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nes 2014·译】《他和她的孤独情事》导演、制片人访谈

孤独情事

来源:戛纳官网
译者:Judy_筱、二道贩子
校对:Josy

《他和她的孤独情事》导演奈德·本森(Ned Benson)、制片人卡珊德拉·库鲁昆迪斯(CASSANDRA KULUKUNDIS)访谈

是什么激发了你对《他和她的孤独情事》(The Disappearance of Eleanor Rigby)的创作灵感?
本森:我想要探讨两性关系中的感情问题。两个人共同经历了同样的事情,却可能有着截然不同的体验,这让我很感兴趣。扩展来说,我想要探讨的是我们所有人如何感受同一个故事,每个人在同样的时刻都感受到了什么,以及最为重要的是,它们之间的差异何在?我想,同时站在男女双方的立场上去讲述爱情故事是一个更好的方法,这比仅仅只偏重某一方的态度更为真实。

当你们的电影在多伦多首映的时候,是同时以两个版本呈现的:《他》(Him)和《她》(Her)。可不可以跟我们描述一下这两个版本是如何合并成一部的?
本森:这两部电影能不能合并一度是个悬而未决的问题,所以我们正好借此机会进行了尝试,结果很让我们惊喜。尤其是我们申到戛纳后获得通过,这对于我来说实在太疯狂了。我同《他》和《她》的原班人马一起剪辑,克服了许多困难才有了今天这部影片。我们所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希望第三个版本能有它自己的完整主体、节奏、主题以及构想,这就意味着早前的两个版本中一些重要的场景和镜头在这里就起不到作用。我们的关注重点在于这对男女,埃莉诺(Eleanor)和康纳(Conor),以及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而不再是分别描述某一方的感受从而展开不同的主题。影片更接近全知全能视角,更像是“他”和“她”之间的一种视觉对话,而不仅仅只是他们各自的主观体验。我在制作这部电影的时候使用了另外两部影片中没有用上的镜头,这样的剪辑经历真是让人难忘,也让我积累了许多制作电影的宝贵经验。

这是你的第一部剧情长片,能跟我们聊一聊你的拍摄经历吗?
本森:这可能是目前体验过的最具创造力的经历了。从开始工作的第一天起,我和同事们就建立了非常棒的合作关系,我们以惊人的默契完成了这部电影的拍摄。我之前拍过许多部电影到最后都没有完成,而这部看似最困难的影片,却成了我第一部完成的作品。“拍摄第一部电影”的体验只有一次,但这一次让人难以忘怀。

库鲁昆迪斯:这次与内德一起合作是一次很棒的经历,不仅因为他是非常有最具天赋的编剧之一,以及他能够在需要时10秒之内就把镜头剪辑好的剪辑能力,更重要的是而且还体现在他在拍摄一部电影时表现出的创造力和理解力对电影制作的过程始终呈现出惊人的创造力和理解力。拍摄的过程中,有些时候我会提到现实的问题,比如说些诸如“我知道你喜欢那首歌,但是版权费用我们实在承受不起”,然后他并不会计较,而是会相信我们总能找到更好的选择。这就是你在制作独立电影的时候应有的态度。后来我们变成了良好的拍档,对所有的事情都做到了100%的投入。

杰西卡·查斯坦(Jessica Chastain)在筹拍早期就加入了你们,她是怎么加入的?
本森:我与杰西已认识11年了,我曾拍过一个短片,在一个电影节上映过在一个电影节上公映过我的一部短片作品,当时台下的观众大概有12个观众人。放映结束后有个女孩就在大厅找到我,问我是不是这部影片的导演,我说是的。然后她说:“我想和你你一起工作合作。”然后我就在心里自问:为什么?这个女孩恰好就是杰西卡,当时她刚从朱丽亚德学院(Juilliard)毕业,想要去洛杉矶当演员。她是我的第一个粉丝,给予我长久以来的信任,这让我很感激,因为如果因为没有这份信任我甚至不一定能拍出这部电影。我们变得很亲近关系很好,然后我就有了拍摄这部电影原来那个原先的双版本的计划,并且邀她加盟……然后事情就是这样。人生真是充满了惊喜。

