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妙的情感触动——從攝影鏡頭看《小城之春》(作者:黃偉龍)


《小城之春》被喻為電影百年史的經典之一,講述了一個小婦人周玉紋的感情心路。乍看《小城之春》只是一部情節平淡的愛情電影,但用心去留意探究下電影攝影技巧就會明白導演費穆看似平淡下的深意。鏡頭上的運用給予了觀眾一個新方向,不再只是對於一個愛情故事的簡單敘述,而是有更深入的心理投影,讓觀眾能夠深入角色的內心世界,體會他們在愛情上的掙扎、徬徨、不安與及決心。

整部電影在鏡頭運用上,多以水平鏡頭作為主要拍攝角度,這樣就表現出這部電影的真實感;同時以遠景至特寫拍攝為主,亦大量的用上二人、三人及全景鏡頭,這樣就與及劇中每位角色的關係分佈;除此之外亦用上了很多景框外的空間,讓觀眾聯想以及揣摩主角們心理變化。

首先一開始運用了建立鏡頭,由數個由右至左拍攝的鏡頭拍攝小城外的草原之景,慢慢的靠近小城,然後到小城上殘破的城牆,再往後就是主角們居住的房子外的路上遠景,房子的後門外再接入殘破的房子內,告之觀眾們往下來的事情都是在這個小城及這間房子內發生,在建立鏡頭當中女主角的第一次登場在城牆上散步,由大遠景接入遠景然後慢慢步入中景,全程女主角只是隻身一人提著菜籃與丈夫的藥在散步,而中間亦有接入一個遠景三人鏡頭,章志忱,戴秀及僕人老黃三人的步行背景,這樣對比顯示出周玉紋的孤單感同時結尾亦再一次出現這個鏡頭來一個首尾呼應。

在殘破的舊花園內,運用一幅有破洞的牆,將戴禮言從景框內隔間到景框外,再由破洞中拍攝入內,周遭是一片頹垣敗瓦,他就背著鏡頭坐在裡面,這樣拍攝彷彿他就身處於與別人有異的空間,營造出一種滄桑落寞的氣氛,另一方面,妹妹的房間外,門和窗的關閉都將妹妹隔在景框外,但今次反過來是妹妹打開門和窗進入景框內,再加上屋內環境差異,表現出妹妹的活潑開朗,做成了一個與其兄情緒上的對比。接下來的對話及二人鏡頭亦充份表現出兄妹之間的疏離感,對話中配合上對比式蒙太奇,哥哥的特寫對比妹妹的遠景鏡頭,表現出距離遠及不親密之感,接下來的二人鏡頭運用了局部景深,近鏡頭的哥哥清晰地在整理牆壁,而遠方的妹妹相對模糊並逐漸退出鏡頭,再次表達出兩兄妹的疏離感。而妻子拿藥給丈夫那一場都採用了二人鏡頭,兩人的距離近但卻顯出不親密,因為兩人的表情都非常清楚,同時從鏡頭中可以看到雙方的眼神從沒有任何交流,亦沒有任何笑容。

戲中一個重要的轉折點,章志忱的出現作客在戴禮言家中,從這開始鏡頭上的運用更趨精彩及明顯地開始出現了光暗變化,在章志忱作客的第一晚,戴秀在唱歌的那一場內,整個空間就只有那一間房,但各人都有著不同的心情,而導演卻能夠只用鏡頭的左右移動和景深的變換就顯現出各人的不同心境。一開始的三人鏡頭,雖然明顯地周玉紋在鏡頭左方的近處,而戴秀和章志忱在右方遠處,但運用局部景深,只有周玉紋同章志忱的面部表情清晰,她沈靜地準備丈夫的藥和水,而章在戴秀的歌聲中卻失落的望向她,然後鏡頭向左移動,她將藥交給她的丈夫,丈夫表現得高興,而她則帶有點含羞似的不經意地向景框外的章的方向望去,而回頭面向丈夫時表情就轉回平淡,接著鏡頭再回到三人鏡頭,女主角背向鏡頭,而章志忱則保持失落的神情,同時景深已經轉移了,戴秀的表情清楚化了,亦表現出對志忱失落的疑惑同主動去吸引他的注意,這時鏡頭向右方移動演變成二人鏡頭,再轉向左方周玉紋與其丈夫的二人鏡頭,營造一個對比效果,戴秀與章志忱的親近和戴禮言與周玉紋的疏離,再加上章志忱與周玉紋過去的餘情未了與現在兩人再見卻不能在一起的失落,接下來戴禮言向右移動,鏡頭亦跟隨,形成另一個三人鏡頭,表現出章志忱與戴家的親密,同時景框外只剩下周玉紋,鏡頭隨之向左移動,景框內外的互換,來一個只有女主角單獨一人整理床舖的鏡頭,再向右切換回三人鏡頭,清晰地拍攝章志忱表情的突變,收藏起自己對周玉紋感情上的失落轉變為對戴秀歌聲讚賞及與舊友重聚的快樂,這一個長鏡頭充份的表現出兩人的內心那種高興與傷心的矛盾存在感覺,帶出這一個家庭內存在的複雜關係。

在光線上面,大多是取材於自然光,而晚上的拍攝則重於場景內所用的燈光,所以畫面上顯得比較自然,同時光暗上的掌握都對整部電影有著重要的影響,以周玉紋晚上往章志忱的客房前往的那幾場為例,特寫鏡頭拍攝黑暗下前進的一雙腿,慢慢轉為遠景讓觀眾注意到那雙腿是屬於女主角,營造出一個疑問,夜欄人靜下她要去哪裡,又要去做什麼?這時鏡頭漸光起上來,因為目的地近了,那是目的地內的燈光,女主角入到章志忱的房間,隱瞞她的丈夫去會見過去的情人,光暗就成為了重要的對比,兩人在客房裡每次的相會鏡頭都在逐漸的陰暗,這亦都作為了一個象徵,表示他們的關係不見得光,偷偷摸摸的,亦帶出這個關係在向壞的方向發展,女主角開始不能自制地去找章志忱,然後他做出了開燈這個動作,令畫面重新光亮來代表關係不能再繼續下去,這個光暗光的拍攝手法表現出他們倆的關係轉變。

《小城之春》的拍攝手法同鏡頭運用無容置疑是非常的精彩,情節上雖然簡單,但是鏡頭卻能夠帶觀眾深入角色內心的複雜矛盾,與及過中微妙的感情關係,讓觀眾能夠投入同時思考各人所做的一切。

罗展凤

香港中文大学毕业。现代语言及文化研究文学硕士。香港电影评论学会会员。电影音乐专栏文章见于《看电影》,另散见于《电影欣赏》及《香港经济日报》。现任香港公开大学创意写作与电影艺术讲师,专研电影音乐。有关著作包括《电影音乐》《流动的观影声色:罗展凤映画音乐随笔》及《必要的静默:世界电影音乐创作谈》。

179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