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戈登·威利斯电影课(作者:Jeff)

gordonWillis-1024x576

题目:5 Tips from Master Cinematographer Gordon Willis
来源:http://www.indiewire.com/article/5-tips-from-cinematographer-gordon-willis
编译:龙猫公子 / 校对:彭彭

好莱坞摄影大师戈登·威利斯(Gordon Willis)于近日辞世,享年82岁。戈登曾经被誉为“阴影中的大师”,代表作包括《教父》三部曲(Godfather Trilogy)、《曼哈顿》(Manhattan)、《安妮-霍尔》(Annie Hall)、《惊天大阴谋》(All the President’s Men)等。在此,我们分享戈登为摄影工作者提供的5条小建议,与大家一同探究“阴影大师”的创作理念。

1.保持平实

戈登曾说:“我们的工作并不是重塑现实,而是呈现现实。”

摄影始终是一门艺术,因此不存在纪实性的程度之分。真正的问题在于如何运用你的摄影工具来叙事。虽然听起来顺理成章,但实际上戈登从来没用过“自然主义”这种字眼,一次也没有。他后来说:“我只是去考虑,我要呈现出来的视觉效果。”

他还会用好和坏来描述事物;他不说空话,他给出的建议朴实而有用。应该说,这也是他的工作方式。

首要建议,就是保持作品的平实,开门见山地表现你的想法,不要有过多花哨的东西。这建议听起来简单,但其实不然。

2. 带着剪辑思维来拍摄

戈登第二个重要的工作理念是:摄影与剪辑有着异常重要的联系。从这个理念出发,戈登认为剪辑才是重中之重。在他看来,摄影不是为了拍出让人啧啧称奇的近景、远景镜头,而是单纯的为了叙事服务。这就意味着创作者需要考虑两方面的内容,一是单个场景的构思,二是场景转换的设计。

戈登表示这个理念源自三、四十年代的黑白电影。两个人物在双人镜头中聊天或是打斗,动作十分连贯,这样的镜头有动刀的理由吗?在戈登的作品里,光效固然精美绝伦,但在他看来,最重要的是通过一个个镜头交代信息,从而一步步完成故事的叙述;镜头的美感排在其次。如果你认为戈登只是一味追求炫酷的视觉效果,那就等着被狠狠打脸吧。即使戈登真的拍出了非常炫酷的镜头,那一定基于剪辑思维的考量。

在戈登的脑袋里,真的存在电影的整体影像风格吗?当然。不过更重要的是前后镜头的连接,也就是带着剪辑思维来拍摄。值得注意的是,这条小建议不是在说,导演或者摄影师带着剪辑思维来拍摄就等于抢了剪辑师的饭碗——毕竟很少人能有戈登般的艺术直觉。但这也不意味着戈登的建议就毫无可取之处:当摄影师明确的知道一个镜头在最终成片里的意义时,完成这个镜头就会容易的多。

3. 场景调度也是一种剪辑

在戏剧舞台上,场景调度是演员之间相对位置和移动方式的控制。如果是电影的话,还得算上摄像机镜头和角度的选用。因此电影中的场景调度要复杂得多。
对于戈登来说,调度是最重要的造型手段,甚至比光线还重要——实际上很多时候正是合理的场景调度调动起了光效的气氛。如果导演和摄影师能够有意识的寻求最合适的叙事手段,那的确可以先进行拍摄再考虑剪辑。说来人人都懂,但在实际操作中人们常常将场景调度弃之不顾,而去直接拍摄特写、长镜头等诸如此类。

伍迪-艾伦的许多经典场景不仅得力于精彩的剧本和到位的演出,还得力于摄影机的绝妙调度。场景调度涉及到叙事的节奏以及叙事手法的效用和直白程度。在《安妮-霍尔》、《曼哈顿》、《星尘往事》(Stardust Memories)等一系列电影中,戈登已经证明了自己在场景调度中的大师级水准。
通过对演员出入镜的设计和摄影机对演员的追踪,电影创作者们更容易发掘合适的表现效果,也更容易找到场景之间的连接点。

4. 不可过分打光

我用了“不可”二字,因为90%的情况下,摄影师会为了让观众眼前一亮而滥用光线。他们忽略了最基本的造型手段,比如场景调度以及合理利用摄影机、空间和演员,这些手段往往比光线更为重要。打光从不简单。如果为了修饰场景而进行打光,那光效可以很朴实,但大多数人总是过分打光。过分打光在本质上和过分复杂化故事情节一样,都是无用功。

《教父》开场的室内打光堪称影史经典。创作动机一部分是缘于马龙-白兰度(Marlon Brando)的妆容,另一部分是由于戈登想让电影的开场画面呈现出一种洞穴感,以此与室外的婚礼形成对比。

再回想《曼哈顿》中的天文馆场景,还有《星尘往事》中聊天、走路的场景,都几乎没有打光的痕迹。

戈登也不喜欢拍摄白天的外景。他的画面之所以好看,是因为光效气氛造型等等符合故事发展的要求。

戈登的确很在乎画面效果,但那是建立在保持风格一致性的基础上的,也就是一种对电影整体性的考虑。威利斯的创作理念很保险;他对质朴的视觉效果的探索从未停止。

5. 决策要有充分依据

创作中最重要的一点是决策一定要有充分的依据。

戈登-威利斯最爱用40毫米的镜头,因为对他来说,40毫米镜头拍出的画面是最符合常理的,他觉得十分合适。他还喜欢把机位架得与自己视线持平。当然他也会用到其他的角度或者镜头,不过那都是出于场景、调度、剪辑的需要。戈登习惯于选用顺手的机器,因为这会让自己的创作简单一点。

在创作中,戈登的每个高机位、低机位、全景、长焦的选择都有充分的依据。通常情况下,戈登的决策首先是出于影像风格的需要,然后再选用最朴实的思路完成拍摄。所以其实拍得花哨拍得酷炫都没问题,只要有足够的理由支撑就好。

在拍摄《惊天大阴谋》那个国会图书馆俯视镜头的时候,戈登的第一想法就是:“怎样才能在干草堆中凸显一根细针呢?”于是他让摄影机垂直向上拉升拍摄,这个镜头效果很棒。但如果不是出于实实在在的需求,这么做反而会弄巧成拙。如果在创作时有充分的依据,作品的效果就会更好。东拉西凑一些所谓风格化的技巧永远是电影创作中的下下策。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

2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