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FF2014】马龙·白兰度小传(1)

the-godfather-trilogy

马龙·白兰度小传(1)


马龙·白兰度(1924.4.3 – 2004.7.1),以扣人心弦的、现实主义风格的电影表演而深受盛赞,被公认为有史以来最伟大、最有影响力的演员之一。作为一名文化偶像,白兰度最广为人知的代表作是《码头风云》(On the Waterfront, 1954)和《教父》(The Godfather, 1972),他因这两部影片而两度成为奥斯卡影帝。此外他还在《欲望号街车》(A Streetcar Named Desire, 1951)、《萨巴达传》(Viva Zapata!, 1952)、《凯撒大帝》(Julius Caesar, 1953)、《飞车党》(The Wild One, 1953)、《禁房情变》(Reflections in a Golden Eye, 1967)、《巴黎最后的探戈》(Last Tango in Paris, 1972)和《现代启示录》(Apocalypse Now, 1979)等电影中塑造了深具影响力的形象。白兰度还是社会活动家,一生支持过各种政治运动,尤其是美国黑人民权运动和多项美国印第安人运动。

1947-1949年期间,白兰度因在田纳西·威廉斯的话剧《欲望号街车》中扮演斯坦利·考瓦尔斯基而蜚声百老汇演艺圈。1951年当这一作品被搬上银幕时,他又在电影中再度塑造了这一形象,由此赢得电影观众的认可。之后,白兰度在《飞车党》(1953)中饰演摩托飞车团伙首领强尼·斯特拉布勒,为美国流行文化打造出最为有名的标志性形象之一。次年,他在《码头风云》中扮演泰瑞·马洛伊,首度摘取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之后几年中,白兰度又因塑造这些银幕形象而获得奥斯卡最佳男主角提名:《萨巴达传》(1952)中的萨巴达;约瑟夫·L·曼凯维奇的莎剧改编电影《恺撒大帝》(1953)中的马克·安东尼;以及乔舒亚·洛根的《樱花恋》(Sayonara, 1957)中的美国空军少校罗伊德·格鲁佛。整个五十年代,他三度入围奎格利出版公司年度影院调研的“十大最叫座影星”排行榜:1954年跻身第十,1955年位居第六,1958年则跃升至第四位。

白兰度在1961年执导并主演了西部cult片《独眼龙》(One-Eyed Jack),之后接连遭遇一系列票房失利之作,首当其冲的是《叛舰喋血记》(Mutiny on the Bounty, 1962)。由此,他的演艺生涯陷入一个低潮期,之后整整十年与票房成功的电影无缘。1972年他东山再起,在弗朗西斯·科波拉导演的《教父》中出演维托·柯里昂,成为他毕生获得评价最高的角色之一。这部影片成为影史收获最大商业成功的一部力作,与《巴黎最后的探戈》(此片令白兰度再获奥斯卡提名)一道,使他重归最具票房号召力的明星之列,在1972和1973年分别位居“十大最叫座影星”第六位和第十位。

1976年,白兰度在中断拍戏几年之后出演《密苏里山口》(The Missouri Breaks)。此后他满足于当一名高片酬性格演员,在电影中客串气度不凡的配角,如《超人》(Superman, 1978)和《公式》(The Formula, 1980)等。之后他索性暂别影坛九年之久。据《吉尼斯世界纪录》记载:白兰度出演《超人》中的乔·艾尔,工作13天获得创纪录的370万美元酬劳(相当于今天的1440万美元),外加票房11.75%的毛利提成。如此天价片酬更令他倍添他的神秘色彩。白兰度在科波拉的另一部影片《现代启示录》中扮演瓦尔特·科茨上校,以颇具争议的表演为自己的七十年代划上句号。该片收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白兰度从中赚取的巨额片酬和提成,令他得以从容度过八十年代的演艺生涯搁浅期。

在所有1950年之前初登银幕的男影星中,白兰度被美国电影学院选为第四位最伟大的男演员,这进一步巩固了他在美国影坛举足轻重的地位。在《时代》周刊1999年选出的“100位世纪人物”中,马龙·白兰度与查理·卓别林以及玛丽莲·梦露是仅有的的三位职业演员。2004年7月1日,白兰度因呼吸功能衰竭去世,享年80岁。

