是莱托那段时间所接的唯一一个剧本。“自那之后我再也没读过别的剧本了,”他承认道。跟别的渴望抓住好时机的演员不一样的是,莱托说他想慢慢来:“我并没有在很主动地寻找新的角色。”

讽刺的是,他说他现在打交道的人以为他是摇滚明星转行做演员。“有些人认为《达拉斯买家俱乐部》是我的第一部电影,”他说道。“我成了一个想当演员的音乐家,而不是一个想做唱片的演员。”

他的确计划在接下来两年内执导一部电影,并且说他在关注一些项目。但他还会再演吗?“会的,”他宣称。接着便是一段沉默。“但必须是非常出色的电影。才华横溢的导演、无可挑剔的剧本以及前所未有的角色,并且和一帮很棒的人在一起工作。这些是我的标准。而这样的事情是会发生的。”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

4 Comments
  1. 荧幕指的是电视屏幕,电影放映则是银幕。全文在讲莱托重返电影表演,应当用“银幕”而非“荧幕”,否则会产生误解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