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nes 2014·译】《第二扇窗》导演河濑直美自白

第二扇窗

来源:戛纳官网
编译:Feather
校对:Josy

来自日本的河濑直美(NAOMI KAWASE)对于影片《第二扇窗》(Still the Water)拍摄灵感来源的自白

养母过世
我对自己的亲生父母一无所知,在去年,抚养我长大的养母过世了。对于生者来说,死亡带来了孤独与焦虑。可也正是这种孤独让我们变得温柔——它让我们更深刻地体味到他人的痛苦,也温暖了冰冷的心。孤独之感越深重,心就会变得越柔软。但自然万物的守则却始终凌驾于我们的孤独之上,即使我最亲爱的养母已经过世,日升月落依旧每日更替,丝毫不会因之改变。我在这部影片中努力想要呈现的正是大自然这种伟大的力量。

影片的拍摄地点—-奄美大岛(Amami-Oshima)[注1]

数年前,我得知自己的祖先来自奄美大岛。在一次和亲生母亲、养母以及祖母的四人旅行中,祖母告诉了我这一事实——我体内流淌的血液源自奄美大岛。旅行途中,我们四人一起去温泉,当看到我生命中意义非凡的三位女性相互搓背那一幕,刹那间,一种陌生的情绪涌上心头。这就是一切的联结点:从母亲到女儿的传递,世世代代、周而复始无穷尽。而在那次旅途中,我身体里也正孕育着一个新的生命。这个还没来到世间的小生命也将把我的一切传承下去。几年时间过去后,我终于在2008年第一次踏足奄美大岛。出发前,我仔细研究了岛上的地图。在岛屿南岸,我找到了祖先居住的村落。光是想象他们在那片土地所经历的一切就已经让我激动不已。村子距离机场有十分钟路程,飞机着落后,我跟随着祖先们的足迹来到了村中。第二天清晨,我赶在日出前独自前往村落。不知道他们是否也像我一样,聆听过潮起潮落时海浪拍岸的低吟。日出前天空一片深蓝,依稀可见挂在远空中的月亮。不用多久,日出当空,新的一天又将开始。一定是冥冥之中的某种力量指引我来到了岛上,因为在初次上岛的四年后,2012年,我正式开始筹备在这个岛上拍摄新的一部影片。

奄美大岛上的居民把大自然奉为他们的神,敬畏非常。他们说在海的那一边有一片名叫Neriyakanaya的乐土,是一切的起源,同样也是人们死后灵魂的栖息之地。那些前往此国度的人们大多沉浸在岛上的歌声中,过着幸福的生活。由于奄美大岛位于大海中央,给人的印象大多深蓝色的,但绿色才是它真实的色彩,岛上的山脉都被森林密密地覆盖起来。当地居民认为每一棵树、每一块石头、甚至每一棵植物上都居住着神灵,而大自然的元素保护着生长在这片土地的人民并与他们和谐共存。正因为有着如此坚定的信念,他们才能敞开心胸。当面临与所爱之人生离死别之时,他们并不会沉溺于悲痛之中,反而只是把这种分离看成时间长河中短暂的告别。这仅仅是灵魂所踏上的另一段旅程,它将微笑着在Neriyakanaya继续开心地生活下去。正因如此,生死的界限在奄美大岛上并不十分清晰,而自然之神—-大海、高山、植物、岩石、水分—-把生与死紧密地连接起来。

可惜的是,打着“发展”的名义,人类轻而易举地摧毁了这些沉默的自然之神,而如此行径所带来的后果,只能由我们自己的后代承担。虽然不能完全肯定,但我还是认为这次拍摄潜在的主题就是“谋杀神灵”,这是影片的主旨。我希望观众能够意识到人类并不是一切的中心,我们只是大自然中的一环。我必须创作这样一个故事,故事的结局能够证明我们赖以生存的这个生生不息的循环具有神圣的本质。我们的灵魂是复杂的,是模糊的,也是捉摸不透的。我希望借由这部影片,能够让男女主人公通过与“神灵”,也就是大自然的交流成长起来。而在拍摄此片的过程中,他们的灵魂也能够得到更多的养分。

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失去亲人的痛苦在我心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可在拍摄此片的过程中,我意外地找到了自我表达的方法,我相信我找到了属于我的位置。这部电影对于我的生活以及电影拍摄来说,都是一个转折点。而也只有在人生的此时此刻,我才有可能拍摄出这样一部影片。

导演采访
虽然《第二扇窗》是虚构的故事,可是影片中关于奄美大岛上居民宗教习俗以及仪式的记录相当接近纪录片的拍摄手法,你当初为什么会选择在这样一个无人知晓的遥远小岛上拍摄这部影片?

