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男人的真相》:以答代問引發深思


(© 攝影師:Signe Vilstrup / Nordisk Film)
朱旭斌:★★★★☆

2010年最为人期待的丹麦电影之一,该是年轻导演尼古拉•阿瑟(Nikolaj Arcel)的《关于男人的真相》(Sandheden om mænd)。顾名思义,这是一部关于一个男人企图寻找人生真谛的电影。在这部充满奇思妙想的电影中,尼古拉•阿瑟不仅将电影编剧的创作方法广而告之,透露了电影电视创作的真相;还结合半自传的亲身体验对一个面临创作危机和“中年恐慌症”的电影编剧进行了善意的嘲讽。尼古拉•阿瑟将现实 、回忆、影像画面、想象和梦境结合起来,用独特的叙事方式呈现出万花筒式独特的喜剧效果;而带有半自传性质的编剧麦斯形象,让人不仅在妙趣横生的日常生活素材中体验熟悉的真实世界,还能触发观众对个人生活真谛的重新思考。

《关于男人的真相》再一次证明了年轻导演尼古拉•阿瑟敏锐多才的商业电影感觉,也进一步确认了他是丹麦电影后道格玛时期最具商业票房价值的编剧地位。从2004年凭借其处女作政治惊悚片《政治游戏》(Kongekabale)打破丹麦电影多年来的类型片禁忌以来,尼古拉•阿瑟和固定合作伙伴年轻编剧拉斯姆斯•赫斯特堡(Rasmus Heisterberg)的合作还没有经历过失败。对于这部新作,丹麦影评人再次给予了高度评价。《政治报》影评人金斯科特盛赞《关于男人的真相》“是一部更为精致的电影,……,更为幽默和时尚的”;而《北林斯科时报》的艾北•伊文森则热情洋溢得称赞电影是“一部聪明的、本土的、充满声色享受的丹麦娱乐片”。当我们重新回顾尼古拉•阿瑟的其他作品,确实会发现《关于男人的真相》是一部融合了多种表达叙事技巧,而且巧妙结合他自身对于电影创作独特体验和反思的佳作。

电影用一种发散性的叙事思维进行陈述故事,在主人公的自白中,穿插了过去回忆、梦境和想象以及影视作品场景,不过这些承转呼应的段落依旧构架在一个完整的叙事框架中,最终成为一个完美的整体。电影从麦斯的婚姻危机开始(没有激情),谈到了年轻同事的猝然病发而有感的“临中年危机”(年华不在),还有不满于日益僵化的编剧工作的创作危机(灵感消失)。这三个危机的描述和解救成了导演尼古拉阿瑟表现自身作为编剧驾驭情节卓越才华的绝好机会。他用闪回手法来追忆拥有甜蜜初吻的梦中情人,用想象画面让情人在他的生活中无处不在,又穿插了自己电影作品中的画面(动画片、当代惊险片、古装时代剧)来表现忧郁不得志的心情。另外时而又将想象和现实结合起来故意模糊了叙事情节的真伪。比如他在看望已经成为植物人的同事时,同事突然醒来神志清醒之后家庭团聚欢庆的场面到最后只不过是他的想象,而这段想象却是他自己清楚人生目标的一个暗示。尽管电影中发散性的叙事手法,却始终被主人公麦斯介绍的如何创作电影剧本的框架结成一体:情节开始的诱发点、充满戏剧性的转折点、发展的高潮、遭遇危机的转折点、最后圆满的结局,还有贯穿其中的一个象征性物体的存在。当最后麦斯重新回顾自己的这段经历,用电影剧本的创作手法进行点析时,影中影的真相才大白于天下。这种独特的手法让《BT日报》的影评人雅克布•温特•延森叹为观止,在叹服导演尼古拉阿瑟“诚实的,和可怕的电影技术演示”之外,他认为这是“这是一部属于我们所有人的电影”。

另外导演一些匠心独到互相呼应的微妙细节设置和情节处理也为电影增添了很多妙趣横生的桥段。比如麦斯离开妻子后企图将重新开始追求少年时期梦中情人的场景设置在自己的新剧本中,但是多次的想象总是在梦中情人一句“我怀孕了”的颓丧中结束;那次不成功的创作最后报应到了他自己头上:经历过再次恋爱的伤痛后他跑回自己的旧房子里向前妻表白自己的爱,并且发誓会做一个好父亲,可是妻子回答说“我怀孕了”,而且很显然,孩子不是他的。他当即天旋地转晕倒在地…… 电影中这些幽默的场景比比皆是,或许就是因为导演和编剧剖析自我七年磨一剑的真诚,最终让这部电影的幽默具有了一种震撼性的力量。这部讲述了男人真相的电影会让很多男人看到自己的影子,也会让很多女人在男人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关于男人的真相》讲述的是关于一个人,以及一个人的简单生活的真相。

(原文曾發表於《看電影》雜誌)

tati
tati

旅居丹麦,深度影迷分子,曾代表网易、新浪和腾讯参加过戛纳和威尼斯电影节,也曾为国内多家媒体杂志提供电影稿件。

2 Comments
  1. A very good review. I would put more words on how you think about your life and how this movie triggers you on your 人生哲學…
    Thanks for the review, again.

发表评论