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大嚼特嚼的场景:电影里的人怎么吃(作者:Lisa Schwarzbaum)

chewing-1

文章题目:大嚼特嚼的场景:电影里的人怎么吃 Chewing the scenery: How people eat in the movies
作者:Lisa Schwarzbaum
来源:http://www.bbc.com/culture/story/20140509-chewing-the-scenery
译者:Dawn / 校对:彭彭

对于普通人而言,美食是电影里为数不多的在现实中也能享受到的欢愉。美国最新的喜剧电影《落魄大厨》(Chef, 2014)就是这样一场味觉的盛宴。但丽莎·施瓦兹班(Lisa Schwarzbaum)认为电影中的吃法可是相当的不现实。

对于热衷于排名的影迷来说,列出一份最佳用餐场景的表单并非难事。我个人的最爱有《狂宴》(Big Night, 1996)里那个破晓时分,静静煎蛋卷的结尾;《料理鼠王》(Ratatouille, 2007)里那个目空一切的食评家试吃招牌菜时的一脸震惊;还有《巴贝特之宴》(Babette’s Feast, 1987)里一众修女用餐时的狼吞虎咽。所谓绝妙的食物场景,就是即使观众无法亲口品尝片中的美食,影片所展现的愉悦之感都足以让人口齿生津。电影中的美味时刻给我的乐趣是简单而纯粹的,然而戏中人的进食方式却让我思潮暗涌。他们上下移动小巧的牙齿、把叉子送到嘴边的样子让我沉醉;同时,我也在思索进食的动作与角色的性格、阶级和性别有着怎样的联系。因为无论我怎么细致地研究里头的技术细节,我还是不明白个中巧妙。

chewing-2
《巴贝特之宴》剧照

进食的方式从理论上来说非常直白:不过就是咬下、细嚼、吞咽的过程。然后擦擦嘴边的食物碎屑,再抿一口饮料。我也读过相关的礼仪手册,知道不可含饭喷人。但屏幕上的人总是吃得……更有美感,也更具戏剧性,他们从不会让菜叶塞在牙缝里。这超人的精准度让人难以置信。所以当其他观众在假想着自己也在细味佳肴,啜饮美酒的时候,我却忍不住把目光聚焦在演员的臼齿上。我忍不住幻想,如果我也能和银幕中的餐桌模范一样拥有优雅的吃相,我的人生也会进而变得艳光四射:在无休无止的的酒会里,光鲜亮丽的人物与我谈笑风生,美味的大鸡腿无限量供应。当然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但电影就是有放大一切的力量,哪怕一只煎蛋卷也可以闪瞎你的双眼。

大快朵颐

电影中的一些吃法也确实值得我们深究,例如,舌尖上的情欲。《汤姆·琼斯》(Tom Jones, 1963)里堪比性爱前戏的吃戏毫无疑问是当中的佼佼者:在这部改编自亨利·菲尔丁(Henry Fielding)18世纪小说的电影里,阿尔伯特·芬尼(Albert Finney)和乔伊斯·瑞德曼(Joyce Redman)撕咬肉块、吮吸生蚝、舔舐手指的场面都不禁让人想入非非——尽管其实演员们在拍摄了三个小时的吃戏后因为过食而吐了一地。这个幕后花絮还请大家不要在意——在这里,食物是情欲的象征,想在现实生活中也这么吃,没有一擦即净的桌布可是行不通的。

在戛纳电影节获奖影片《阿黛尔的生活》(Blue is the Warmest Colour, 2013)里,意粉也扮演着类似的角色。阿黛尔·艾克萨勒霍布洛斯(Adèle Exarchopoulos)和蕾雅·赛杜(Léa Seydoux) 饰演一对甜美可人的年轻女同性恋人,她们垂涎着彼此的肉体。有那么些男性影评人一边滴着口水一边用大篇幅的影评讨论那场直白而生动的情欲戏。但电影里最能反映出阿黛尔对肉体欢愉追求的,却是她和家人共享晚餐时,迫不及待的将满满一叉子滴着酱汁的意粉送进嘴里的一幕。

