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nes 2014】《圣罗兰》:不讨喜的品牌宣传稿

圣罗兰

法国导演贝特朗-波尼洛版《圣罗兰》,是今年戛纳主竞赛单元包括开幕影片在内的第三部传记片。

之所以特别标注版本,是因为这之前就有另一部同样以时装界设计大师伊夫-圣罗兰为对象的同名传记片已在年初上映。当年两部“可可·香奈儿”撞车的情形再次上演,被人比较在所难免。
在贝特朗版《圣罗兰》新闻发布会上,主持人首先就向导演提了这个问题。贝特朗本人对此也很无奈,因为这意味着“情况变得更加复杂,包括市场、票房等等”。

与之前版本不同,贝特朗的《圣罗兰》只截取了这位时尚大师1967至1974年这段创作巅峰期,同时,这也是伊夫-圣罗兰和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曾经的亲密伴侣和终生挚友、圣罗兰品牌联合创始人皮埃尔-贝尔杰,以及被圣罗兰视为“爱人”的雅克-德-巴斯舍关系最为跌宕的几年。
贝特朗版的这版虽然入围了戛纳主竞赛单元,口碑上却与加里版各有拥趸。两下相较,前者的演员卡司更强大,年轻就已享有国际声誉的加斯帕特-尤利尔和法国文艺片男星杰瑞米-雷乃分别饰演伊夫-圣罗兰和皮埃尔-贝尔杰,俩人私下是好友,虽然都是直男,不过因为过于俊美,俩人都在此片之前就演过颇具口碑的同性恋角色。饰演雅克的路易-加瑞尔也是迷人性感又好戏的法国个性男星。这样的三人组合来演绎时尚大师的同性三角恋情,还是有看点的。

导演对三人关系表现的纯情又克制,相比《春宫电影人》《妓院里的回忆》的大量裸露,《圣罗兰》只有两个露点镜头真是相当的“保守”了。与加里版相比,伊夫的情感世界简直纯情的让人感动,与皮埃尔相濡以沫的温情与默契,对雅克的怀恋和那句深情的“我爱你”,让伊夫看起来像一个懵懂无知的孩子。他的世界里只有色彩、剪裁、音乐和情感,他不会修灯泡也不关心这个世界。因为镜头数量的刻意控制和处理,连伊夫不那么收敛的私生活和瘾君子的事实也被表现成一个任性孩子的单纯欲望。

看过两个不同版本会发现,贝特朗版才更像“YSL”的品牌新闻通稿。通篇赞誉,用几个无伤大雅的小缺点展示点儿所谓的诚意,言辞优美,但显而易见的美化反而不招人待见。

也许正是如此,还健在的皮埃尔-贝尔杰本人选择支持了SND电影公司制作的加里的版本,尽管在这一版本里,皮埃尔的形象远没有贝特朗版那么“圣父”。贝特朗不仅没得到圣罗兰直系亲友的支持,甚至连影片里的服装都是制片方自己重新制作,没有得到品牌一毛钱赞助。制片人埃瑞克在新闻发布会上显得颇有些义愤。

两个版本各有支持者,但其实都不能算传记片佳作,加里版的平铺直叙没什么意思,贝特朗将影片限定在9年时间里,用字幕做段落分割,也不见得高级。在一部个人传记片中,贝特朗显然还想表现些时代大背景,于是YSL在68、69年的时装秀与越战等在同一画面中作了分格,一边是流光华影,一边是炮火连天,影片最后(1977年前后)圣罗兰在为新秀做准备时,工作室墙面上贴了一张被放大的法国《自由人报》,头版是标题是“告别,毛”。我们可以明白导演意图,用这些大事件作为背景,试图表现圣罗兰本人与这个世界的隔阂,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骄傲又孤寂。但是除了这种直白到幼稚的镜头设置,导演真的不能想出更高级些的方式了吗?

【原载于搜狐娱乐】

(编辑:史波克)

帼杰
帼杰

旅法影评人,曾经应邀为国内多家门户网站担任国际三大电影节特邀影评人。

23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