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子弹飞》:傻掰十记

傻逼是傻逼者的通行证,牛逼是牛逼者的墓志铭。
就这么回事。
最近在炮制论文,本来不想写这个的,平媒和电视台的稿约都通通推掉了,但这两天不少朋友让我发表意见,说牛逼上天了,你到底啥意思?上网浏览了一下,的确如此,吹得超高,快赶上政府工作报告了。
那就写一下吧,反正公映了,票房超英赶美,不管捧还是骂,都算是为《子弹》为国产电影做了宣传。
《让子弹飞》,我觉得有牛逼点也有傻逼处。
牛逼的话都让别人给说了,那我就说说傻逼的。

第一记:不该死的死了

已故影评人王崴写过一篇《银幕上的话本》,在《看电影》上登过,后收入那本影评集《渐隐》(中国电影出版社2007),我推荐所有想写剧本的 朋友们读一下。文中把传统中国文论中的四类经典人物“智将”、“帅将”、“勇将”、“莽福将”与电影做了结合,这四类人物,分别照应着智慧、外貌、勇敢和 运气这四种吸引观众的人物塑造元素,其中最吸引观众的,则一定是莽福将——运气。以《西游记》为例,基本可以套用在孙悟空、唐僧、沙和尚和猪八戒身上—— 想想,是不是悟能最招人待见?其实西方也是这么干的,譬如《指环王》里的护戒小分队,甘道夫负责出谋划策运筹帷幄,精灵王子负责让女观众尖叫,几个人类流 浪贵族负责杀伐征战,然后,那个矮人国王,是不是在搞笑中就把黑恶势力给打击了?(在我看来,霍比特人也算莽福将,他们最弱小,所以运气一定在他们这一 边。)当然,有时候这些元素可以集于一身,比如霍格沃茨三人帮,赫敏是智、美、勇三合一,波特主要是勇,那么我们可爱的罗恩——想想吧,为什么罗恩那么可 爱?而最合体的境界,那就是韦小宝了,智勇双全,八个老婆美若天仙,关键是——韦爵爷的莽福运气被推到了极致。事实上,金庸笔下的主人公几乎都是莽福将 ——要么掉到山谷里拣本武功秘笈,要么被绝世高人传了功力——当然,最爽的还是韦小宝那种速成法。
由此得出的编剧规律就是——不要小看插科打诨,莽福将最重要,莽福将不能死,一死万事休。按这种方法来猜度影片里的人物生死,八九不离十。那 《子弹》里的莽福将是谁?葛大爷。葛大爷屁股挂树梢,后面的剧情立马烂尾,最后打Boss,一个高大全的道德英雄打一个矮小残的世间恶棍,脸谱对脸谱,京 戏似的,咩意思?我说这部片子该剪掉1/3,就这个意思。莽福将死了,戏就该散了。论懂戏,姜小军不如青木。
更要命的是,葛大爷的戏分越来越深厚,人物越搞越立体。你说他薄情寡义吧,抱着梁刘嘉玲挤出的泪是不是真情?你说他胆小如鼠吧,被枪顶着脑门 还不忘涮张牧之一把——康城变鹅城,县长变师爷。你说他嗜财如命吧,最后明明可以带着大洋一走了之,喂神马还跟着张麻子缴匪?想溜,葛大爷的机会多了去 了,就是不走。丫要么是个受,要么人格分裂。
张牧之呢?仗义得没人性,用《非诚勿扰2》里孙红雷的台词说:“很可能是一个共产主义者”,一点也不可爱;黄四郎呢,跟《红色娘子军》里陈佩 斯他爸演的那位一样,就一个字:坏,没花头。于是,《子弹》便犯了跟《梅兰芳》一样的错误,后者明明是去拍艺术家的,结果让评论家齐如山抢了戏;前者则在 葛大爷和张牧之两位主要角色间出现了明显的失衡,戏都压在葛大爷那里了。
费了这么多笔墨,因为我觉得这是《让子弹飞》的核心败笔。

第二记:不该杀的杀了

杀黄四郎的替身做什么?他是坏人么?戏里说他也作威作福。不过通片看下来,这是个有点弱智、半傻半疯这么一人。姜老湿善用疯子,《阳光》里的 古伦木,《鬼子》里的七爷,《太阳》里的疯妈,都牛逼哄哄的彪炳电影史册了。《子弹》里这个替身呢?蒜都没装像,周韵一比划就试出是个假的,跑出去五里路 就给逮回来了,那你设置这个人物干吗?再说了,替身明明是个弱者,也是被黄四郎呼来喝去没有基本人权的可怜虫,张牧之杀他,这不是草菅人命?不是要把张塑 造成劫富济贫的道德英雄吗?英雄还能滥杀无辜?

