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nes 2014】《特纳先生》:迈克·李的人性完结篇

《特纳先生》剧照|©️AP

继本届戛纳电影节开幕影片以“传记片”(因为此片虚构成分过多,故加上引号)《摩纳哥王妃》开场之后,主竞赛单元的开场影片再次以英国导演迈克·李执导的根据英国风景油画家约瑟夫·玛罗德·威廉·透纳(J.M.W.Turner)最后25年生活创作经历改编的传记片。尽管已经是2011年的参赛作品,但我还是非常清晰得记得《又一年》轻描淡写而又震撼人心的现场观感。

如今导演在数年前的那部电影中陈述了他对于人性最为光明的描写之后,《特纳先生》是他重新借助历史人物性格塑造继续完成自己对于人性挖掘的尝试,或者又是依旧如他自己所说的:一切事关家庭。和他之前的作品重新作个归类的话,《特纳先生》更像是《赤裸裸》(Naked)和《欢畅酣歌》(Topsy-Turvy)的表达人性的结合,这又是一部“非常规电影”(用迈克·李自己的话来说)。

历史上的英国著名油画家特纳本身就是一个矛盾的结合体,不管是他艺术创作风格的演变,为人处事上甚至包括他的私生活。《特纳先生》无疑就是这种分裂个性最为强烈的体验。影片是以欢乐开局的,至少在十五分钟之内导演以类似于纪录片的方式进行跟踪画家创作的道路,荷兰乡村风车下嚼舌的农妇带出的夕阳下导演的剪影刚好应和了画家最后临死的一句话“太阳就是上帝”。

在他繁忙而又安详的家中,有着一个老父亲和女保姆无微不至得照料生活起居,父亲既是他准备画材的帮手,也是他的经纪人;而保姆又是他的秘密情人,用来泄欲的工具。他的画作也是以明快而又亮丽的色调彰显他的内心世界,他以胜利者的姿态出现在同行和买家面前。但是对于艺术追境界的追求,对于光线完美效果的追求在他频繁而又劳累的写生旅途中逐渐诱发了他内心忧郁的一面。电影中他父亲的过世成了他艺术生涯和个人生活的转折点。

暴风雪,烟尘成了新画作的元素,尽管都是处于对光线的钟爱,但此时阴郁已经占据了画家创作的基调。他甚至在遭遇皇室画廊的冷遇后拒绝了富商的巨额购买条件而甘愿将作品无偿献给国家做免费展览。加上作家在写生途中遭遇的另一段感情又让他过起了两个家庭的双重生活。他甚至在遭遇皇室画廊的冷遇后拒绝了富商的巨额购买条件而甘愿将作品无偿献给国家做免费展览。这位“以光为上帝”的画家成也光线,败也光线,从快乐满足到凄惨结局。迈克·李用《特纳先生》来完成自己人性三部曲的终篇。

特纳先生的扮演者蒂莫西·斯波在这部电影中奉献了他多年演艺生涯中最好的表演,尽管在刚开始的电影中总让人想起哈利波特里的角色,但是对于特纳先生极富矛盾的忧郁症状的表演却实在传神。电影中一些有趣的细节,比如特纳先生极富特色的类似于猪的鼻鼾,以及走路略显夸张的姿态,前后性格状态的转换,都相当成功。当然,电影中最值得称道的还是对油画场景的视觉再现,在迈克·李的合作多年的御用摄影师Dick Pope的配合下,特纳当年的画作场景在美轮美奂的油画背景下和一些CG技术的处理下重新在大银幕上,迈克·李也以此用一场视觉盛宴来实现剖析人性的目的,而且相当成功!

tati
tati

旅居丹麦,深度影迷分子,曾代表网易、新浪和腾讯参加过戛纳和威尼斯电影节,也曾为国内多家媒体杂志提供电影稿件。

5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