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纳•希尔:“死宅胖子”的巨星之路

Screen-Shot-2013-07-26-at-10.05.31-AM
好莱坞6月中旬上映的动作喜剧片《龙虎少年队2》,近六千万美元的开局成绩喜人;上映五周,总票房超过1.7亿美元。一部内容毫无创新的续集,能取得如此成绩,演员的号召力功不可没。

《龙虎少年队2》的星动力,除了耍帅卖酷的查宁·塔图姆,乔纳·希尔的无敌笑功,更是影迷趋之若鹜的主要目标。有如此票房号召力,外加两次奥斯卡提名,希尔俨然是新生代男星表率,前途可谓无量。

从2004之前的默默无闻,到当前如日中天,希尔的成功之路,只用了十年。

如此顺风顺水,按照东方玄学的解释,非得贵人相助不可。希尔生命中的第一位贵人,是著名演员达斯汀·霍夫曼。希尔与霍夫曼非亲非故,搭上线还靠了点裙带关系:希尔虽然并非出身演艺世家,但其父是著名摇滚乐队“枪炮与玫瑰”的巡演会计,其母是时尚服装设计师,所以都还与演艺圈沾边;希尔也因此得以与明星们的孩子一起上私立贵族学校。正是在那,希尔和霍夫曼的子女成为同学,他与杰克·霍夫曼的死党关系一直保持到现在,并曾一度与霍夫曼的女儿瑞贝卡谈恋爱。

和他在喜剧电影中的角色一样,在朋友圈中,希尔也是个开心果,尤其擅长即兴整蛊。霍夫曼一家非常乐衷和他玩一个游戏:由希尔打电话给好莱坞各酒店,冒充是某位名演员的助理,然后提出各种匪夷所思的要求;在另一个房间用分机监听的霍夫曼一家,往往会被希尔的即兴表演逗得乐不可支。比如说他有一次声称自己是托比·玛圭尔(旧版“蜘蛛侠”)的助理,要求酒店在房间安置特大的水族箱,因为“托比一般都爱带他的宠物小海豹出行。”

希尔曾将一些最得意的整蛊音频刻录成CD,在朋友们中间发放流传。有一天,他接到达斯汀·霍夫曼的电话,说要给他引荐一下;等他赶到会面地点,发现与霍夫曼在一起的,是影片《我爱哈克比》导演大卫·拉塞尔及几位大明星,包括裘德·洛、马克·沃伯格、娜奥米·沃兹等,而他们都在兴致勃勃地听着希尔的自录CD。有这样良好的第一印象,希尔第二天去面试时,果然顺利地拿到了一个只有两场戏的角色——他的好莱坞星路就此开始了。

和绝大多数演员一样,最开始希尔没有主角可当。《我爱哈克比》之后,他又参演了《四十处男》,只有一句台词。然而,他的表演让导演嘉德·阿帕图看到了潜力,接下来的《一夜大肚》和《超级坏》,让希尔当上了主力配角。希尔也不负众望,在两部片中大放光彩,其“死宅胖子”形象也开始深入人心。

阿帕图旗下那班喜剧演员,此后一般都沿袭了同样的表演套路,唯独看似最不具备“转型”条件的希尔,开始探索不同的道路。“《超级坏》那一套,可以让我接很多活、赚很多钱,但我实在不想对同一种模式重复太多次,观众迟早会厌烦。”希尔颇有先见之明,2005至2008年间大行其道的阿帕图式喜剧,进入2010年之后,对观众的吸引力可谓逐年下降。而希尔的人生,因为果断选择了不一样的演艺途径,则开始突飞猛进。

“其实,”希尔后来坦承,“也不是没有犹豫的时候。”毕竟二十多岁的他还太年轻,即使想走多样化的道路,但好莱坞风云波诡,行差踏错一次,很可能就会一蹶不振。《超级坏》之后,他曾被邀参演《变形金刚》与《宿醉》,前者机会尤其难得,因为他深知迈克尔·贝的作品肯定会大卖;推掉《宿醉》则相对坚决一些。“那会真不知道它后来会那般火,”希尔笑道。不过,他也不后悔——能在30岁之前获得两次奥斯卡提名,无论怎么看,都要强过在票房巨作里轧一角。

《塞勒斯》Cyrus 剧照
《塞勒斯》Cyrus 剧照

2010年的独立小成本制作《塞勒斯》,是希尔首次担纲主演文艺片。无论是在奖项、还是在票房上,该片都收获甚少。但对希尔来说,此次经历证明了他有演出严肃角色的实力。更重要的是,通过《塞勒斯》演员同事的引见,他认识了《点球成金》的编剧与导演本尼特·米勒,并顺利争取到了后来让他获得第一次奥斯卡提名的重要角色。