第三记:不该善的善了

替身之死,已经让观众的道德认同发生了混乱。最后的戏更扯蛋,替身一死,黄四郎就崩盘了,侮辱自己的智商呢?最扯的是,最后还和张牧之搬两把 椅子搁那谈人生谈理想谈哲学。我擦!发哥的老大气质姜老湿也盖不住,这明显就是一个落寞枭雄,活活搞出了“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 的感慨。你到底让观众认同谁?既然是个坏蛋,搞得最后又善起来了,这不把张牧之的道德标高给骟了吗?得亏这是民国内战,如果跟《南京!南京!》一样弄个角 川跟咱们谈心,还不被唾沫星子淹死?

第四记:不该日的日了

说到角川,想起日本,《子弹》里处处透着姜老湿对日本武士道精神的崇敬。什么长刀短刀介错人,把剖腹讨论得那叫一个神圣;老六划开肠子端凉粉 明显走的也是日本武士路线;最后砍替身的头,比划的跟花柳太郎一个逑样。《鬼子》里还算对国民性的批判,《子弹》里自己倒成了鬼子了。更夸张的是,还弄了 一票日系老娘们抹了面粉搁城门口打鼓,这也是受了《南京!南京!》的启发?不是说日本元素不能用,关键八竿子打不着的你用他干什么?从时代背景看,那会东 北人民正跟关东军你死我活,你在南国弄个日本浪匪做甚?日!

第五记:不该文的文了

张牧之到底是不是文化人?蔡锷的手枪队长出身,讲武堂没上过,按说不算白丁,毕竟松坡将军也是一代儒将,张牧之跟着走南闯北还不明白唱片留声 机?北洋三年、东洋三年、南洋三年,拉倒吧!知道莫扎特的人能这么说话?最后一席白衣揭自己老底,搞得跟文艺中年似的,既然要突出匪气,就说张牧之是个纯 粹的绿林莽汉不就得了?一会文绉绉,一会武赳赳,又是人格分裂。不该文的,就别文,别老拿自己当知识分子。

第六记: 不该活的活了

黄四郎一死,悲情油生,反而是张牧之成了孤家寡人喝风打屁。书里不是死了么?那就死呗,让葛大爷留下来把黄霸整死,莽福将获胜,坏人被正法,张牧之永载史册,这才是贺岁片的路子。去看看1980年代的《响马县长》,人家基本按《盗官记》原著拍的,要不说还是国货好呢。

第七记:不该搞的搞了

看的很乐,傻乐。一个土匪带着一个骗子骗了官做,恶霸想骗土匪和骗子,骗子又在骗土匪,土匪还在骗恶霸……骗中骗的创意,巨牛逼一个叙事结 构,眼瞅着就是用误会、尴尬、阴差阳错、啼笑皆非做成的结构性喜剧,结果还没成型,就被姜老湿生生的拗成了二人转,所有的搞笑全是靠黄段子(川话版还要把 这种喜剧路数推上极致)。几个手下挨个交待不是强奸犯的理由,就是把手机短信搜集了一遍,明显是《三枪》的路数。都说小沈阳俗,反正我看阳仔在电影里不怎 么说脏话,反倒是《子弹》《非2》脏话连篇。装死人之前,还要往脸上抹红绿胭脂,我擦!硬咯吱人算技术含量吗?知道搞笑该怎么搞吗?结构完全被搁置了,纯 靠卖嘴皮子,一不留神还以为周立波是导演(姜老湿抱着梁刘嘉玲哭算是硕果仅存的结构性笑料了)。