除此以外,我们再来聊聊其它角色的人选是怎么加入你们的团队的?
本森:杰西卡确定加盟之后,我就知道我想让要詹姆斯·麦卡沃伊(James McAvoy)来饰演康纳一角。因为由于他的档期有些问题,我们实际上直到开拍前几个月才确定了并没有锁定詹姆斯,直到开拍前几个月。对我而言,能让杰西卡和詹姆斯来饰演这对夫妻简直再好不过。在杰西卡之后,又一个确定加盟的是威廉·赫特(William Hurt),我们在开拍前一年他就和我们签了合约,也对剧本的完善做出了很大贡献。当我邀请的的“第一选择”第一人选们纷纷做出Yes的答复以后答应了我的邀约后,许多美妙的事情幸运的实情就纷至沓来,感觉就好像这部电影好像在一瞬间突然就完成了。,由我导演了一部执导,卡司阵容包括杰西卡、詹姆斯、威廉、维奥拉·戴维斯(Viola Davis)、伊莎贝尔·于佩尔(Isabelle Huppert)、塞伦·希德(Ciarán Hinds), 比尔·哈德尔(Bill Hader)、杰丝·威克斯勒(Jess Weixler),以及妮娜·阿里安达(Nina Arianda)的精彩作品。

库鲁昆迪斯:实际上,为了寻求更好的效果,我当时经历过漫长的演员选拔花了相当长的时间进行演选角,为了能寻求更好的效果。当选好剧本里一个合适的场景时,我就叫演员来读台词。剧本自己就能够挑辨别出最适合的演员。正如奈德说的那样,我们花了将近两年的时间等待配合詹姆斯的档期,而但当他一有空档,我们就立马开始工作。塞伦当时正好在东海岸工作,所以我给了他一份剧本——我们曾在《血色黑金》(“There Will Be Blood).”中工作过。我在早期就与维奥拉的团队接触过,得到她的大力支持。杰西卡自不必说,早就是我们团队的一份子。所以事情就象这样子,一点点在变得完善起来。在镜头的背后,这个剧本历经数年的打磨才最终投入拍摄,其中的过程是怎样的?

本森:我已经筹划这部电影很久了。我写了本小册子。有一本工作手册,里面写满包含了我全部的想法,包括,以及每个场景我需要体现一个怎样的情绪表达在每个场景中呈现和表达的情绪。我的想象已经让这部电影有了个大致的雏形,在此之后,我和团队成员一起工作,把我们的想法一一实现,这样的经历很棒。自己多年来的想法得以实现,我非常感激能以自己热爱的行业谋生让我开始去欣赏自己为热爱的事业所作出的一切。

电影的标题是怎么来的?
本森:在动手撰写剧本之前,我就开始琢磨《ELEANOR RIGBY》这首歌,一直去听,去捕捉这首歌所体现的情绪,以及角色所能体会到的情绪——尤其是这几句词“所有孤独的人啊/他们都是从哪里来”(All the lonely people, where do they all come from),从那时起,我就开始去思考这些感受着经历孤独的人们,并且把那句歌词记在了笔记本上。它帮助了我去建立合适我建立了剧本创作所需的情感空间来创作剧本,然后我就想,要不把女主角的名字也命名为这个吧。卡珊德拉在开始共事之时就知道我喜欢这个点子卡珊德拉在合作之初就知道我喜欢这种,体现婴儿潮时代出生的人和和我的时代出生的人之间的割裂代沟。所以我想用披头士的这首歌给来作为电影中的一种抽象的表达,当埃莉诺的父母用这首并不出名的歌为孩子命名的时候,体现出两代人之间联它也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了联系两代人的系的一个桥梁。

库鲁昆迪斯:并且如果与电影中发生的事情联系起来,埃莉诺就是消失了,她从康纳的生活中消失,变得不再是他认识的那个人,而康纳试着寻回原来的那个她。所以这个标题就捕捉到了也是为了表达这种感觉。用你们自己的话说,《他和他的孤独情事》到底讲的是一个怎样的故事是一部关于什么的影片?

