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狂人:伯特伦·库珀精彩告别

罗伯特·默斯在《广告狂人》的《滑铁卢》这一集中饰演伯特伦·库珀。 Justina Mintz/AMC
罗伯特·默斯在《广告狂人》的《滑铁卢》这一集中饰演伯特伦·库珀。
Justina Mintz/AMC

AMC台剧集《广告狂人》播出六季半之后,很多演员都离开了,但没有人像罗伯特·默斯(Robert Morse)这样离开。

在周日的一集里,默斯饰演的资深广告经理伯特伦·库珀(Bertram Cooper)看着电视上的阿波罗11号登月,不久便与世长辞,但又在唐·德雷珀(Don Draper,乔恩·哈姆[Jon Hamm]饰演)的幻想中出现,伴随着1927年的音乐剧《好消息》(Good News)中的老歌《生命中最好的事都是免费的》(The Best Things in Life Are Free)载歌载舞。

这段惊人的歌舞表演让人想起默斯还有歌舞演员这个身份,曾经主演过舞台剧和音乐电影《我们不用很麻烦很累就可以很成功》(How to Succeed in Business Without Really Trying)。1962年,他因为在这个剧最早的百老汇版本中出演讨人喜欢、有心计的J·皮莱庞特·芬奇(J. Pierrepont Finch)获得托尼奖。

但《广告狂人》的主创马修·韦纳(Matthew Weiner)却不情愿利用默斯的这些才能,直到他最后一次在剧中出现。

“在这部剧集的最初几季中,不把它亮出来真的很难,”韦纳说,周日的这一集《滑铁卢》是他与卡利·雷(Carly Wray)合写的。“鲍比有很多才能,他饰演的角色在政治上和他本人差距非常大。”

“但在我们搞的一场募捐上,鲍比又唱歌了,”韦纳说,“我看到他仍然拥有这种男孩子气的魅力等等诸如此类的一切。我发现还有机会,在他死后,让他回到唐的心中,成为一个有点不一样的形象。”

至于《生命中最好的事都是免费的》,韦纳说,“这是一首简单的歌,传达一个简单的信息:生活比生意重要。”

在周二的访谈中,83岁的默斯先生说起了他在《广告狂人》中取得的成功与离开该剧的情况。对话节选经过编辑。

问:离开《广告狂人》是不是一种苦乐参半的感觉,或者你为这种难忘的离开方式感到高兴?
答:我也没料到会有这样的反响。我的电话一直响个不停。我的收件箱已经满了,Facebook主页像疯了一样。我能说的是:多隆重的送行啊!从左边退场,别在门口停下(大笑)。马特·韦纳给了我受人关注的机会,简直就像情书。再加圣诞与新年贺卡,全都加在一起。

问:离开该剧以后,你怎么把势头保持下去呢?
答:今天上午我给马特打电话说,拍个《广告狂人:音乐剧》怎么样?(大笑)你觉得呢?让伯特时不时出现以下,唱歌、跳舞,对团队说点充满智慧的话。给罗杰唱《兄弟情》(Brotherhood of Man),给皮特唱《坐下,你这是在捣乱》(Sit Down, You’re Rockin’ the Boat),给琼唱《别在我的队列下雨》(Don’t Rain on My Parade),给佩吉唱《看那彩虹》(Look to the Rainbow)。

问:对你来说,一直在这样一部反映20世纪60年代职场的戏里工作,不触及你J·皮莱庞特·芬奇这一面的人格,是不是一种挑战呢?
答:马特给我打电话,说我们很想让你来演这部剧的时候,我很兴奋。他当时的确对我说,他记得我在百老汇和《我们不用很麻烦很累就可以很成功》中的表现。我说我很高兴出演伯特伦·库珀这个董事会主席,坐在桌子后面。感觉好像是《我们不用很麻烦很累就可以很成功》里的巡回剧团。我记得最初几周,我在走廊里边走边唱《秘书不是玩具》(A Secretary Is Not a Toy)。姑娘们都看着我,她们都很年轻,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我到底在说什么。那是完全不同的时代,还剩我们几个老家伙。

问:你是怎样得知你作为伯特的生涯走到了尽头?
答:几星期前,马特说:“鲍比,我很遗憾地告诉你,你得死了。”我说:“我理解,这比你写《黑道家族》(The Sopranos)时强。”但他说:“我有个主意,到剧末你可以回来见乔恩·哈姆,还对他唱歌。”这可以强调这一集要传达的信息,所以我很乐意这样做。我不想弄成:罗伯特·默斯要唱歌了。我想让伯特·库珀唱歌,把它弄得非常简单。

问:这段音乐是怎么准备的?
答:我有个很棒的编舞,玛丽·安·克罗格(Mary Ann Kellogg),我们为它秘密合作了三四天,五天。没人知道,就连我妻子和家人也不知道;没人知道到时会发生什么。没人提前看过。我们在一个30人管弦乐队伴奏下唱了三四次,马特也在。几天后我又和舞者们排练,马特过来看我们干得怎么样,他说:“会很棒的。”然后我们又花了六七个小时拍摄。像马特希望的那样,我很松弛,很放松。没怎么装模作样。几星期后,我对马特说,“我还没看到样片呢,还可以吗?”我非常不安。他说:“鲍比,我给所有编剧都看过了,会很棒的,别担心。”

问:你表演的时候乔恩·哈姆也在看吗?
答:啊,对。拍那场戏的时候他也在那儿支持我。他非常非常有帮助。看着他看我的表情感觉非常好。

问:你就要去出演瓦萨大学发电站剧场的新音乐剧《在你怀中》(In Your Arms)了,到时你会载歌载舞吗?
答:你知道的可能比我还多。我想可能不是那样。那是几个老人在海滩上——我只知道这些。我会带着开放的心态和怀抱到剧组去。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一星期演十场,但我要回到瓦萨去表演了,我当初就是在那里开始演《特鲁》(Tru)的(该剧为默斯赢得了第二个托尼奖)。谁知道我们能走多远,谁知道会不会成功呢,看看会怎么样吧。

问:你还牢牢记着《我们不用很麻烦很累就可以很成功》的舞步吗?你会不会每次照着镜子,忍不住就跳起《我相信你》(I Believe in You)来?
答:人们总是让我这么做,在各种小地方。我确实牢牢记住了鲍勃·弗斯在排练时教给我的舞步。我学得不快,他说:“和我的助理到另一个房间去学,鲍比,三天之内回来,我会等你的,因为我得帮所有舞蹈者排练,他们不等我把这句话说完就能明白。”学得快的舞者就是这样。所以我去找助理,从她那儿学了很多舞步。那个助理的名字叫格温·弗登(Gwen Verdon,著名演员、舞蹈艺人,曾获托尼奖——译注)。我说:“不会吧!”

翻译:董楠

3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