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nes 2014】《摩纳哥王妃》:平庸”王妃养成游戏”

王妃

今年戛纳电影节是公认的“女性电影半边天”:简-坎培恩主竞赛单元主席,各个单元女导演作品15部之多,评委会半数女性评委……这样的一届戛纳,《摩纳哥王妃》作开幕片是多么应景。

法国导演奥利维埃-达昂曾以《玫瑰人生》将玛丽亚-歌迪昂捧上奥斯卡影后宝座,和于佩尔合作的《幽灵河》也颇受好评,女性+传记,正是达昂的拿手好戏。

这部以摩纳哥王妃格蕾丝-凯利为主人公的影片在上映前就饱受关注和争议。要表现宫廷那些事儿,皇室站出来指三说四很是正常,但好莱坞发行方也和导演在剪辑意见上不能达成一致,还差点造成北美发行流产。原以为这样的一部影片是有多么叛世脱俗呢,却不过是一版平庸又过时的“王妃养成游戏”。

摩纳哥王妃格蕾丝的“随机属性”是很不错的,其生平精彩度远胜平民出身的戴安娜。不被父母喜欢的富家女到奥斯卡影后,从影仅六年就在好莱坞受尽宠爱,是希区柯克的御用金发女郎……在成为王妃之前,格蕾丝-凯利的故事已经可以写本传记。而本片则讲述了格蕾丝离开好莱坞来到摩纳哥,简言之,就是“王子和公主过上了幸福生活……之后”。

教条、毫无自由可言的宫廷生活,相夫教子,但也见不了一心在政治上的丈夫几面,背井离乡,美貌与智慧并不能得到人民爱戴……这些,才是格蕾丝版“公主与王子幸福生活”的真实后续。

在这样的“游戏设定”下,一个好莱坞前明星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王妃?除了“法语课”“形体课”“文史课”来加成魅力属性,去菜市场增加亲和度,还需要时时关心王妃的“心情指数”,可选择“飙车”“纵马”“皇家牧师心灵辅导”等选项平衡王妃的抑郁指数,并在“跟随内心愿望重返好莱坞演戏”和“为家庭牺牲忍辱负重”两个选项中毫不犹豫选择后者。等等一系列动作后,格蕾丝便可成为凭一己之力揪出潜伏已久的宫廷间谍、化两国干戈为玉帛的绝世王妃。

以往,王室发表声明之类的都有欲盖弥彰之嫌,但这次谴责《摩纳哥王妃》“是虚构非传记”是有道理的。影片的确不该被定义为“传记片”,故事情节设计痕迹太明显,史料也因为戏剧感太强显得失真。妮可-基德曼接受采访时说,“我们的电影是真实的,但这个‘真实’是自由的”。什么叫“真实的自由”?这个表述刚好可以解释这部影片让我们在荒诞法国宫廷喜剧和严肃传记题材间不断游移,不知如何是好的原因。

达昂特别会挖掘女演员潜力,但妮可在本片的表现可远不如歌迪昂。当年《玫瑰人生》,歌迪昂因为“复活”了皮雅芙备受称赞。而在本片中,借用一位法国记者的观感——“我在期待格蕾丝,但我看到的只是妮可-基德曼”。导演一直用大特写对着妮可的眼睛等局部,这种“老套”的心理描写手段,实在难看出什么演技。

全片最好的是开头,格蕾丝好莱坞影棚收工,长镜头,一个正脸儿没有,妮可-基德曼只用后背就诠释了“优雅”的全部。这之后,耀眼的明星谢幕,不那么如意的皇室生活开始,格蕾丝失去了色彩,基德曼在本片的全部精彩也献给那未回眸已惊艳的片头了。

【原载于搜狐娱乐】

>>>点击进入戛纳电影节专题

(编辑:史波克)

帼杰
帼杰

旅法影评人,曾经应邀为国内多家门户网站担任国际三大电影节特邀影评人。

38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