本森:这是一部关于爱的电影,、关于生活是怎样的如何成为一种主观体验的电影。我们在某种程度上都有着这样相同故事都有过故事里的这样的体会,但是除了主角,其他人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有着不同的体会。我最想要探讨的是康纳和埃莉诺两个人之间的爱情故事,康纳和埃莉诺,他们尝试着弄清很想做到在经历了一些困难之后要,如何去互相理解对方。所以这是一部关于隐忍的故事,关于隐忍在爱的忍耐情、共情空虚、理解和视角观念当中的故事。

詹姆斯和杰西卡在银幕中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能跟我们聊聊这个吗?
库鲁昆迪斯:他们之间化学反应的关键在于他们幕后的合作。在很多方面,他们之间的工作方式都是不同的,但是他们对彼此共同为这部电影带来什么样的感觉达成了一他们想要在这部影片中进行的呈现有着非常一致的理解致的共识。所以他们之间很有默契。

本森:他们不同的工作方法实际上对于角色的呈现起到了作用,表现在康纳和埃莉诺在处因为影片中康纳和埃莉诺处理事情的方式也是上面的不同的。我对于他们的表演很是骄傲。作为演员,他们完成的非常好。

在电影中与杰西卡·查斯坦一起工作是怎样的?
本森:非常棒。她是是这样一种演员,当有一场戏需要很困难的情绪表达的时候,你需要完全信任她那种你可以完全信任她去阐释复杂情感的演员,因为她最终肯定能达到你所需要的效果。。她是我知道的最为努力的演员之一。她的情感表达十分充沛,当你拍她的镜头的时候,或者和她一起处理镜头的时候,她能够一次又一次的来过,让人难以置信。像这样的一部需要大量情感表达的电影,能有一个这样的演员,每个镜头都能达到自己的要求,并且还能给你提供选择——这真的太难得了。

库鲁昆迪斯:杰西卡把角色演绎的淋漓尽致、和角色完全融为一体,你甚至并不会感觉到她是在表演。她的表演是发自内心的。这部影片中我特别喜欢的一段我爱这部电影的一点是,杰西卡它给以在闪回场景中带给她很多样的表演,比如对爱情的付出,与詹姆斯的嬉笑调情。她就是把这种年轻的快乐完全地呈现了出来,但可惜这部分是后来没有被剪入正片中。

与詹姆斯麦卡沃伊一起工作是怎样的?
本森:他就像是一个美梦。他幽默而呆萌,十分迷人,但同时又是一个探索者。他工作十分努力,能连续地顺利不断完成每一个镜头,同时也会不断提出自己有许多疑问。他真的想要去抓住个镜头的重点。对我而言,他是那种能让我时不时感到放松的人,因为他自己就是那种人。总是很放松。

库鲁昆迪斯:詹姆斯出现了以后,就再没有人能胜任这个角色了。他就是康纳,任何问题都难不倒他。能有他在这个团队里真是太幸运了,他是个100%可靠的人。而且,最精彩的是好的地方在于,你一喊“Ccutut”,他就立刻变回他自己的口音和性格。而导演一喊“Action”,詹姆斯和他的口音就消失了。

你们有一队十分精良的配角卡司也阵容豪华。聊一聊和他们一起工作的故事吧。
本森:和这些出色的人一起工作,我可能会有种被宠坏的感觉。对于维奥拉、威廉和伊莎贝尔来说,他们就像是三位老师。我从他们每个人身上都学会了不少东西。他们每个人的演技都是那么炉火纯青。我很尊重他们,也真心希望能创造一个环境让他们的演技得到最好的呈现最大的发挥。威廉和伊莎贝尔都在法国待了很长时间,并且他们过去也演过情侣,所以这次的角色对它们来说可谓是驾轻就熟。他们甚至即兴发挥了一场戏,让这部电影更加丰富生动。我对于维奥拉至于维奥拉的评价是——她太棒了。