marlon-brando-image


早年生活

马龙·白兰度1924年4月3日出生于美国内布拉斯加州的奥马哈市,父亲老马龙·白兰度是一位农药和化学饲料生产商人,母亲昵称为“多蒂”。白兰度有两位姐姐乔丝琳(1919-2005)和弗兰西斯(1922-1994)。白兰度有德意志、荷兰、英格兰和爱尔兰血统,父系血脉的先祖约翰·威廉·白兰道(Johann Wilhelm Brandau)在18世纪初叶从德意志普法尔茨地区移民到纽约。白兰度自小接受基督教科学派教育,母亲多蒂是个非同寻常的女人,平时抽烟、开车、穿裤装——这些行为对于那个时代的妇女来说,都是很不寻常的。她演过戏,甚至当过戏院经理,曾帮助亨利·方达开启了他的演艺生涯。不过她嗜酒成瘾,经常酩酊大醉地被丈夫从芝加哥的酒吧领回家。白兰度在自传《母亲教我的歌》中伤感地写道,“酗酒带来的极大痛苦,令她表现出爱醉酒胜过对我们的呵护。”最终多蒂进了匿名戒酒互助会。白兰度对父亲流露出的敌意要强烈得多,声称“虽然我与他同名,但没有一件我做过的事情令他高兴甚至感兴趣过。他乐此不疲地对我说,我什么事都做不好。他习惯于告诉我,我将一事无成。”后来,白兰度的父亲需去芝加哥工作,全家便搬到了伊利诺州的埃文斯顿市。但父母在白兰度11岁时分居,多蒂带着三个孩子搬到加州圣塔安娜市,和自己的母亲同住。1937年,白兰度的父母重归于好,全家搬到芝加哥以北的伯蒂维尔市一起生活。

儿时外号叫“嫩芽”的白兰度自小酷爱模仿,具有吸取小伙伴举止的超常能力,并将其表现得惟妙惟肖。在“特纳经典电影”(TCM)频道2007年的纪录片《Brando: The Documentary》中,儿时好友乔治·英格兰回忆:白兰度最早的表演是模仿家庭农场中的奶牛和马,借此将母亲的注意力从酗酒上引开。他的大姐乔丝琳是家中第一位走上职业表演之路的,她去纽约的美国戏剧艺术学院就读,毕业后先在百老汇闯荡,之后开始演电影和电视。白兰度的二姐弗兰西斯则离开加州的大学,去纽约学艺术。白兰度曾经留过一年级,后因在校内走廊里骑摩托车而被利伯蒂维尔高中除名。

白兰度被送往父亲曾就读过的沙塔克军事学校,在那里表现不错,在戏剧表演方面一鸣惊人。可他在1943年毕业那年,因在演习中对来访的陆军上校表现不尊重,被处留校察看处分。他因此遭到禁闭,却开溜进城,结果被发现。教官们投票决定:将他开除,但同学们却纷纷支持他,认为开除的惩罚太过严厉。次年,白兰度被邀请回沙塔克继续就读,但他反而决定辍学,夏季时在父亲安排下暂时当起了沟渠挖掘工。之后他报名参军,但入伍体检显示他在协塔克上学期间踢球受过伤,落下了膝关节前十字韧带损伤综合症。他被评定为4-F级,未能入伍。


去纽约学表演

白兰度决定步姐姐们的后尘前往纽约,进入由美国戏剧协会(American Theatre Wing)开办的专业表演艺术学校,这是新学院(The New School)戏剧讲习班的一部分,由富有声望的德国戏剧导演厄文·皮斯卡托(Erwin Piscator)创办并执教。白兰度的大姐乔丝琳在1988年的纪录片《Marlon Brando: The Wild One》中回忆道:“他在学校参演了一部话剧,非常喜欢……因此决定去纽约学习表演,因为那是他唯一喜欢的事。当时他18岁。”儿时好友乔治·英格兰则在A&E频道关于白兰度的传记纪录片中认为:白兰度之所以在纽约爱上表演,是因为“他在那里得到认可。他不再挨批评。这是他有生以来头一回听说自己身上还有优点。”

白兰度是一位求知若渴的学生。他师从史黛拉·阿德勒(Stella Adler),从她那里学到了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体系的表演技巧,即通过对自身情感和经历的深度探索完全进入所扮演的形象。白兰度在学习早期就显露出非凡的洞察力和现实感知力。阿德勒曾多次提到:她在教白兰度时,有次让全班扮演一群鸡,并且说一颗原子弹即将在他们的上空爆炸。大多数学生都咯咯叫着到处乱跑,而白兰度却平静地坐着,表演鸡生蛋的样子。当阿德勒问他为何选择如此反应时,他说:“我是一只鸡,我怎么会知道炸弹是啥?”尽管白兰度被大部分人认为是一位演技派,他本人却并不同意,并声称十分讨厌李·斯特拉斯伯格的课:“在我取得了一定成功之后,李·斯特拉斯伯格标榜曾教过我如何表演。他从未教过我任何东西。如果他相信能够得逞的话,他甚至会声称太阳和月亮也归功与他。他是个野心十足、自私自利的人,利用来演员工作室学习的人们,试图将自己拔高为表演艺术的圣人和大师。有些人对他顶礼膜拜,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我有时会在周六上午去演员工作室,因为伊利亚·卡赞在那里授课,通常引来一大帮标致姑娘,但斯特拉斯伯格从未都教过我表演。史黛拉教过我,后来是卡赞。”

(未完待续)

编译:周坚 / 校译:陈西苓

 

马龙·白兰度影展在2014第十七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举办。
具体排片信息请参考:www.siff.com

(编辑:李阳,徐明晨)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第一品牌。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