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nes 2014】姜文:蒋介石不值得我讽刺 新片用金城武

5月19日戛纳狂风大作,迎来了电影节开幕以来的第一场雨。这在成天泡在一起的戛纳中国记者中间也掀起一场旋风,因为姜文来了。“这可是姜文!”一位摄像大哥一个多小时前就架好了机器,准备兜住他噼里啪啦甩过来的金句。不亦乐乎的宣传总监紧张地盯着老姜同志,他兴头一起就满嘴跑火车,太容易被标题党抓住把柄。姜文摆出萌态,耸耸肩说,“我是一个很爱跟人扯淡、很爱胡说八道的人,不喜欢把话说那么沉重。”

620 (4)
七八年前开始构思《一步之遥》 对北洋题材情有独钟

上次被铺天盖地报道在香港“教育记者”,姜文觉得特别冤。这次他主动向媒体示好,在海边帐篷里包场请大家喝酒聊天。“快快快倒点威士忌,给我跟她一起喝。”姜文指指坐定的我。

“说说阎瑞生吧”,我直截了当开场。今天大家都知道了,《一步之遥》讲的是“阎瑞生杀害花国总理案”,一起北洋时期的著名案件。花国总理是舞女选美的获胜者,获胜次日被抛尸荒野,引起全城热议。洋场恶人阎瑞生被认定是凶手,公审后被枪毙。环球花国大选、悬案缉拿真凶,想想就挺有看头。

“其实这故事七八年前就开始构思了”,姜文说,“是一个朋友推荐给我的,那时候还没拍《让子弹飞》,应该是拍《当太阳照常升起》时候想到的这个故事。”

“那时中国刚刚结束上千年的君主制度,开始了新的生活方式,对未来有一种不确定的兴奋感,于是出现了很多戏剧性的人物和故事,很适合拍成电影。”《让子弹飞》、《一步之遥》,以及酝酿之中的《施剑翘传》,都是以北洋时期为背景的故事,迸发着雄性荷尔蒙。

“我上一部戏的美术就是张叔平,他做东西很贴切,甚至增加了一点飞扬的神采。源于生活高于生活,这点他真的是出类拔萃。”在姜文和张叔平的联手打造下,《一步之遥》盛满了旧时代的视觉饕餮,那里声色犬马,歌舞升平。

620 (2)
过分关心现实会很累 蒋介石不值得我讽刺

前两年,国内大银幕上曾经催生一股民国热,除了为追求独特的视觉造型与环境氛围外,恐怕还有不可言说的原因。“你说的或许有道理”,姜文点点头。“我不是很关心现在发生了什么,因为过分关心现实是很累的。当代人‘不打算知道’是很重要的,什么都知道,活得就会很没质量,就是往肚子里装进一些垃圾而已。所以我对现在并不敏感。人其实没多大变化,从北洋到现在,风月无古今。”

姜文的电影之所以令很多人兴奋,是因为它们会是可供无限读解的文本。他不承认自己在电影中讽刺了谁:“我觉得大家做出那些事情都是挺可爱的。上帝把大家设计得很有矛盾感,这不是现代才有的事情,是自打有上帝开始就有的问题。人不断在跟自己搏斗,你作为人的部分,和你认为人应该做到的部分产生着矛盾。你说刘邦、秦始皇、爱新觉罗,有什么可讽刺的?大同小异,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混成那样的。”

“拍《让子弹飞》的时候,说我讽刺蒋介石,我说我拍一电影就为讽刺他,我得给他多大面儿啊,我一点都不觉得他们值得我讽刺,都是一碗吹不凉的粥,稀里糊涂。电影很牛逼,剧本很牛逼,但现实不一定很牛逼。我指的现实不是这一百年,而是五千年。”

620 (3)

来戛纳为新片物色主演 不喜沉重爱扯淡

姜文此次来戛纳,号称只有一个目的——为《一步之遥》宣传造势,连海外发行都交给索尼去操心。但其实姜文肚子里已经在酝酿着几个新项目,这回来戛纳也不忘低调物色一些主演。“有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姜文无厘头地描述着他心目中的主人公们,“我们会在戛纳看,因为这里人比较集中。”

在上午刚刚结束的群访中,姜文走漏风声,透露下一部戏的男主角极有可能是金城武,他目前为宣传《太平轮》刚好也在戛纳。“是演洪常青吗?”我问。“不是不是,现在还不能说哦”,姜文大笑道。戛纳来过很多次了,那下次会奔奥斯卡吗?姜文答,“我只管内容,内容以外的,都是宣传和马总管。”

最后还是不可避免说到他和媒体的关系问题。是什么让姜文老被抓话柄?“当演员出身,会有点表现型人格吗?”我问。“这跟演员没关系,这叫一个人的自我风格。我只不过看到你们有点兴奋,尤其是来到戛纳。我是一个很爱跟人扯淡、很爱胡说八道的人,不喜欢把话说那么沉重。把时间都拿来聊沉闷的话,要么他真的很沉闷,要么他真的很笨。我觉得受过教育的普通人就不该那么沉闷,所以应该反着看,应该把我看成正常人,其他那样是不正常的。给你哭?很可笑。”

不得不提防媒体暗箭的姜文,今天轻松顺利地完成了一整天的受访,中午都没来得及好生吃顿饭。“年纪大了,不需要吃太多”,姜文说。“减肥吗?《一步之遥》里老跳舞,肯定得练腰条。”我也贫。“嘿!我腰多细啊,才一尺九!你多少?我猜你就一尺七。”姜文眯起眼睛挺挺腰,熨帖的黑衬衫绷得更紧了。

>>>点击进入戛纳电影节专题

原载于新浪娱乐

(编辑:阿圆)

何小沁

影评人,翻译,现供职于新浪娱乐。

3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