库鲁昆迪斯:对于维奥拉,我想说的是她就像是一部运转精准的机器。她的表演很有力量。每个镜头,每件事情带给的都是不一样的感受。她出镜的时间很短的戏份不多,但是却很出色非常完整的塑造了角色。她的戏让人感觉下更是她自己的一部电影像是一部独立。我们都喜欢再次和她一起工作。

本森:其他的配角也都极具天赋。我们有很多托尼奖获得主得者与提名者,实力很强。尼基·詹姆斯(Nikki James)曾凭借《魔门经》(The Book of Mormon)赢过一尊托尼奖,妮娜·阿里安达凭《穿裘皮的维纳斯》(Venus in Fur)赢得过托尼奖。凯瑟琳·沃特斯顿(Katherine Waterston)和杰丝·威克斯勒在纽约演过许多戏剧。塞伦·希德也是个个不错的很棒的舞台剧演员,同时也是我相见恨晚的朋友。他是个可爱的人,更是以及一位英俊的演员。他对于自己的每件事都处理的很细致。

库鲁昆迪斯:很高兴见到比尔·哈德尔尝试不同类型的角色。他在这里踏出了第一步。我的意思是,他虽然仍然还是那个迷人而呆萌的比尔·哈德尔,不过在有些地方,他的那个角色——一个很好的真心想要帮忙的好朋友,将会很出彩。
本森:这真的是梦寐以求的演员阵容。他们每个人都各有不同,但是相得益彰。能看到这些所有的演员在一起共同合作、达成默契是一件让人难以置信的事情。

电影的核心是一对夫妇试图修复他们的关系和曾经拥有的感情。谈一谈他们是如何从各自的不同角度来看待的?
本森:我的想法是,总的说来,埃莉诺希望这个事情就此结束,而康纳却竭力挽回。奇怪的是看到最后,康纳意识到了想要理解埃莉诺的话,他就必须放手。相对应的是,对于埃莉诺来说,你会看到在她放手的过程中,她总是回想起是会想到那些她想要回到他身边的时刻。所以这样看来,我可以说是康纳在埃莉诺的身后穷追不舍,但埃莉诺一直在躲开他。但是在最后,他们各自还是还是以各自的方式想未来走去。

埃莉诺曾说过一句话:“我们在一间屋子里,却相隔万里”。你能详细的描述一下她的感受吗?
本森:作为一对夫妇,他们处在悲剧的重压之下面对着个人的情感危机,即使电影当中没有明说,你也可以感受到他们的处理方式完全不同。他们就是不再知道该怎么去互相交流,并且由于这些,因此他们的沟通就像是说着不同的语言,所以对彼此的感觉也变得像陌生人一般。我觉得他们看待彼此的感觉就像是:这个人是谁?为什么同样的事情,你和我的做法会如此不同?

库鲁昆迪斯: 在我看来,他们即使被人群簇拥着,也会感到非常孤独。当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应该会有相互去理解。但是由于他们的处事方法做法大相径庭,看上去就像是他们看不到对方的完全忽视了对方的存在,。因为他们不在同一个情感表达的层面上。这就是如何把你的爱人变成陌生人的做法。

本森:最后,这两个人终于理解了为何彼此的处事方法是多么的如此不同。,事实上真相是每个人的处事方法都不尽相同——那就是我们自身性格的一部分,为了彼此的爱,我们需要去接纳接受这样的差异差别。虽然我们知道他们的生活经历了一场悲剧,但是这并没有在电影中呈现。

你们是怎么做出这个决定的?
本森: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决定,因为这部电影是关于一对夫妇的爱情——而非悲剧本身不是那么重要。而悲剧导致的对他们的行为和对于夫妻关系的影响,才是我感兴趣的地方。在片尾埃莉诺有句台词:,“对于这样的感觉,。我并没有准备好。”这就是对他们经历的典型描述。他们都没有准备好去面对那样的感觉,以及和随之而来的影响。所以我觉得,在讲述这样一个故事的过程中,体现和爱人的关系,以及生活对我们的影响,是比描述悲剧本身更重要的事情。