美食的象征

吃作为阶级的暗示,是另一值得我们大力研究的领域,尤其是当阶级与种族联系在一起时。影片《黑道家族》(The Sopranos)中, 东尼·沙普蓝诺(Tony Soprano)狼吞虎咽、大吃特吃时耸动的肩膀和握着餐具的肉呼呼的手,无不在表达着他的与众不同。但詹姆斯·甘多菲尼(James Gandolfini)的吃相反映出的是黑道的礼数,还是新泽西的风格,或是意裔美国人特有的用餐方式呢?这个问题对于我这种程度的美食家来说还是略显高深。或者导演的意图只是告诉观众,这种黑道上的大块头就是对浇满了红酱的美式意大利菜情有独钟?还是说是为了揭示这个角色重要的背景信息?例如东尼的吃相是源于其中下阶层的家庭背景,一家人口角不断,彼此知根知底,根本无需在饭桌上端架子。类似的场景也出现在《月色撩人》(Moonstruck, 1987)和我盛大的希腊婚礼(My Big Fat Greek Wedding, 2002)中,还有教父(Godfather, 1972)里柯里昂(Corleones)家族的餐桌上。这些家庭都不能安静地吃饭。

chewing-3
《黑道家族》剧照

从另外一个大陆传来的喧嚣则截然不同:亚洲人吃面、喝汤时发出的咂嘴声。这是种非常实用的进食技巧,同时也很有表现力,足以传达从饱足到饿极的种种情感。在李安1994年的《饮食男女》中,这个声音还代表了宴饮之乐。在王家卫的《花样年华》(2000)里,每一次吞咽都暗含情欲,轻挑味蕾,吃在这里成为了冲破传统文化之缚的方式。在王家卫的电影中,咀嚼、吮吸与情欲间的联系之巧妙,连《汤姆·琼斯》也不能企及。不过电影总是高于生活:唉,如果我吃饭发出咂嘴声,只会让我想起匈牙利移民的祖父戴着没嵌好的假牙出席家宴时的情景。

chewing-4
《花样年华》剧照

至少在家里,哪怕我吃相粗野了一点,也不会像屏幕里的非亚裔女孩一样遭到严厉的指责。电影里,女人吃东西时发出声响,或是像布里奇特·琼斯(Bridget Jones)一样直接从大纸杯里挖雪糕吃,都是‘女汉子’的行为,意在以喜剧的方式表达女性孤独、可悲、烦闷的心理。这种讽刺手法超越了种族和阶级的界限。屏幕上吃相不佳的女人就是可笑的代名词,尤其是她们穿着睡衣,拿着大勺子站在没关上的冰箱面前的时候。

莫担心。我最后要说的这种吃法,足以挫败一个意志不够坚定的怀春少女邀请男神共度晚餐的计划——龟毛的英式细嚼慢咽。我忍不住想,难道皇家戏剧艺术学院有专门教授餐具摆放的课程?就像舞台搏击课那样?英国演员总是能够做出巧妙绝伦的咀嚼动作,精确的令人发毛。这种用餐文明可不仅限于高上大的唐顿庄园餐桌,哪怕是在粮食短缺的二战防空洞和下里巴人的英国中部酒馆里,只要是英国人精心制作的剧集,所有的食物都被小口慢嚼,细细品味。不仅如此,即便是理查德·柯蒂斯(Richard Curtis)电影里最普通不过的吃戏,或者所有艾玛·汤普森(Emma Thompson)出现的用餐镜头,都美到不可方物:叉子轻轻戳向豆荚,美酒抿入口中,话到嘴边依然如行云流水。难怪我把《周末》(Le Week-End, 2013)看了两遍:第一遍的时候我根本无暇顾及法林赛·邓肯(Lindsay Duncan)和吉姆·布劳德本特(Jim Broadbent)吹毛求疵的吃喝戏以外的事情。

现实世界中的人会这样吃饭么?会这样聊天么?如果是的话可以邀请我加入吗?我保证不弄洒任何东西。

chewing-5
《周末》剧照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

6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