第八记:不该来的来了

苗圃来做什么?打酱油也打得有点戏剧逻辑行吧?讲讲道理,又不是拍欣闻联播!周韵那个角色去掉有什么影响?就为了一起去浦东3P?姜武是什么 情况?对黄四郎死心塌地立马就反水了?死掉的老百姓呢?就没个交待?全是盲肠人物,一部患重度阑尾炎的片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跟《见过大爷》套拍的。不是 不能客串,但是冯小刚炮唱了句卡拉OK就没档期了?《功夫》里一句“还有谁”多拉风?《大爷》里一句“衡社杜月笙”多给力?到《子弹》里彻底沦为花瓶道 具,不该来的,就别来。

第九记:不该翻的翻了

片头翻火车那叫一个假。不会做特技,就别做,完全可以用别的表现方法。现眼。

第十记:不该响的响了

主题音乐直接抄《太阳》,我擦!真把自己当世界名曲了。

综上所述,《让子弹飞》就是一壶被酒精和春药稀释透了的劣质葡萄汁。
当然,《让子弹飞》是2010年最优秀的国产大片,在公映影片里,说最优秀也不为过。
批评姜老湿,核心原因在于:我希望姜老湿拍电影,而不是拍国产电影。
一年到头,能拿出手的国产电影有几部?
我看的电影不多,独立电影看得更少,这两年看下来,大陆影片除了《斗牛》《海上传奇》,还有哪盘菜能端得出手?
一个老男人领着一群糙男人手淫了132分钟。见过自恋的,没见过这么自恋的。
牛逼的导演,特别是牛逼到大师的导演,一定会关照到族群甚至全人类的某些共通问题。
票房好,是因为你赶上了一个2B时代,还有五千万宣发费用,不是片子牛逼。
我对别的导演宽容,但我对姜老湿苛刻。你是拍出过《阳光灿烂》《鬼子来了》的姜文!
等了三年,就弄出个这?!
What’s Out!连姜老湿也堕落成五亿导演了。
真要爷们,看看《刑房》《弯刀》;真要叙事能力,看看《无耻混蛋》。
库斯图里卡、昆汀•塔伦蒂诺、姜文、罗德里格兹,这在我心里曾是一类导演。
还好只把概念海报送到戛纳去了。
只在国内挣挣钱就完了。
千万别以为老百姓都跟《子弹》里的半裸枪队一样,傻了吧唧的谁赢跟谁干。明白人都看懂了,不要俯视大众,越装领袖越显心虚。观众群主要在年轻 人,这是未来的观众主体,在网上都看过《社交网络》了,这种质量糊弄不了人。要与时俱进,要学习,要与国际接轨,要接地气。不然,下一部就该《无极》了。
这不是杞人忧天,看着《非2》里絮絮叨叨的悼词,顽主确实已经死了。起根上说,姜文、冯小刚都是王朔的孩子,第五代偃旗息鼓,顽主一代也即将离去(当然片子他们还会一部接一部拍下去)。
有喷油说《子弹》里都是象征、隐喻、符号学,你丫根本没看懂,还有牛人考证出片子里N多触目惊心的现实隐喻。
我擦!《非诚勿扰2》里孙红雷还说了句“我爷爷是打响辛亥革命第二枪的人”。
考证去吧,说不定能得出结论:秦奋是马邦德的后人。
政治索隐式电影批评,曾经是中国电影的梦魇,当年先主席一篇《应当重视电影<武训传>的讨论》,彻底调转了中国电影的方向。从此,中国电影噤若寒蝉、百花凋零,直到只剩八个样板戏。
文革远去了,但文革思维在80后的头脑里依然萦绕。
还有喷油说,看着就是乐,就喜欢看老爷们飚荷尔蒙,就是狂欢,被姜老湿干就是爽。
那我没话可说,傻逼中的战斗机。
要记住:傻逼中的牛逼也是傻逼,牛逼中的傻逼还是牛逼。
所以,宁做牛逼中的傻逼,也不要混成傻逼中的牛逼。
与所有傻逼们共勉。
祝《子弹》票房大卖。

P.S.评星打分神马的都是浮云,我在豆瓣的评星都是乱打的。在时光网我更是从来不给电影打分,分数神马的都是被贵国的傻逼教育体系操出来的惯性。


|编辑:夏若特和树

图宾根木匠
图宾根木匠

电影学博士,中国电影家协会理论评论委员会理事,中国青年影评人联合会理事,北京电影协会编剧与导演专业委员,制片人,编剧,业余影评人 出版《疯狂影评》影评集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