库鲁昆迪斯:每一段感情的开始都洋溢着幸福快乐,直到某些不好的事情发生。这些拦路虎让爱情饱受折磨,似乎隐隐地暗示着美好的情感终将完结最终死亡一般。这时你就必须做出决定:你们的感情根基是否牢固,可以继续携手前行,还是缘分已尽,你们选择分道扬镳。

电影中有一段是埃莉诺和她父亲的对话。父亲很想和她交流,他说,“悲剧就像是一个陌生的国度——我们不知道怎么和它的臣民那里的人们对话。”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库鲁昆迪斯:通常,当一场悲剧发生时,你无论说什么怎么说,都不能让对方好受。因为无论如何,灾难确实发生了,不管你多想帮助他们,你都会感到无能为力。尤其是作为父母,他们体会到的这种无力是最令人难过的。对于这些人来说,这样的进退两难,是他们最基本的纠结挣扎。
本森:我觉得每一个角色,都在这般无力改变的困境里面挣扎着。这种感受是他们俩不得不经历的,也没有什么正确的言行能让他们更好的解决这些事情。

康纳和他父亲的关系如何?
本森:我觉得康纳和他父亲的关系就是一个男人看着他的儿子,就像看到了他自己一样。但是儿子试图自己前行,。康纳不愿意接受他父亲的帮助,因为他正竭尽全力独立起来,不想活在他父亲的阴影之下。我觉得从情感上他们都很相似,而且我认为他们都很害怕承认这一点,想试着改变调和这一局面。

埃莉诺和她父母的关系如何呢?
本森:埃莉诺和她母亲的关系并不好,我认为她母亲仍然在忍受这种为了做母亲而放弃一切的生活对为了做母亲而做出的牺牲有所介怀。这样看来,她几乎怨恨并讨厌看到她女儿经历如此的困境,因为她自己也感同身受。有一个场景,埃莉诺的妈妈对她说,“我从来都不想当一个妈妈。”这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来解释,但我写这个场景是为了说明,她害怕她女儿饱受痛苦,因为她不想让她女儿在这方面受到伤害。以某种奇怪的角度来看,她试图不让女儿变成自己现在的样子,不用和自我抗争一生并不停地放弃成为她过去的样子,在某种程度上这个女人也在与自己抗争而放弃一些东西。我想正是她驱使埃莉诺离开逃跑的。而埃莉诺与父亲之间,交流的障碍致使他们无法清楚地表达对彼此的爱,但在心底他们都互相理解。而且由于他既是位精神病医生又是位老师,所以有那学究式的一面,他极力想要帮助她,但她并没有对他敞开心扉。因此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给她讲故事,告诉她当他在海上时洋里找不到迷失她时的内心感受,以及这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这是他的一种方式来,让她能够理解父亲是懂得她的感受的。

同样这对夫妻的朋友也在努力理解他们,特别是康纳的哥们儿,斯图尔特。跟我们说说这种关系。
本森:斯图尔特曾一度看着康纳说,“我现在不知道怎么做你的朋友。”这句话相当于说明了一切。他事实本质上是告诉康纳他不知道说什么,因为他害怕让他生气,害怕自己不够细心或又太耿耿于怀。他试图让康纳忠于自我,但只能眼看着他的朋友挣扎,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受到了影响。他尽可能试着成为康纳他尽可能试着成为一个最好的朋友,但他也想让康纳把自己当朋友。对他们来说,他们所说的话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能够互相对视互相理解的共同的时光。

维奥拉·戴维斯(Viola Davis)扮演的角色成为了埃莉诺的朋友。在影片中,她是唯一一个对这对夫妻遭遇的悲剧或者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毫不知情的人。跟我们说说她的角色。
本森:她是电影里唯一一个不知道埃莉诺经历过什么的角色。而且埃莉诺想要这样,因为在她生活中的每个人都很清楚地知道她的遭遇,并以相应的方式对待她因此改变了对待她的方式。我觉得维奥拉的角色中的某一部分个事物也许与埃莉诺相似,不管那是悲伤、孤独还是挣扎,她将其投射到了埃莉诺身上。不管那是什么,这两个人之间有一种认同感,互相都能感同身受,而这变成了一种维系。