奄美大岛是我祖先居住的地方,而我也是直到十年前才得知这个家族历史的。我在2008年初次踏足这片土地,自那之后,我就决心要在岛上拍一部电影。所以照此说来,这部影片从最初开始构思、筹备到最终完成总共历经了六年时间。自打一开始,我对这座岛就有着一种非常私人的情感。在那之前,我一直以奈良为拍摄基地,养母是我与奈良的情感桥梁,可她的过世带来了转变,随后我开始筹备在奄美拍摄一部能更深刻地表达我们之间的牵绊的电影。

如你所说,岛上居民有着一些独特的风俗和仪式,比如祭拜Yuta的仪式以及传统的八月舞祭。奄美大岛被大海、森林等丰富的自然资源所环绕,最初让我下定决心在此拍摄是为了捕捉这些震慑人心的自然景观,仅仅是让它们以最真实的面貌出现在镜头上就已经有足够的魅力来引起观众的注意了,这为电影打下了很好的根基。我对此深信不疑,因为我在岛上看到了许多能够让人们为之着迷的元素。

你认为《第二扇窗》是你所拍摄其它影片主题的延续吗?
当然是的。像是“生与死”、“人类与自然的共生”、“关于生长土地的记忆”、“生命的轮回”等此片所涉及的主题都曾在我早期拍摄的电影里出现过。然而对我来说,这部影片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在这次拍摄中,我失去了想要掌控一切的欲望。我几乎没有过“这必须如此拍摄”或者“无论如何我要达到这个效果”的想法。不知为何,这种内心的宁静安抚着我,让我平和下来,仿佛是在向我保证一切都会顺其自安然发展下去的。

这个感人的故事涉及到两位年轻人之间敏感的关系。海人(Kaito)和京子(Kyoko)所要面对的主要是什么?
简单来说,他们所面对的挑战大概就是能否克服内心的障碍,相信自己所生存的世界吧。人类在过往的时日里,已经犯下数不清的错误。而我认为错误之所以发生的原因就是因为我们当中的一部分人,已经忘记了该如何相信自己生活的世界。过去的人们总是通过各种信息,比如文字、图画、音乐来提醒现代的人们不要重复过去的错误。而轻率迟钝的人类,包括我自己,却总在重复犯着同样的错误。

所以我希望通过创造两个正在经历从孩童转变成大人的“新人类”角色,能够把我对未来下一代想要诉说的话、对未来的期许传达出去。
学会接受他人,铭记生命中的伤痛却能够相信这个世界是一种无法取代的美德。当人类能够达到这一境界时,我相信我们必然能够升华到前所未有的更美好世界。我一直都很好奇,也很想探究,作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一份子,我们是否一直都在经受考验。作为人类面临抉择时,我们会选择怎样的道路。

你是怎样给电影选角的?演员之中是否很多都是非专业演员?
人们经常说起我是怎样选择非专业演员进行拍摄的,不过这次的影片中大部分演员都是专业的。
片中两位年轻的主角(海人和京子)我们是试镜后选出的,不过他们两人都没什么经验,尤其是海人,这是他第一次参与演出。选择他俩最主要的因素在于他们的出现能够不被奄美岛那让人无法忽视的强大存在感所吞噬,并相得益彰。他们出色的完成了任务,坦白说,他们的表现甚至超乎了我的想象。

至于父母的角色,我选了一直很欣赏的演员。常田富士男(Fujio TOKITA)所扮演的龟治郎(Kamejiro)虽然镜头不多,可他却跟随剧组在岛上度过了拍摄全程。他每天捡捡海滩上的垃圾、钓钓鱼,就像片中龟治郎每天生活作息一样。他成功地融入到岛上居民的生活当中,以至于来岛上的观光游客都跑来询问他岛上钓鱼的最佳地点。他曾多次参与黑泽明(Akira KUROSAWA)电影的拍摄,同时也是日本动画界最出名的声优之一。

你们是在怎样的情况下拍摄到了台风的镜头?
事后有人说,在影片拍摄的那年(2013年),本不应该有那么多次台风袭击。十月份岛上一般不会刮台风,可不知为何,放佛是专门为我们电影而设计的一般,当我们上岛拍摄时,台风紧接着就袭来了。事实上我们能够拍摄到惊天骇浪和真实台风的面貌简直就是一个奇迹,这就像是上天赠予我们的礼物。所有剧组人员做好了充分准备,在狂风暴雨中拍摄,并且成功地完成了那些高难度镜头。

影片有多大程度是临场发挥的呢?
我们严格遵循剧本剧本,甚至是完全按照剧本顺序拍摄的。临时发挥的几幕包括有八月舞祭、Yuta神祭祀、Isa之死以及台风的场景。还有电影一开场人们聚集在海边的案发现场以及随后教室里的镜头都是没有剧本而现场发挥的。同样还有讲山羊被杀的两幕,虽然演员知道剧情概况,可具体镜头移动以及表演都是即兴发挥的。所以这一幕要我说应该算是一半一半吧。

注1:地处九州与冲绳之间的日本岛屿,岛上属于亚热带气候。

【电影片段一】

【电影片段二】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

5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