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nezia 2014】《寒枝雀静》哲学和美学的完美影像结合

pighan_text

瑞典导演罗伊·安德森的参赛影片影片《寒枝雀静》是本届威尼斯影展最受期待作品之一。

1943年出生的罗伊·安德森,以擅长在摄影棚内拍摄长镜头著称,画面的优美常被拿来和舞台装置比较。这位北欧低产导演,从影最初要追溯到上世纪的1970年,处女作品帀硴爱情故事获得柏林多项大奖的。不过1976年他的第二部作品《Giliap》 票房惨败,从此将主要精力放在电视广告拍摄上。

罗伊·安德森的第三部作品亮相,已经是25年后了。2000年 《二楼传来的歌声》用了四年时间拍摄完成,最终获得53届戛纳国际电影节评审团奖,进一步确认了他不同常规的执导风格。2007年《你还活着》再次亮相戛纳一种关注单元。几乎是每隔七年才有一部大银幕作品问世,如今又一个七年过去,这位剑走偏锋的导演,第一次来到水城威尼斯角逐金狮,带来了这部从片名开始就彰显十足艺术气质的新作。

《寒枝雀静》的片名来自荷兰著名画家博鲁盖尔的名画“雪中猎人”,他是导演有关人性的“生活三部曲”的终结篇章,影片继承了导演一贯的执导风格,诗意,阴郁,黑色幽默又充满哲学思辨,探索人性,好不留情的面对人类的愚蠢,残酷和缺乏同情心。

没有线性叙事,也没有完整连贯故事可言,《寒枝雀静》追随萨姆(尼斯-韦斯特布鲁姆饰 )和乔纳森(霍尔格-安德森饰)这对推销搞笑玩具的流动商人的足迹展开。他们一户户上门兜售商品,每到一处就解释“我们希望帮助人们开心”,其间碰到路人,进酒吧,入咖啡馆,在不同地点不同人群中游走。导演同时打破一切时间概念束缚,18世纪查理12世攻打俄罗斯的战争和今天的人物故事发生在同一背景下。于是镜头就像放大镜,聚焦时而夸张时而梦幻时而写实的场景和人物发挥,最终以象征和暗喻的手法指向人性中的残酷缺乏爱心,以及喜怒哀乐,孤单失望等共通情感和命运。其中我们看到慷慨的酒吧女主人,饭店门口来了又走的孤独男人,独坐的老人,被做活体实验的猴子,围观大火烧活人的人群……

影片讲述有关哲学,人类的生存,虚伪,孤独,残酷,等等,虽没有传统意义的叙事和戏剧效果,厚重的题材却没有流入俗套和沉闷。超现实的黑色幽默赋予影片举重若轻的气质,在笑声中体味人生的生死和五味杂陈。罗伊-安德森自称深受绘画影响,新作中油画般优美的画面,渗透着北欧的寒冷和坚硬气质,继承了导演的一贯美学风格,每一个镜头都如同一帧活动绘画,一场带给观众的视觉盛宴。而这样的结果,是导演精心和漫长的准备后得来的。影片媒体反映后的新闻发布会上,罗伊-安德森介绍,这个主要由固定长镜头完成的故事,其中每一个场景的准备,都需要一到两个月的时间,在一个年轻而有才华的团队辛苦努力下,历经四年全片才得以完成。

同为瑞典导演,谈到伯格曼的影响力,安德森回忆了当年在瑞典电影学院上学,伯格曼是老师,不过,“他的作品可一点都没有幽默感”。谈到执导风格,他明确表示自己的电影都不会采纳传统叙事,而是聚焦人类和他们的生活,拍摄那些让大家预料中的结局让我感到无趣。”作为一个影像风格突出的导演,罗伊-安德森对荷兰画家伦布朗,博鲁盖儿等作品赞不绝口,“他们的绘画,你可以聚精会神的欣赏几个小时,我希望电影中的画面也能如此,可惜,因为缺少资金或者才华,还有电视的影响,你很难看到同样高品质的视觉画面”。

好在我们还有罗伊·安德森。据导演本人透露,他已经开始筹备下部作品的拍摄:“你就把它当作三部曲中的第四部好了”,罗伊笑着对记者们说。

作为世界大师级的导演,罗伊·安德森和他的作品都是一个难以归类的传奇,而在水城威尼斯上演的这部《寒枝雀静》,毫无疑问又将成为一部可以纪入电影史册的经典神作,令影迷们陶醉痴迷。

【原载于新浪娱乐】

刘敏
刘敏

旅法记者,影评人,曾为《电影世界》驻法记者;十多年来,协助新浪娱乐报道欧洲三大电影节及其它重要影展,并受邀为《南方周末》,《周末画报》、《北青报》和《大众电影》等众多国内媒体撰写影评、电影节和文化报道。凭借在法国积累的多年经验人脉,近年来还致力于电影制作和宣传发行工作。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