临近尾声有一场戏里康纳和埃莉诺真正地与彼此交流并互相理解了对方。你能谈谈那场戏吗?
本森:在这场戏里埃莉诺回到了他们的公寓里。她和康奈都一起崩溃了。这是在康奈和埃莉诺自他们分开后,两人第一次真正理解了对方,并且有着共同的观点。

库鲁昆迪斯:我也喜欢这一幕的原因在于,你会看到导致这一幕发生的另一个场景里,埃莉诺走向康纳试图与他沟通。后来他们开车在雨中行驶,在车里他们都急于重获某种温存,但他们做不到。他们还没准备好继续前行。我认为那对于最后一场戏是在太重要了——他们必须崩溃才能真正重建关系。

这部影片的排练过程是怎么样的?
本森:我们没多少时间,大概一周或一周半的样子。由于他们的档期,并不是所有演员都能那么早到。但我们有一周的时间和杰西卡,詹姆斯,威廉,杰西还有塞伦在一起。看着他们排演剧本,读着其中的对话朗读对白,真是太棒了。我们处理他们的角色一起建立这些角色,聊了很多关于这些角色的世界讨论这些角色所处的世界,来帮助演员们发掘这些角色。这对我来说很奇妙,特别是与威廉·赫特工作,他是位一丝不苟的演员。从那段时间一直到拍摄之日,仅从与他的交谈中我就学到了很多东西。

对于演员还有即兴发挥的空间吗?
本森:有的。我们大部分都遵循剧本台词,但我想给他们自由的空间来尝试一下。我常常先让演员在拍第一条时自由发挥,如果要做调整我们会在其他地方改动有需要我们就会做出改动。特别是塞伦和伊莎贝尔会根据他们自身的爱尔兰男人和法国女人的特点来做调整,这样一些台词就能自然地从他们口中说出来了。但是我们得对所有演员都这么做。我们也给了其他演员这样的自由,因为我们想让一切对他们来说都能显得自然和真实。我想我们其实都是那种根据故事大纲进行即兴创作的人。

跟我们谈谈在纽约拍摄的经历。
本森:这就像梦一样,因为卡珊德拉和我都来自纽约。其他的大多是固有场景群众演员都完美地融入了场景。很多镜头的拍摄场地拍摄,人们只是骑着自行车或步行经过,全然不在乎摄像机。你确实能感受到了这座城市,而且,我们创造了我们心目中的纽约。

库鲁昆迪斯:影片的大部分是在东村区(The East Village)拍摄的,那里目前有一个临时舞台。这那很棒,因为它反映了康纳和埃莉诺在双方关系中所处的位置。你会看见很多建筑工地一堆建筑,这就好像一点小小的暗喻似乎是在暗示,让角色们从中吸取出一点什么正尝试着改变它们自己。在纽约拍摄确实给了这部影片许多正能量正确的能量场。

我听说当你们在汤普金斯广场公园(Tompkins Square Park)拍摄时那里发生了一件偶然的事情。跟我们说说那件事。
本森:我们有场在公园里的戏,通常在纽约城东村是没有萤火虫的,但在我们拍摄的那天晚上,萤火虫孵化了,起码有成千上万只。那天晚上简直太疯狂了,因为每年只会发生一次。我们之前完全没预料到,但这就这么发生了,其可能性几乎为无限接近于零。在汤普金斯广场公园(Tompkins Square Park)拍摄那个场景而且地上飞出这么多萤火虫简直是难以置信,因为萤火虫实际上是我的一个想法,也是我写在剧本里的第一批影象之一。因此这些萤火虫的出现真是件不可思议的事。