同时,《点球成金》也让他结识了第二位贵人——布拉特·彼得,后者在当年奥斯卡颁奖礼上,又将希尔引荐给坐在近处的大导演马丁·斯科塞斯。马丁一直是希尔的偶像,其经典名作《好家伙》是激励希尔走上演艺道路的原初动力。与传奇大导演的首次亲密接触,尽管很短暂,但也给予了希尔更多信心。当得知《华尔街之狼》在找人演片中迪卡普里奥的助手时,他没有直接找斯科塞斯,而是直接游说当时人在墨西哥的迪卡普里奥;虽是初次见面,迪卡普里奥最终为希尔的热诚所打动,将他正式引荐给斯科塞斯。

wolf_on_wall_street_cover_horizontal_a_l_0

为了参演《华尔街之狼》,希尔可谓不惜一切,不仅甘心只拿美国演员工会规定的最低片酬标准(六万美元),还为表演真实而付出肉身代价:按导演指示,他在片中被乔·伯恩瑟扮演的角色真的一拳击中面门,连假牙都打飞了。可斯科塞斯仍不满意,被打得躺在地上、头冒金星的希尔,当时只听见导演喊着“他的脸肿了,再给他弄副假牙,开拍!”另一场吞金鱼的场景,希尔主动提出要实拍,结果金鱼在他嘴里一通排泄,“现在想起来还一阵恶心。”

在斯科塞斯的鼓励下,希尔的即兴表演天赋在该片中也得到了最佳发挥;比如片中他对迪卡普里奥说的那句关于和表妹结婚的粗俗话,就是演到该处时,灵机一动、脱口而出的。并非所有导演都喜欢即兴表演,在《华尔街之狼》之前,希尔在昆汀·塔伦蒂诺作品《被解放的姜戈》中客串一个只有一句台词的角色。昆汀对台词控制严格到苛刻的地步,连冠词、定冠词的用法都不容错误。“可能因为昆汀同时是编剧的缘故,”希尔如此解释,似乎不希望记者曲解他对合作导演的评价。说这话的希尔,脸上挂的,却是一副童叟无欺的笑容。

他的确有资格笑。因为未来的路,经过这几年的铺垫,已经一片光明:《龙虎少年队2》之后,希尔主演的另一部严肃制作《真实故事》下半年即将上映,运气好的话,可以再为他争取一次奥斯卡提名。至本文截稿时,最新消息显示他很有可能已被科恩兄弟选中、参演明星云集的新片《凯撒万岁》;此外,他与迪卡普里奥合作的新片《理查德·朱厄尔的歌谣》,以及与马克·沃伯格合作的一部喜剧《黑帮好时代》,也都在前期制作中。

22-Jump-Street-review
努力开拓表演戏路之外,希尔还在尝试更多的幕后角色。在《龙虎少年队》系列中,希尔不仅是主演,还是制片人,同时还算大半个编剧,因为两部电影的故事框架,都来自希尔的构想。与此同时,希尔还常常跨界与娱乐产业其他圈子合作,比如给脱口秀写段子等。至少在未来三、五年内,希尔会很忙——或者说——很充实。

也许是觉得自己已经成长很多,希尔似乎不太愿意提及过多历史。比起当年的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子,希尔现在显然是个人物,而且是一个在精心打造一段积极进取形象的“人生大赢家”;对于过去,无论是演艺生涯之前的个人生活,还是初入影坛时的喜剧路线,都不在希尔“舒服”谈论的区间之内。如有记者对此穷追不舍,希尔很有可能会发飙。去年六月份他接受《滚石》杂志采访时就闹得不甚愉快,那篇专访给他贴上了“坏脾气”的标签。回看把他惹毛了的那些问题,多半是和希尔早期从演喜剧的低俗桥段有关。在其愤怒的回答中,希尔多次将“成年人”和“成熟”挂在嘴上,似乎低俗喜剧只是他年少轻狂时玩的,现在都该翻篇儿了,不应再被纠缠。其他让希尔不舒服的问题,还包括其体重变化、和去掉名字中代表犹太裔的姓。

“我是因电影作品而接受采访,那就应该认真地谈电影,而非无关八卦。”在《滚石》的那篇采访中,希尔的态度颇为强硬。

不过,在那之后的媒体采访中,希尔似乎收敛了很多,言谈举止都显得过于客气,透着一丝经过公关突击训练的稳妥。特别是当记者关掉录音设备后,希尔像变了一个人,既不同于刻己求全的上位明星,也不像其银幕喜剧形象那般,是一种自然而亲切的幽默。正当你认为他真的修炼成熟时间,就在2014年6月初,希尔又因对狗仔队使用侮辱性词汇而事后道歉。

极富野心,对人生有详尽的规划,善于学习,努力进取……这样的希尔,让人看到一位巨星冉冉升起的潜质。然而,转变还是有个过程,包括希尔自己都清楚,目前的不稳定状态离其目标还有不小的距离。更关键的是,希尔似乎还没意识到,积极向前看并不意味着要否定、或回避过去——何况,他那点历史,完全没有什么羞于见人的。希尔的扭捏,反而显出气度的“小”来。一个坦然面对自己、正视自身成长历史的希尔,应该会更让人喜欢,也会离他想达到的巨星风范更近一步。

【原载于《外滩画报》】

红袖添饭

非电影专业,非电影相关工作。蹲点米国帝都为接应英勇的人民解放军而作准备。看电影主要为怡情,顺便码字写些废话骗奶粉钱。《看电影》《环球银幕》《电影世界》《大众电影》《中国新闻周刊》、网易、时光网、搜狐、腾讯、凤凰等诸多媒体都被骗过,目前正以凌波微步逃避各方人马追杀ing。

81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