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nezia 2014】《荣耀的代价》评:大事件中小人物的悲喜现实

法国人夏维尔-波瓦(夏维尔·毕沃斯)作为导演的作品数量远比不上作为演员的作品数量,但迄今为止导演的六部长片两部短片,都受到各大电影节青睐,其中《人与神》曾获戛纳电影节评委会大奖。夏维尔-波瓦(夏维尔·毕沃斯)新片《荣耀的代价》将镜头对准上世纪七十年代发生在瑞士的“卓别林棺墓被盗”事件,于真实事件基础上改良了一出现实主义悲喜剧。影片放映后媒体反响相当不错。
p2197259608
著名喜剧大师卓别林晚年生活在瑞士乡下,去世后就葬在瑞士沃韦的英国圣公会教堂公墓。然而去世不到半年,他的棺木便被从公墓偷走,此事当时颇具轰动。真实事件当中,两个因为缺钱想出这个馊主意的倒霉菜鸟分别被判四年半和一年半监禁,这件事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八卦谈资。

改编的《荣耀的代价》剧情更戏剧化,人物身份、关系设计的更加有趣和巧妙。故事仍然发生在1977年日内瓦湖东岸的小城沃韦,刚从监狱被释放的艾迪,被朋友奥斯曼接回家中照顾。奥斯曼家几乎称得上家徒四壁,妻子因病住院,失去了劳动力和收入,7岁的女儿萨米拉像个成熟的小大人,一心想要读大学成为兽医。尽管生活困难,奥斯曼因为“原则”,还是收留着艾迪,艾迪却看不下好友被贫困折磨。电视里传来查理-卓别林去世的消息,艾迪突然有了绑架卓别林棺木敲诈一笔赎金的疯狂念头……

真实事件要改的好不容易,导演的角度和细节选择未必符合众人期待,《荣耀的代价》称得上相当成功。在一则大家当作猎奇听过就算的故事里,导演发掘出小人物的辛酸,用笑中带泪的独特法式喜剧风格,把一个属于大明星的边角逸事变成属于小人物的厚重人生。

从阿尔及利亚来的奥斯曼因为没有和妻子合法注册,不能得到医疗保险,这让奥斯曼整个家庭生活状况雪上加霜。艾迪那非法得来的圣诞礼物——不到十寸的破旧电视机,不仅成为这个家庭难得的娱乐活动,更通过小小屏幕让主人公和我们都看到了贫富、阶级的差距。奥斯曼这个严肃拘谨,颇具中国侠义风采的男人,最开始是拒绝艾迪的荒唐念头的,但“一文钱难倒英雄汉”的窘迫不是谁都能体会到,银行、社保因为层层规矩轻易就拒绝提供的这五万瑞士法郎,于奥斯曼这样的人家重如性命。奥斯曼最终答应与艾迪一起“绑架”卓别林的棺材,然而性格使然,他永远无法像艾迪那样道德感薄弱,也正因为如此,命运的不公才在这个人物身上制造出更大的爆发力。
p2197259607
艾迪这个角色也丰富的很,他不是十足的恶人,在对着兄弟奥斯曼、奥斯曼的小女儿萨米拉,以及马戏团女驯兽师这些身边人的时候,他仗义、耐心、善良,甚至有些羞涩单纯,然而他的道德感也不那么强,小偷小摸进过监狱,出狱后也放不下偷鸡摸狗的习惯。他认真读过书,在法国的时候,他甚至是奥斯曼眼中的学霸。这样一个“小坏”的人物,天马行空的想出盗墓计划的时候,让人很难生出责备心理。就像影片最后辩护律师所说的“他们的生活已然这样苦难,你们还想对他们做什么呢?”

导演为影片安排了一个“happy ending”,真实生活中两个盗墓的倒霉蛋最后都受了牢狱之灾,影片则在辩护律师一番慷慨陈词后,故意模糊了判决结果,我们只看到卓别林的遗孀捐助了奥斯曼妻子的治疗,而艾迪也回到包容他的马戏团,重新站在舞台上。
p2197259609
马戏团这个桥段在真实事件中是不存在的,但导演选的显然深有用意。在卓别林众多脍炙人口的影片中,《马戏团》曾为他赢得奥斯卡特殊荣誉奖,而他的一个女儿也是著名马戏人。影片中艾迪最终成了马戏团小丑,同早期卓别林一样,用自己的表演愉悦观众。

尽管这样一个“两个傻蛋偷喜剧大师棺材”的故事听起很喜剧,又有真实背景,但观众的注意力始终被抓牢在小人物的悲喜人生上,那些荒诞行为背后生活的苦难艰辛,人性的选择和坚持,才真正戳中人心。艾迪与奥斯曼如同再现卓别林演绎的那些苦逼小人物,而我们如今无非是银幕前的又一批看客,生活与电影总像交叉的两条线,在一点的感慨与唏嘘后再无瓜葛,于是导演用笑声和酸涩犀利的告诉我们,“他们的生活不是电影”。

搜狐娱乐
(编辑:阿圆)

帼杰
帼杰

旅法影评人,曾经应邀为国内多家门户网站担任国际三大电影节特邀影评人。

4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