跟我们说说这部电影的选曲。
本森:好吧,总的来说音乐是我的生活中一个重要的元素。我通常边写剧本边听歌,标题的灵感就来源于披头士的歌曲。我给了演员们歌单,上面有我认为与他们的角色有关联的歌曲,而且我们甚至根据具体的歌曲的旋律和氛围拍摄具体的场景。通过为电影选歌曲的形式在音乐的选择上,我想要能够反映角色和情节我想要符合角色和情节的音乐,而绝不是仅仅是我的个人口味。我们有许多故事线能在场景中体现这些角色及他们的品味,但我想对我来说最刺激的事情就是与作曲家颂恩·卢克斯(Son Lux),又名瑞恩·洛特(Ryan Lott),共同制作乐器。瑞恩和他的合作者为电影制作乐器,在看了初剪后他有了一个美丽的想法,即使用场景内的物体,根据它们来制作乐器,这样它们就能与剧情有某种联系。因此,比如在早期场景中埃莉诺和康纳坐在一张餐桌前,瑞恩的想法是当他们处在快乐的时光中时,用摆在他们眼前的酒杯作为乐器。那种乐器成为了配乐中反复出现的主题之一,也成了瑞恩为电影所写的歌曲。他写了一连串的手稿,然后我提出意见,随后他就将它们重新编排,变成了场景中承载的情感的结构。这个过程很酷,他,福·菲克斯(Faux Fix)以及他们的同事合作者完成了这么美的一份工作。更重要的是,我希望音乐能把感情深深根植于这个故事的世界,而不仅仅只是简单的堆砌情绪。想让音乐来反映这个故事中的世界以及感觉植根于这里,而不是简单堆砌。

跟我们说说布景的设计,以及它是如何创造你们试图传达的具体的气氛和情感的。
本森:我想要为康纳和埃莉诺创造两种截然分开的视觉空间或外观。出于他们不同的性格和行为,以及设计要和角色具有相关性的考虑,他们都有各自他们自己的配色和视觉节奏。除了两人同场之外的画面,,原因都不尽相似,即要与角色和他们的性格有关联。康纳有一种更加冷酷多变的感觉,而埃莉诺则是温暖而更加轻松的感觉,除了当他们在同一场景相遇时。这一切我都是和摄影导演克里斯·布劳维特(Chris Blauvelt),制作设计凯利·麦吉(Kelly McGehee)和服装设计斯塔西·巴塔特(Stacey Battat)一起完成工作的。在两部单独视角的电影中我想让他们待在他们各自的空间里,因为那些场景电影对埃莉诺和或康纳来说更加主观。在这部第三部中,我一开始让他们处在不同的色调和视觉空间中,最后想要他们处在一种以上视觉概念的混合体中,寻找一种综合的感觉,相互理解。每一个创新性的选择根据设计设计上的决定都要来反映出角色、,他们的情感空间,以及剧情发展。

你想要观众从这部电影中得到什么收获?
本森:我想要他们有自己的主观体验,希望他们能看到自己想在该片中看到的东西。我想那就是这部电影的魅力所在:那就是我们都有与这些角色共同分析按共处的私人经历,他们反映或清晰地表达了我们在自己身上认同的东西对自己的认同。这是关于两个互相相爱的人的故事,但他们不知道如何以正确的方式来爱。他们一同分享了生活中的许多事情,还有每一个情感有待于他们去分享。和每一份可以分享的情感。最后,我想埃莉诺和康纳能代表任何一对情侣,不管是异性恋还是同志,不管是还在一起还是已经分手,因为对我来说任何关系的美在于,你们都能根据共同的生活和经历发现“私语”,不管这经历是好还是坏。而且只有处在一段关系中的两个人才能真正理解这段关系,分享共同观点。当你经历了类似埃莉诺和康纳所经历的一切后,每个人都能说出他们想说的并试图与他们产生共鸣想说他们感同身受,但没有人能真正理解他们经历过的事情,除了他们自己,因为他们住在一起共同生活。有时候在事态变得困难后要花很长时间才能理解。人要在困境过去很久之后才能明白这一点。我们都是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处事合作方式,不同的看待生命的方式,但我们想要爱,那我们如何正确地去爱呢?我希望观众能认同这些在这些角色和这个故事,甚至或许在其中里会看到自己和自己正身处其中的情感关系他们自己的影子以及属于他们的关系,找到共鸣。

(编辑:史波克)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

3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