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nezia 2014】《三颗心》影评:揭露不矫情会死的法国人

三颗心2

《三颗心》真是从剧情到镜头语言揭露了法国人不矫情会死星人的本质。其实就是一个中年大叔勾搭怀春少妇想要419,结果少妇太过闷骚想要搞浪漫,作过了头没对好暗号结果失联,阴错阳差成为姐夫小姨子关系开始三角恋的狗血八卦,法国人就愣是能拍出纠结哀怨的“法式情调”,爱情至上,劈腿有理。

法国文艺片里的爱情常常发生的莫名其妙,这无可厚非。《新桥恋人》里,朱利叶-比诺什和德尼-拉旺疯狂但很够劲儿,《天使艾米莉》中艾米莉和尼诺萌萌的也很打动人。爱情可以来得没有道理,但要足够真诚。而本片最大的硬伤就在于角色之间缺乏“爱意”。开始的搭讪既不高级也不浪漫,贝诺特-波维德饰演的中年男人马克疲于工作奔波且患有的心脏病,一身颓气,怎么看都没有让塞尔维(夏洛特-甘斯布 饰)一见倾心的魅力。台词也并没有你来我往的精彩或者暗藏玄机,让人不能理解,怎么后面两人再见面就要爱的死去活来了。

导演不是不想建立角色之间的情感线,然而这正是影片的第二硬伤,刻意而做作。比如马克和塞尔维第一次相遇,心事重重的马克被塞尔维一个用手调整嘴角上扬的手势安抚,成为敞开心灵、坠入爱河的信号,而后面和索菲的相遇,似乎又是这个姐妹俩一样的动作让马克移情索菲,而这个动作,在塞维尔离开去美国的时候,恋恋不舍的索菲也对她做过。这样刻意而低端的影像符号重复出现,并不能带来任何说服力,这不像一个成熟导演的手段。问题是刻意为之的还不是这一处,索菲和前男友分手后,镜头非要给一个两人热恋时的照片,后景是索菲拉着行李箱离开的背影,这种直白又无趣的刻意桥段在影片中比比皆是。

矫情的地方还包括剧情,故事最重要的几个转折点简直敷衍的让人愤怒,马克和塞维尔遗憾擦肩是因为互相没留联系方式,只说了约会时间地点,整整一个晚上的时间交流感情呢,就为了点儿浪漫硬要来这么一出,不作会死么?马克耽误约会的原因更让人无语,从事税务工作的马克接待了两个不会说法语的中国人,完全无法交流气的马克心脏不适结果错过约会。在法国生活多年的笔者负责任的告诉大家这是不可能的,又不是观光游客,两个在法国开店的中国商人连个名字都听不懂,导演你也太小瞧霸占巴黎整个十三区和美丽城的中国人了吧。

第三大硬伤则是演员表演,《三颗心》本是极有最佳女主竞争力的影片,夏洛特-甘斯布(《反基督者》)、凯瑟琳-德纳芙(《白日美人》)、基娅拉-马斯特洛亚尼(《巴黎小情歌》)三人飚戏,多令人期待,结果三人完全没有半点火花。甘斯布连衣服都没换就从《女性瘾者》跳过来了,从表情到行为都还在那个性瘾癖患者那里。法国国宝女演员凯瑟琳-德纳芙饰演的母亲从一开始一双洞察真相的眼睛就瞟来瞟去,做出高深姿态,但怎么都想不明白母亲大人除非提前看过剧本,否则是怎么看清两个女儿的三角关系的。男主角贝诺特-波维德的表现也要比同时进入本届竞赛单元的《荣耀的代价》中差太多,主要还是角色硬伤,没有情感和逻辑支持,演技也成了浮夸。

作为玛格丽特-杜拉斯的好友和曾经的第一助理,法国导演伯努瓦-雅克曾参与了《广岛之恋》和《情人》的拍摄,而他自己也不是没拍过好的文艺电影,事实上女性角色刻画正是他最擅长的,以前和伊丽莎白•于佩尔合作更塑造过不少可圈可点的角色。然而在《三颗心》里,导演可劲儿作,感情不够音乐凑的招数都使了出来,小提琴一到情感戏就响起,让人厌烦;台词事无巨细偏偏又缺乏重点,就这样还要加上毫无必要的画外音……这些几乎把文艺爱情片的梗破坏殆尽,让人忍不住感慨,导演你真的不是自己拍腻歪了,来给文艺爱情片拆台的么?

【原载于搜狐娱乐】

帼杰
帼杰

旅法影评人,曾经应邀为国内多家门户网站担任国际三大电影节特邀影评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