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nes 2014】戛纳观影小记: 一种关注单元(5.15)

每天从电影宫爬回床第一件事都是在计算和确定第二天要看的电影。距离戛纳开幕已经行程过半,除了今天晚上争取看的高司令的处女作,目前为止27部电影已经入眼, 其中目前为止所有的主竞赛单元,还包括8部一种关注单元的影片。吃喝拉撒的时间都不够,码字就更不行了,就像丹麦同行Kim说的,“如果确实需要每篇文章都能言之有物,那是不可能看很多电影的”。这句话我自然赞同,对于之前电影节的记忆之一就是最后几天大脑被掏空的感觉,不过单独影评可省,散记还是需要的。至少可以作为一个自己观影的回忆,以及对少数人来说,也会是个观影指南。

今天这篇就谈谈目前看的“一种关注”单元影片吧。

Party Girl 剧照 (戛纳PR资料)
Party Girl 剧照 (戛纳PR资料)

Party Girl / 法国 / 96分钟 / 导演:Marie Amachoukeli-Barsacq,Claire Burger和Samuel Theis / 上映时间: 2014年5月15日

4_hjerter_red

开幕片Party Girl 是法国三个年轻导演Marie Amachoukeli-Barsacq,Claire Burger和Samuel Theis联合拍摄的处女作。在这部电影中,三位导演为了完成作品,甚至动用了自己的许多家人参与,而女主角Angélique的扮演者Sonia Theis-Litzemburger就是导演之一Samuel的亲身母亲,电影中的家庭成员就是现实中的家庭成员,每个人都在扮演自己的角色。如果说这是一场专业演员的演出,那么或许评价会是有所区别,但是这帮非专业演员却让电影增色不少。电影讲述了年迈色衰的舞女Angélique接受了一个暗恋她许久的客人的求婚,就此离开自己奉献了青春生活工作许多年的脱衣舞厅,搬到男方家中准备婚礼。为了能够让自己的婚礼完美进行,她联系并邀请了自己的四个子女,包括其中一个自小被别人收养的小女儿。但是就在准备婚礼过程中,她终于确定自己的归宿并不是自己的爱情所在,婚礼之夜,当宴席结束宾客散尽,她最终没有违心得接受自己得命运,而是勇敢地面对现实,离开了那位爱她地男人。

在《派对女孩》中,三位年轻导演并没有对事件本身进行任何道德说教和价值观评价,而是让这个结果交由观众自己去理解和思考。六十岁的前脱衣舞女不顾自己子女即将承受的社会压力,新婚之夜逃婚。这个故事本身在注重个人主义为中心的西方文化中,也已经是匪夷所思了,何况对于比较传统的东方文化传统受教者的观众。所以,我甚至可以将这个逃婚事件本身的影响力和《娜拉的出走》的精神影响层面相提并论。Angélique在年轻时连女儿亲身父亲是哪一个都无法弄明白,可见她的私生活是何其混乱,但是暮年的她却坚持只为爱情而做爱。电影中“她”的角色看似非常矛盾,又令人难以理解,但是以60岁高龄初试演艺的Sonia Theis-Litzemburger却将这个女人的困境和绝望以及不甘平庸始终坚持梦想的状态真实呈现,正如新婚之夜前她在告诉自己的儿子西蒙并不想结婚的时候,她在听到儿子的劝说后回答说:“其实我想听到你说,妈,我带您去巴黎吧”。逃婚之后,她该何去何从?结局会是什么?已经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勇敢地选择了出走。

That Lovely Girl 剧照(Cannes PR)
That Lovely Girl 剧照(Cannes PR)

That Lovely Girl / 以色列 / 94分钟 / 导演:Keren Yedaya / 上映时间: 2014年5月15日

1_hjerter_red

和往年的戛纳一样,在重要单元里总是会出现几部关于一些畸形情爱题材的电影,以色列女导演Keren Yedaya的That Lovely Girl就是今年戛纳此类题材其中一部。That Lovely Girl以老夫少妻的看似和谐的爱情场景开始,随着情节的推进观众才发现这原来是一对父女。更为惊人的是电影中乱伦的情爱关系并不是在通常的文学或者影视作品中所了解到的因为父亲的淫威囚禁女人的身心自由来满足自己的欲望,而是在于女儿提米从精神和心理以及性需求上已经形成了对父亲摩西的依赖。在父亲早出晚归独自幽闭家中的日子里,提米通过暴饮暴食和呕吐看似矛盾而又不断重复的动作来掩饰心理的空虚和;而摩西一旦不能及时尽早归家,猜忌不断的提米就会以自残来宣泄自己的不满。这种日子周而复始,直到有一天摩西带来自己新交的女友回家而促成矛盾的激发。

That Lovely Girl的乱伦题材本身就足够惊世骇俗,何况电影中父女之间还有好几场性爱的场面,不算暴露,但是足够惊心动魄。但是或许就是因为导演期望将这种乱伦的畸形关系通过类似于“斯得哥尔摩症状”的病症分析的解说,用了过长的不断重复的镜头场景对两人之间的关系进行表述。因为居于故事空间的封闭限制,导演的处理显得拖沓,言之无物。提米的出走是电影的高潮部分,特别是她离家出走跑到海滩上,在光天化日之下和初识的四个年轻男孩子相继发生了性关系。这种通过对盲目性爱的追求正是她长期在压抑的生存状态下自我放逐的一个表现!但是这个场景之后,电影重归于高潮之前的低落。在沙滩偶遇女人的帮助下,提米终于得到了暂时的栖息之地。摩西最终放弃了女友,重新寄望持续和女儿的乱伦关系,但是电影的最后,在提米得知自己怀孕后,担心自己未来的女儿将会遭受自己同样的命运儿最终选择离家出走。有趣的是,电影中成了提米救命稻草的这个偶遇女人,却又处处表现出一种同性恋的生活姿态。

以色列女导演Keren Yedaya算是一位戛纳嫡系导演,因为她就是凭借2014年参与的电影“Or”赢得了当年的“金摄像机”奖。本届入围的这部That Lovely Girl是她根据以色列作家Shez的小说Far From His Absence改编的,正如导演自己说的,“我的电影说明了这么一个事实,那就是一个父亲能对女儿造成的影响力”。当父亲从儿女年幼时就开始实施这种教育的话,孩子的身心就开始陷入囚笼,不是物质和地域,而是从精神上。因此电影最后提米选择了堕胎,因为她明白只有堕胎才是她唯一能够告别父亲解放自己的方法,但是,电影中这个看似唯一正确的决定也似乎是导演为角色做出的,而不是角色提米自己的选择。不管如何,提米最终离开了父亲。That Lovely Girl是一部很有勇气的电影,但是导演自己毁了原本更为成功的创作。

有趣的是,在15日第一天的“一种关注”单元两部影片中,都选择了女人们自己选择出走,来决定自己未来充满无知和挑战可想而知也是极其艰辛的生活。

tati
tati

旅居丹麦,深度影迷分子,曾代表网易、新浪和腾讯参加过戛纳和威尼斯电影节,也曾为国内多家媒体杂志提供电影稿件。

4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